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马来西亚“总统式首相”时代

马来西亚“总统式首相”的时代已经终结。首相再也不能试图凌驾整个政治体系。

2018年的全国大选终结了1955年以来巫统一党独大的局面。而导致马来西亚成为一党制国家的关键之一,就在于身兼巫统党主席的首相掌握巨大的权力。

上世纪90年代,在野党领袖常开玩笑说:“在英国,首相每5年轮替,英女王是终身职;在马来西亚,每5年轮替的是最高元首,马哈迪才是终身职”。

历任首相权倾朝野

过去,马来西亚首相的任期都被当作会“天长地久”。政府以往的惯例是四处派发数以百万份最高元首、最高元首后及首相的肖像,让人们把这些肖像高挂在政府办公室、酒店,乃至咖啡店。

刚宣誓成为马来西亚第九任首相的依斯迈沙比里是2018年大选以来,三年内第三位宣誓的首相。谨此希望他明智地集中精力处理更为迫切的职务,而不是分心在派发肖象这类琐碎事上。毕竟,他的首相任期不一定会很长。

在巫统一党独大的鼎盛时期,首相往往兼任财政部长。马来西亚的首两位财政部长敦李孝式和敦陈修信都是马华公会总会长。后来的继任者也包括东姑拉沙里、敦达因和安华等重量级政治领袖。

马哈迪在1998年高调开除安华后,继任财长的达因也在2001年“被退休”,最后由马哈迪自己兼任财长。阿都拉与纳吉都延续了这个做法。

事实上,一马公司(1MDB)的世纪丑闻之所以会发生,正是因为所有权力都集中在兼任财政部长的首相手中,破坏了本应相互制衡的机制。

政府在1970年代开始摆脱自由放任(laissez faire)模式并扮演起更为主动推动经济发展的角色,首相署经济规划单位(EPU)的权力因此随之膨胀。

这种自由授予项目合约的裁量权,增强了首相对抗政府内外政治对手的实力。首相还可以利用众多官联公司和法定机构,通过合约或政治委任巩固势力。

首相也拥有指挥警队、税务局、反贪会和其他机构来进行选择性调查、拘留和骚扰政治对手的权力,进一步增强“总统式首相”的大权。1988年的司法危机除了见证最高法院主席与大法官被革职,进一步削弱司法独立。

1983年和1993年的两次宪法危机也削弱了皇室的影响力和其对首相的制衡。同时,国会沦为行政部门的橡皮章、媒体被噤声、选举程序与过程更被操纵。

1960年,巫统取消党内州级党选,取而代之的是由党主席直接任命的“州联委会”。当时巫统仍执政大部分的州属,这意味身兼党主席的首相能对各州州务大臣/首席部长施加强有力的控制。

杂的新时代

希望联盟执政时将首相署内的经济规划单位改为经济事务部,削弱首相的权力。首相不再身兼财政部长,甚至也不再兼任其他部长职。

希盟政府将权力分配予不同执政成员党,也努力推动司法公正、国会改革以及委任专业人士出任政府关联公司职务。

但是马哈迪与安华这两位资深领袖,尽管大选前同意联手对抗纳吉和国阵,彼此之间却没有足够的信任。

安华的支持者希望看到马哈迪的统治结束,而马哈迪的支持者则担心安华的首相职位会终结他们的政途。直到今天,这种猜疑仍在继续。

公正党内部,安华与前二号人物阿兹敏之间的决裂,促使后者密谋推翻希盟政府。

第14届大选后,顿时沦为局外人的阿末扎希及前主席纳吉则带领巫统不择手段,试图卷土重来。

曾经是巫统高层的慕尤丁,一度加入马哈迪及希盟,然而他在希盟赢得权力成为政府的22个月以后,却选择背叛盟友、与巫统合作,扛着国盟的旗帜成为第八任首相。

2020年2月的喜来登政变拉拢了多个利益集团,推翻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政府,组成一个政变联盟。

慕尤丁于2020年3月1日宣誓就职。当慕尤丁在3月9日宣布其内阁阵容时,我曾写道:“首相如今是实权财政部长暨经济部长。他知道达摩克利斯的利剑正高悬在他的头上。因此,他必须控制财政与经济事务,这是他牢牢掌权的重要工具。

“恐惧,是影响慕尤丁组阁的最重要因素。首相显然害怕家贼难防,甚至对那些参与策动推翻希盟政府的“功臣”都在处处提防。”

希望联盟执政时期,阿兹敏掌控经济事务部。作为喜来登政变的主要推手,他心里的算盘是自己能够成为国盟政府的副首相或至少出任财长,却被降级为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

经济规划重归首相署管辖,而财政部长则由技术官僚东姑扎夫鲁出任,这也意味着,首相才是实权的财政部长。

构建新权力关系

慕尤丁的执政联盟在他去年宣布内阁阵容时就已经注定崩溃,最终在17个月后终结。尽管巫统领袖一直是慕尤丁的阁员,但自慕尤丁组阁以来,巫统就不断宣称该党不属于国盟,只是党员个别加入政府。

直到慕尤丁政府末期,他还在企图恢复过去的“总统式首相”的权力,通过紧急状态封锁国会、与王宫闹意见、选择性迫害政敌,同时妄想通过各种合约与职位收买足够的支持。

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只有220位国会议员中114位议员的支持。他将面对与前首相慕尤丁类似的内忧。

依斯迈沙比里应该接受最高元首在8月18日所发表的声明中所倡议的精神,即马来西亚不应再有“赢者全拿”的政治文化。

他必须在执政联盟内部以及与在野党之间寻求政治妥协。当所有人都意识到首相职位并不意味着拥有绝对权力时,马来西亚才能向前迈进,也唯有如此,才有助于马来西亚打造更好的民主制度和政治进程。

随着马来西亚“总统式首相”时代的结束,执政党必须与所有政治单位,即在野党、皇室和各州政府一起构建出新的权力关系。


原文刊载于《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CMP):https://www.scmp.com/…/farewell-malaysias-presidential… ,本文为中译。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