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届大选,巫统真的稳操胜券吗?

许多马来西亚人,包括一些在野党领袖及其支持者如今都被一股绝望感笼罩,彷佛陈旧破败的巫统旧势力会在纳吉与阿末扎希等法庭帮领袖的带领下,毫无悬念地在下届大选获胜。

巫统-国阵输掉第14届大选后,法庭帮成功掌控舆论基调与政治议程。阿末扎希在2018年6月巫统党选中胜出,突显巫统没有悔改和改革的意愿。

随后,巫统与伊党于2018年10月联手合作,再通过同年12月8日的反ICERD大集会巩固合作,直到2019年10月成立国谐(Muafakat Nasional),正式结盟。

希盟执政时期,巫统和伊党指责政府,尤其是民主行动党威胁伊斯兰教的地位;另一方面,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则被煽动,指他们的身份认同与生活方式在马哈迪政府下受到威胁。

2020年2月喜来登政变、希望联盟政府倒台,由巫统发起并煽动的“焦土策略”告捷。

法庭帮在2021年8月推倒慕尤丁政府。随后,他们又策划马六甲与柔佛州选,并在希望联盟支持者及中间选民的低投票率、政治分歧与冷感的情势下,获得大胜。

法庭帮的计谋

巫统法庭帮在倒戈首相慕尤丁时,揭露了其派系只拥有15名国会议员。

法庭帮通过操纵民众情绪和对手阵营的分裂,仅凭着222个国会议席中占不到7%的国会议席,就实现了史上其中最惊人的国会政变之一。

如今,法庭帮看似就快逃过牢狱之灾。他们竭力想要在未来数个月内促成全国大选,而最有可能的日期是7月31日后,即依斯迈沙比里与希望联盟之间的备忘录中不解散国会的期限。

第14届国会其实可以一直延续到2023年7月16日自动解散。

若今年8、9月大选,纳吉和阿末扎希将会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身为党主席的阿末扎希仍掌管着巫统,可以决定上阵人选,进而去除法庭帮在党内的异议者。纳吉和阿末扎希渴望巫统和国阵大获全胜,因为唯有国阵政府回归,他们才有机会无罪释放。

法院帮的策略铺排昭然若揭。但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对现在的政治环境感到绝望、找不到方向,正正落入了他们的圈套。这是他们最想看见的。

许多人似乎认为,我们没有办法阻止闪电大选,因为法庭帮将会一统巫统,而看似软弱的依斯迈沙比里只能遵循党的指示。

许多人也认为,巫统会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轻松获胜,甚至有一些希盟领袖认为巫统-国阵会赢得接下来的两届大选。

如何阻止法庭帮的进击

不希望看到法庭帮上台并导致国家继续向下沉沦的马来西亚人民,我们必需谨记以下几点。

第一,我们根本不必跟着法庭帮的“越狱”时间表进行大选。所有政治工作者和选民都应该想办法联手挫败法庭帮的计划。

其次,所有负责任的政治工作者都应该达成立法和行政层面的共识,打造公平的选举与政治参与平台。

我们现在处于没有任何一党可以独大的情况。举例而言,巫统的主要竞争对手土团党就掌握了重要的内政部。虽然法庭帮希望能回到2008年以前成为霸主,但现实是巫统已经不再能够操控所有国家机关。

所以,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不仅是在野党关心的问题,也是所有政治参与者,包括土团党、伊党、砂盟、沙巴人民联盟和许多其他人的关注点。

政局千变万化。由于过去的纠葛和背叛,一直讨论希望联盟是否应该和国盟合作的问题,是不会有结果的。

当下更重要的是,所有反对法庭帮的政治力量,包括不希望看到纳吉和阿末扎希回归的巫统领袖,必须制定出一套无论政局如何变化都能维护民主的规则。这套规则将确保公平公正的选举,还有即使选举日当天没有任何一方占具优势,也能按照设好的条例顺利成立政府。反跳槽法就是其中一项,但不是唯一一项。 这些规则将惠及所有人,包括随时可能被巫统刷下的“海报人”依斯迈沙比里。

所有反对法庭帮的政治势力不该再讨论谁在大选中上阵哪个席位,而是应该坐下来讨论,如何利用这一届国会任期中剩余的时间来制定上述规则。

所有不希望法庭帮卷土重来的马来西亚人都应该达成共识,制定共同议程以强化马来西亚的民主。

第三,谁说巫统在来届选举中必能稳操胜券?

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举并没有见证巫统有任何新突破。 巫统-国阵拥有约4成选民的支持,与2018年大选的支持度相同,但这与其过往的高峰相去甚远。

在第14届大选中,巫统只赢得半岛的47个席位、在沙巴则赢得7个席位,在222席中共有54个席位。马华只赢得一个席位,国大党则拿下两个席位。

在半岛的165个席位中,巫统-国阵只在大约 70个席位中相对领先。

希盟在55个半岛席位自2008年起连续三届获胜,并在另外10个席位自2013年连胜两届。希盟有极大可能可以守着这65席。

如果巫统-国阵拿下半岛的70席,即使占有相对优势,却不再能主导整个政局、回到一党独大的时代。

就算巫统-国阵能在半岛165席中赢下85席,也不能保证沙巴及砂拉越的政党会想要和正在崩盘的巫统-国阵共组政府。

国阵在2008年和2013年大选赢得半岛的85个席位,是通过控制沙巴和砂拉越的席位才成功组成联邦政府。民联在2008年和2013年分别赢得了半岛80个席位,在2018年则赢得了98个席位。

除非能满足沙砂对于更多权力下放的要求,否则沙巴和砂拉越的国会议员不会盲目地支持法庭帮。这些年来,国阵除了口头承诺,从未在此事上采取任何实际行动。

巫统没有包赢的。只要所有政治势力都意识到,一旦让法庭帮重新掌权,国家就会陷入更深一层的灾难时,我们就仍然有希望去制定某些对所有势力公平的民主规则,阻止陈旧破败的巫统试图继续掌控马来西亚舆论的基调与议程。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