喜来登政变周年——为什么我们依然乐观?

我有很多关于这场一年前发生的政变的故事,但且容再叙。今天想分享的是,为何我们依然对政局保持乐观的态度。

如果打趣地与美国政治相比,希望联盟政府犹如奥巴马政府;而国盟政府则像特朗普政府。当拜登重新执政时,国家将恢复一定程度的理智和秩序。

当然,情势也可能会向下沉沦。打个比方,若慕尤丁觉得他的联盟将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惨败,他或许会想要无止尽地延长紧急状态。一旦如此,马来西亚的处境将会沦为与缅甸一样。

即便如此,我们仍应该保持谨慎的乐观。

我们需要先回答这个问题:2018年的胜利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

在马来西亚半岛的165个国会议席中,在野党大联盟于连续三届即2008、2013和2018的全国大选中赢得55席,也在连续两次大选中(2013、2018)赢下另外10席。如果今天举行大选,在野党大联盟很大可能会继续囊括这65席。

即使当时的巫统无论在声誉或领袖魅力而言,都是创党以来最低,它依然在半岛赢得46席。如果巫统可以撇除身陷官司的派系,并由新的领导层带领党走向更开明、谦卑的路线,那么就算对垒土团党或伊斯兰党,它还是有可能以相对舒适的方式赢下这46席。

半岛165席当中剩余的54席就会是兵家必争之地。任何一个可以在西马赢得100席的联盟,将会组成联邦政府。希望联盟于2018年大选时,在半岛中赢得98席。

希望联盟在上届大选中胜选,主要是因为赢得了以马来选民为主的半城乡混合选区,慕尤丁的席位,即拥有64%马来票、36%非马来选票的巴莪就是其一。如今,这种根本性的结构并没有改变,而在这种结构下,要在巴莪选区打败慕尤丁并非不可能。上届大选,希望联盟与盟友民兴党在沙巴赢得14席,民主行动党与人民公正党则在砂拉越共赢得10席。国阵在砂拉越的31席中仅赢得19席。我在国阵的友人告诉我,他们在目睹砂拉越国阵的成绩时,就清楚大势已去。

促成在野党大联盟在半岛连续两届至三届大选在65个席次蝉联的结构性因素并没有改变。我们当下的挑战是如何再赢下35席,以便在半岛赢得至少100席。

喜来登政变,是一场眼高手低,由一些打着“马来人组成的政府,将为马来人带来好处”的政客布下的夺权计划。然而,过去一年的经历证明了,一个只有马来人组成的政府并不会造福马来社会,更别提整个马来西亚。马来社会如今对于国盟政府“双重标准”(dua darjat)的抗议是如此强烈,因为他们切身感受到,那些打着马来人旗号的政客,正是危及普通马来老百姓生活的人。

年轻一代不会再盲目接受荒谬的政客。30岁以下的青年出生在网络时代,他们的成长经验中也少不了质疑权威的部分。每当他们的父母告说一些事,他们就会通过谷歌或维基百科进行确认。如果他们不会完全相信自己的父母,就别妄想他们会对权威低头。这是所有政治人物都必须认清的事实。30岁以下的青年并不需要一个超人或蝙蝠侠。他们也许更倾向于一个像“复仇者联盟”那样的团队。不管是马哈迪还是安华,超人的时代已经终结。他们必须被视为一个能够合作共事的团队。

慕尤丁很受欢迎?无可否认,如果将慕尤丁与马哈迪、安华相比,那么慕尤丁的受欢迎程度是相对较高的。但那是因为我们尚未以团队对团队的方式去检测慕尤丁团队的领导能力。一旦以旺阿兹莎对比丽娜哈伦(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祖基菲里对比阿汉峇峇(卫生部)、陆兆福对比魏家祥(交通部)、雷京对比阿兹敏(贸工部)等等,慕尤丁的团队明显不受选民支持。

在野党大联盟必须明白,当今的政治不再以个人领袖为中心。选民想要的是一个有为的领导团队。毕竟,马来西亚奉行的是西敏寺制度,而不是总统制。我们不需要一个独行超人,而是一个有为联盟。

新冠疫情教会了全世界一个衡量领袖及政府领导能力的新标准。这场危机同时席卷全球,在互联网高度连接下,任何人都无法掩盖自己的缺失。每一个国家的新冠疫情确证病例、死亡率都可以被直接拿来作对比。我们也可以随时与邻国比较接收、接种疫苗的效率。

自作聪明者,一眼就会被视穿。民众需要的是既有能力也有同理心的领袖,两者缺一不可。

政治与政策不只是一场秀,而是生死攸关的重任。

广大民众对听取专家意见并拒绝不正视科学的政客这一点已形成共识。吸取了这次疫情得到的教训,即使在疫情危机解除后,这个共识也不会被遗忘。以科学和循证为基础来制定的政策将会更受重视。

在记者会上即兴制定和颁布政策、无能、缺乏同理心、傲慢的态度、和在执法上持有双重标准的政客,将会被人唾弃。

慕尤丁与其团队对于领导的概念,仿佛在石器时代。喜来登政变满一年后的今天,所有慕尤丁的对手都需要联手,实现民众对有为、具同理心、科学、循证的领袖与政府的期许。

也因此,我们依然保持乐观。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