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钢铁业的未来

疫情、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战争、金融不稳定及气候变化等多重危机让钢铁业的前景看似充满不确定性。我身为投资、贸易和工业部副部长,在刚过去的马来西亚钢铁工业联合会(MISIF)贸易论坛上针对“钢铁行业可持续发展”的主题,分享关于钢铁业前景的看法。

要达到马来西亚钢铁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钢铁业者和政府必须共同应对三大挑战,即建筑钢材产能过剩、绿色转型和融资多元化。

建筑钢材产能过剩

要解决东南亚所面对建筑钢材产能过剩问题,需要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共同努力。2021年,东盟的钢铁产能为7530万吨,而马来西亚是其中第三大生产国,产能为1610万吨,仅次于越南和印尼。

根据东南亚钢铁协会 (SEAISI)的分析,随着外国钢铁投资(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钢铁投资)的大量涌人,预计东盟的钢铁产能将在2026年猛增至1亿4720万吨。

在东南亚的中资钢铁企业,主要用于对华出口。随着中国建筑业的放缓以及随之对钢铁需求的减少,产能过剩将成为棘手问题。

中国经济如今正呈现双速运行的趋势:建筑业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会恢复,但科技、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却表现亮眼。

中国政府大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supply-side reform),成功在2016年至2020年间减少了至少1亿5000万吨的钢铁产能,这是值得称赞的壮举。而马来西亚政府将与中国和东盟邻国合作,解决本区域内建筑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实现各方共赢。

马来西亚政府致力于掌握当前全球趋势,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因此制定了以四大使命(增加经济复杂性、全面推动技术转型、推动净零排放、推动经济安全和包容性)为主的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NIMP 2030)。尽管大蓝图中的四项使命是跨行业的,但其中两项与钢铁业相关。

钢铁业者需要投入生产本地目前无法生产的钢铁产品、提升在价值链的位置,以减少我国对进口钢铁的依赖,并确保本地原材料供应稳定。首相于9月1日推介的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就将“提升经济复杂性”作为首要任务。

虽然长型钢材的产品仍然在我国钢铁生产中占主导地位,但贸工部和旗下机构一直在推动扁平钢材的发展,以填补供应链中的空白。本地钢铁产品多元化将有助于本地建筑、汽车、电子电气、机械设备等行业的增长和发展。

绿色转型

全球,包括马来西亚,都深受气候变化的影响,而钢铁行业由于其产业性质,在马来西亚碳排放中占比很高。

在工业加工和产品使用 (IPPU)领域中,钢铁业的排放量自2014年以来增长最快,目前占IPPU排放量的26%和总排放量的4%。换言之,超过四分之一的制造业排放来自钢铁业。因此,钢铁业在制定绿色转型计划方面责任重大。

贸工部及其旗下机构马来西亚钢铁机构(MSI),正在与马来西亚钢铁工业联合会、马来西亚钢铁协会(MSA)合作制定与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相辅相成的钢铁业绿色转型路线图(Green Transition Roadmap for the Iron and Steel Industry) 。

钢铁业的绿色转型不应被视为负担,而是促进创新、改造和确保钢铁生产线符合环境需求的双赢契机。

转型到可持续发展的低碳经济不仅有利于环境,也可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激发创新,并提升我国钢铁业的全球竞争力。

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的第三项使命“推动净零排放”,旨在实现马来西亚工业的脱碳(decarbonise),并充分利用新兴的绿化领域,如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循环经济以及碳捕集、利用和储存方面的技术与服务(CCUS)。我国必须采取全面而大胆的政策,以实现工业净零排放(net zero)的目标。

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将通过制定脱碳策略为马来西亚整体工业做好准备。这些策略包括实施能源效率和废料管理措施、推行流程电气化、采用再生能源和技术,同时设立健全的监管框架。

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标准已经成为生产、交易及投资的必备要素,特别是对于那些想要进入欧盟市场的企业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由于许多国家的监管政策变化,投资者在选择投资地点时也会考量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因此,马来西亚在制造业中推动环境、社会和治理标准恰逢其时,领导本地企业遵守永续经营和ESG标准的贸易及投资政策,符合我们贸易伙伴的要求。

环境、社会和治理不仅仅涉及永续经营或减少碳排放,也涉及“社会”层面,包括善待员工。我们的员工是否得到体面的薪酬?他们是否在合适的环境中工作?科技和自动化的应用是否提高了他们的工作效率?这些都是我们在讨论环境、社会和治理时需要重视的问题。

为产业转型融资

建立融资生态系统是实现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下的倡议和措施的关键推动因素。我们的经济和产业转型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来资助新技术、创新及采用新的商业实践。

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已将调动融资生态系统作为实现工业转型目标的四个关键推动因素之一。

通过国家银行推行的低碳转型贷款(LCTF)旨在鼓励和支持中小型企业采用可持续及低碳运营模式。有意愿将业务运营低碳转型,包括提高能源效率、增加可持续材料使用率,以及获得可持续发展认证的各行业中小型企业应该善用这项贷款。

令人鼓舞的是,根据国家银行2022年的报告,在66家金融机构中已有50家已经开始提供绿色产品和解决方案,到2025年时为环境、社会和治理分配的资金将超过1100亿令吉。

这表明金融市场正在积极向实施环保供应链管理的企业提供奖掖措施,促进整个产业生态系统的永续经营。

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也期望提高资本市场的利用率,以满足企业在成长周期的不同融资需求。一旦该行业有能力获得更广泛的资本和资金渠道,它就可以加强其商业实践,以符合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的目标和使命。

业者除了应该准备好接受所需的改革,也应被给予足够的支持。随着银行和大企业开始关注范围三排放(scope 3 emissions),业者必须采取积极措施,减少供应链中所有环节的碳排放,否则在融资时将面对更大的挑战。

马来西亚钢铁工业联合会及马来西亚钢铁协会应该考虑整合,以让钢铁行业可以更积极和有效地行动。

值得一提的是,贸工部长东姑赛夫鲁已经成立由汇丰银行总裁拿督奥玛西迪担任主席的独立委员会,根据当前的政策目标重新调整钢铁行业的发展方向,以确保该行业保持相关性和可持续性。

希望该独立委员会引导钢铁行业整体价值链的短期、中期和长期计划,从而确保钢铁业在马来西亚乃至整个亚太地区的优势地位。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