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社会民主新政:和平、民主、复苏及永续发展”的进步联盟(Progressive Alliance)研讨会 

我在刚过去的周末在吉隆坡参与主题为“亚洲社会民主新政:和平、民主、复苏及永续发展”的进步联盟(Progressive Alliance)研讨会。

这场研讨会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同志开幕,出席者包括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珍妮拉欣邦同志及研讨会召集人李存孝同志。

以下是我致辞的部分摘要:

未来当历史学者回首时,他们或许会发现自1989年柏林围墙倒下,到2022年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这段时期是承平时代。在这段期间,大规模的常规战争犹如已从世界,特别是欧洲,消失。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同意高龄99岁的美国外交家基辛格的观点,他认为,我们正面对”全新的时代”。

二战结束后,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伴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达到巅峰。美国的主导地位逐渐没落的同时,中国作为“同济竞争者”的角色正在崛起。但亚太地区的中等强国并不一定非得要选边站。反之,我们可以扮演关键的中间角色。

在这样的背景下,进步分子应该要“系统思考”,而不是被零碎的、短期的、快速的解决方案分散注意力。我们需要大胆的范式转移,以应对我们面临的四大挑战:

一、新冠疫情与其它的全球大流行疫情

二、战争与地缘政治危机

三、金融与经济危机

四、气候变化危机

进步派必须:

一、找到地缘政治的中间点

我们正步入全新时代,就像在点餐时,我们更希望拥有选择适合自己、量身定制的选项。关键在于,中美以外的国家并不希望被迫接受一份无法变更的套餐。

二、民主化经济

进步派必须引领世界经济跳脱新自由主义经济框架,从股东至上经济(shareholder economy)转向利益相关者经济(stakeholder economy)。建立经济安全感和经济韧性应被视为当务之急。

三、重建国家实力和民主制度

为了重建民主制度,世界各国需要重振国家实力、使命感和宗旨。 唯有拥有强大的实力,国家才能实现增长、公平分配成果、保障人民福祉、追求国家安全与和平。

在大国博弈的全球背景下,进步派有责任去追寻中间路线,尽全力守护和平。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