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财案:魔鬼藏在细节中



财政部长扎夫鲁上周五(10月29日)提呈2022年财案时,是我16年来首次没有以助理或国会议员的身份在国会大厦内聆听财案的提呈。

每当政府提呈预算案,我都会提醒大家一个简单的事实:财长的演词,并非预算案本身。

财长的预算案演词,是部长本身及政府设计好想要向民众传达的政治信息。


通常,财长演讲稿的撰写者会尽量打动各组对象——包括国际评级机构、游说团体、商业团体等,让这些团体即使有着迴然不同的议程和要求,都一样感到被重视和被满足。

预算案文件中的细节

令人遗憾的是,许多政治工作者和媒体工作者,甚至包括许多金融分析师都选择忽略预算案文件中的细节。

我处理财政预算案的经验始于1999年12月。当时,我是新任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的助理,其中一项工作就是把多本厚重的预算案文件从她国会的座位搬回选区办公室研读。这些文件如今保留在我的图书馆。

2008年当选国会议员后,在历任财长耗时两句钟念出演词时,我都会专注于阅读超过500页的联邦支出估算(Estimated Federal Expenditure),这份文件详细列明政府各部门的开支细节。

国会每年唯一一次会在周五开会,就是政府提呈预算案的那一天。隔天的周六,我就会花上一整天细读所有预算案文件。

庆幸的是,还有另外一些政治工作者如潘俭伟和王建民,以及一些媒体工作者,同样愿意每年花时间认真阅读及理解这些预算案文件。

近至这几年,财政部才将主要的预算案文件上载至网站供民众查阅。

尽管财政部已经上载经济展望(Economic Outlook和联邦财政前景与收入估算(Fiscal Outlook And Federal Government Revenue Estimates),但各部门的公职名单(Senarai Perjawatan Di Kementerian Dan Jabatan Dalam Anggaran Perbelanjaan Persekutuan)至今仍然从缺。

那些对公务员制度改革和对提高政府效率的方法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从同时阅读公职名单与支出估算的文件开始,只有充分了解政府如何组织公务员的配置,才能知道这笔钱是如何花的。 

幸运的是,近年来,国会上载了提交给下议院的大部分文件。因此,我们可以在国会网站上找到2021年份的公职名单[ctl1] 。

我对财长宣布政府打算在2022年推出《财政责任法》表示欢迎。它旨在改善国家财政管理的有效性、问责制和透明度,确保财政可持续性并支持宏观经济的稳定。

这也是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在2019年希盟执政期间所提出的众多改善财政管理的想法之一。

确切的细节

然而,如果我们——包括金融分析师——不注意预算案中的细节,那么如此重要的国会立法就没有多大意义。那些存粹依赖财长演词所提出的观点或分析,不够透彻和全面。

此外,国会没有健全的委员会制度,无法真正赋权国会议员详细审查整份预算案。

多年来,我一直倡议[ctl2] 唯有当每个部门都受到国会委员会的监督和审查,并且各部门的年度预算都必须在委员会中以详细的“细目”方式进行辩论,各个政府部门才会建立财政责任的文化。这些国会委员会的会议过程也应该在通过网络直播让全国民众监督。

少点噪音,多做实质功课

令人失望的是,国会没有获得更多资源来支援已经迅速扩大的国会委员会,以便这些委员会可以审查各个部门的运作。

与首相署高达120亿令吉(RM12,201,127,100)的拨款相比,国会的预算只有微薄的1.48亿令吉(RM148,382,900)!或许,政府还未认清马来西亚“总统式首相”时代早已结束的现实。

首相署底下的国家稽查局(National Audit Department)获得的1.54亿令吉(RM154,467,500)预算也比国会来得高。事实上,国家稽查局更应该隶属于国会监管。

希望联盟任内重要的制度改革之一,就是设立了国家施政、廉政及反贪中心(GIACC)。

GIACC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发挥重要作用,其每月一次的委员会会议商讨改善治理和遏制贪腐的各项措施。

喜来登政变后,该中心的角色逐渐被淡忘。但这个相对小型的单位仍获得可观的3800万令吉预算,值得赞许。可惜的是,它仍然在首相署的管控之下。更好的做法是将这个机构置于国会的监管之下。

我真诚地希望,针对预算案的公共舆论能够聚焦在关于实际细节上的辩论,而不是与细节无关的噪音上。

过去,大多数人都在争辩财长的演词,专注于政府挑选出来令人感觉良好的因素,却忽略了种种隐藏在细节中的魔鬼,这样做不过是舍本逐末。


 [ctl1]Show the link 

 [ctl2]Show the link to the Nov 2019 article as well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