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喜来登政变”事件

昨天出现了一个关于喜来登政变的新说法,这个说法表示安华曾被邀请加入“马来人大团结政府”,却因为对方的条件是要求将民主行动党排除在外,最终才拒绝了这个建议。

这种说法或许是试图提醒行动党领袖必须“心怀感恩”,也不应该质疑安华与巫统的阿末扎希及纳吉派系进行谈判的行为。我们虽然不同意公正党与“法院簇群”进行谈判以组成政府,但选择尊重他们的权利。话虽如此,没有人可以擅自篡改历史。

2019年7月1日,就在据称涉及阿兹敏性丑闻的短片被广传后的不久,一位阿兹敏的亲信与我会面,直言民主行动党必须在安华与阿兹敏之间做出选择,并准备好面对不支持阿兹敏的后果。我告诉他,民主行动党的义务是确保马哈迪与安华之间移交相位的过渡期顺利且稳定。

2019年10月,阿兹敏、韩沙再努丁、希山慕丁企图发动政变但并未成功。坊间同时炒作了许多种族情绪,将民主行动党描绘成一个充满恐怖分子、共产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的政党,因此必须被排除在政府外。这个计划是通过拉拢巫统内的希山慕丁派系(17席)、伊斯兰党(18席)、砂拉越联盟(18席)的总数53席,取代希望联盟政府内的民主行动党(42席)及国家诚信党(11席)的53席。

这些主谋知道,一旦将行动党与诚信党排除在外,就同时剔除了安华担任首相所需要的支持。阿兹敏相信,只要少了这两党支持安华当首相,自己就可以掌控公正党。

2020年1月和2月期间,行动党与诚信党领袖都在呼吁安华与马哈迪的支持者停止继续叫嚣,并确保马哈迪与安华能在11月的亚太峰会后顺利交接首相职。在2020年2月21日的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中,阿兹敏公开表态支持马哈迪继续任相直至下一届大选。包括我在内的行动党与诚信党领袖,则坚持应该保持亚太峰会后移交相位的原订协议。一段被泄露出来的录音中,证明了行动党与诚信党冒着风险也继续捍卫安华。

民主行动党一直支持马哈迪-安华/安华-马哈迪的政府,因为我们相信唯有如此,才能有确保希望联盟政府的稳定与成功。

在喜来登政变引发的2月23日至2月29日的一星期内,我身处于安华许多内部的小圈子会议中,并保留了我个人的记录与笔记。昨天出现的这种“只要安华排除民主行动党就能组成政府”的说法并非事实,因为喜来登政变的初衷就是将安华从首相人选中剔除。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