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坚持,才看见希望

14年前的今天,马来西亚出现308政治大海啸。

我胜选升旗山国席的同时,民主行动党也与盟友组成了槟州政府。当时,党委派我参选槟城其中胜算最低的席位。几乎所有的政治评论员都认为我在打一场注定失败的仗。但,我们最终胜出。

2013年,为了推动改朝换代,吉祥上阵振林山、念群上阵古来,我则上阵居銮。为什么我们会在2013年选择离开相对的安全区、征战柔佛?当时有两大考量:首先,柔佛出现巨大的政治真空。那些不愿投票给国阵的选民找不到令人信服的替代选项,而重量级的全国领袖参选,可以帮助民主行动党与当时的民联争取到更多中间选民的支持。

其次,行动党需要跨出槟城,避免走上与民政党相同的命运。盘踞槟城多年的民政党,在2008年输给民主行动党后,一夜间消失。尽管2013年之役没有赢下联邦政权,但为我们在2018年推倒巫统-国阵霸权的历史性时刻奠下了重要的基础。

2018年,我从居銮移师到亚依淡挑战后来的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亚依淡一直是国阵的堡垒区,我最终以303票败选。我在选前就告诉党领导层与支持者,或许我无法赢下亚依淡,但我相信破斧沉舟之举可以带动士气,让全民看到509是一场生死战,特别是在柔佛州。我虽然输了,但希望联盟在西马半岛赢下整整98个国席,其中18个来自柔佛。巫统在自己的发源地受到迎头痛击,选民在柔佛州首次选出非巫统主导的政府。

过去15年来,我的政治生涯与马来西亚人求变的共同经历,交织缠绕在一起。每一次的征战,都是为了开拓新的可能,也是希望有一天能为所有马来西亚的小市民带来更好的生活和生计。

所有对马来西亚民主制度与选举制度感到失望,甚至对马来西亚感到失望的朋友们,我恳求你们不要放弃。我不否认我们曾经气馁,但我坚信,柔佛与马来西亚值得更好的未来,因此,我不会放弃。一旦我们放弃,意味着我们把胜利拱手让给旧秩序下的盗贼统治,而走上回头路,这是对马来西亚而言最为糟糕的结果。

本届柔佛州选,我上阵位于柔南中心地带的柏岭州选区。我希望大家将希望托付于我们,让希望联盟为了我们的共同理想而奋斗。我们努力为执政做准备,我也相信我们可以成为比任何对手都更有为的政府。

柏岭和柔佛的选民,请在3月12日投票支持希望联盟,再一次相信民主的力量。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