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沙拉胡丁阿育的骤逝令我悲痛万分

他走得太快、太突然,让我们措手不及、扼腕长叹。

我们还没来得及一起为蒲莱、柔佛和马来西亚人民完成共同的事业。

我于2008年结识沙拉胡丁。当时他是吉兰丹古邦阁亮国会议员,我则初次中选槟城升旗山国会议员。

2013年,我们共同在柔佛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我们的共同梦想是要重塑柔佛政治,当时我们都充分意识到,只要能够改变柔佛,我们就能改变马来西亚。那年,我移师居銮竞选获胜,他移师到蒲莱却惜败。

2018年,他攻下蒲莱,我却在亚依淡落败。当然,那是历史性的选举 – 我们实现了联邦层级的政党轮替。

多年来,我们密切合作,一起努力将柔佛营造成我方政治阵营的重要据点。2022年3月的柔佛州选,我竞选的柏岭州选区就位于蒲莱国会选区内。在州议会中,我们的座位也并列在一起。

在蒲莱/柏岭,我们一起走访过许许多多不同的地方。2022年11月的全国大选,我所竞选的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选区,也在蒲莱国会选区比邻。

沙拉胡丁是柔佛州希盟主席。在他的领导下,希望联盟赢得柔佛州内26个国会议席中的15席。而他也以压倒性的多数捍卫了蒲莱。

当他被首相安华任命为内阁部长时,我由衷为他感到高兴。在联合政府执政初期,他所推动的慈悯菜单(Menu Rahmah)活动,更是占据了各大媒体的新闻版面。

沙拉胡丁为人正派,是一位能够凝聚团队与民众的领袖。他也是信奉马来西亚应该走向多元族群与团结进步的坚定拥护者。

沙拉胡丁骤逝,我的哀伤难以言喻。他不仅就像我的兄长,也是共同奋战了15年的战友,特别是在柔佛州风起云涌的10年。

愿他安息,也愿他的精神长存。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