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作为历史推手

每当马来西亚步入关键的历史转折点时,柔佛都是重要的历史推手。

1946年,马来社会群起反对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在柔佛成立巫统。

无论是马来亚时期的联盟,还是马来西亚时期的国阵都是以柔佛作为大本营。自独立起到2018年大选,柔佛一直是国阵赢得联邦政权的关键。

2015年伊党分裂后,国家诚信党首先也在柔佛成立。

2016年,当巫统领袖被逐出门户(一些是自愿退党)后,土著团结党成立时唯一的国席与州席也在柔佛。更最重要的是,若希望联盟没有在2018年赢得柔佛的国席,我们不可能会赢下联邦政权。

2018年5月9日,柔佛希望联盟一举拿下26国席中的18席、56个州席中的36席。因此希望联盟在半岛赢得的98个国席中,柔佛就贡献了近2成的席位。

柔佛闪电州选其实无关人民福祉,而是巫统当权派纳吉、阿末扎希的翻身战,卡立诺丁与诺嘉兹兰则是他们在柔佛推动议会解散的前锋。

然而,尽管巫统对柔佛州选志在必得,选举结果并不一定如巫统所愿。因为这场州选出现了好些新的形势。

18岁投票

在18岁投票与自动登记下增加的新选民,已于2022年1月14日被添加到总选民名册中,因此柔佛州选将是首次见证这批新选民参与的选举。

林吉祥自1971年提倡纳入18岁投票,至今已有半个世纪。国会终于在2019年7月16日修宪通过这项改革。

曾有一些人试图阻止18岁投票的实施,而巫统早前曾试图在新选民被添加到选民册之前解散柔佛州议会。

统民党(MUDA)

柔佛闪选也是赛沙迪领军的统民党在2021年12月正式成立后的第一场选举。

这考验了统民党与希望联盟领袖的智慧,以整合双方的支持,最大化彼此的胜算。

巫统-土团的争斗

这场州选也是土团党的生死战。巫统一心想在柔佛—慕尤丁的老巢—将巫统在争取马来选票的主要对手土团党歼灭。唯有如此,巫统才不需要在来届全国大选向土团党让步。

随着州议会解散,让我们奋起抗争,通过柔佛州改变马来西亚的历史进程。

就让柔佛成为变革的起始之地吧。

让我们从柔佛开始,整合所有向善与向上的改革势力,为柔佛和马来西亚带来更好的改变,为柔佛子民带来更美好安定的生活。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