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23年度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常年代表大会演辞

柔佛民族是团结基础

谨此代表柔佛民主行动党,向苏丹依布拉欣依斯迈陛下致敬,恭祝陛下将在明年起荣登马来西亚第17任最高元首。

今天很高兴与同志们聚首居銮。虽然居銮是柔佛州行动党的重镇之一,但我们20余年来都未曾在这里举行州代表大会。行动党最早期于1967年成立的支部之一,就在居銮。居銮选民也在1969年、1974年和1978年的全国大选中选出柔佛民主行动党当时唯一的州议员,以及1978年大选中唯一的国会议员,即柔佛民主行动党前州主席李高同志。李高同志多年来的贡献,我们铭记于心。当然,我也要感谢在2013年大选中投票支持我的居銮选民。

我在此感谢秘书长陆兆福同志和州代表们拨冗出席柔佛行动党今年第二次召开的州代表大会。

柔佛民主行动党2022年度州代表大会在去年因11月全国大选、今年3月柔佛遭遇大水灾而数度展延,直到今年5月7日才顺利举行。而柔佛民主行动党2023年度州代表大会遵循党章规定,在今天召开。

向已故沙拉胡丁阿育致敬

令人悲伤的是,在今年两场州代表大会之间的数个月里,我们失去了战友拿督斯里沙拉胡丁阿育。我在2008年当选国会议员后与他结识。沙拉胡丁阿育当时是吉兰丹古邦阁亮国会议员,而我则初次中选槟城升旗山国会议员。2013年全国大选,沙拉胡丁、林吉祥、张念群和我一起南下柔佛,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我们的共同梦想是要重塑柔佛政治。虽然移师到蒲莱惜败,他却不曾放弃,最终在2018年和2022年两度获胜,并两度都被任命为部长。我也在蒲莱国会选区底下的柏岭州选区与沙拉胡丁共同服务人民。他对改变柔佛政治格局的贡献,将继续被后人铭记。

我也想借此机会,感谢所有为9月9日蒲莱和新邦二南双补选献力的领袖、党员、志工以及选民们。

这两场补选,加上彭亨州柏朗埃州议席补选,给全国政治带来几项重要讯息:

国盟方程式将逐步式微

第一个讯息是,8月12日的六州选举,显示国盟已触顶去到“天花板”。国盟玩弄种族和宗教情绪后所能达到的极限不过如此。国盟一直以重演喜来登政变、让慕尤丁回锅任相的论述煽动民意,却无法在选举中奏效。而蒲莱、新邦二南的双补选再次证明,国盟的实力走不出北马。

六州州选和补选显示,土团党将变得越来越弱,甚至有可能被伊党边缘化。所有人都清楚,慕尤丁不会再次任相,土团党将消亡,但伊党将会继续成长。

伊党在北部各州的政治占主导地位,但如果想要在全国竞争,伊党就需要准备好成为代表所有种族和宗教的政党。

第15届全国大选迄今一年,反对党也是时候效仿希盟在2021年9月与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政府达成协议,与团结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或信任供给协议(CSA)。今天的反对党必须成为负责任的反对党,而不再是只想夺权的势力。反对党必须正视并接受团结政府将执政至第15届任期结束的事实,等到第16届全国大选才竞逐选举。

祝贺所有协助团结政府捍卫蒲莱和新邦二南的同志们,我们向全国发出非常明确的讯息:柔佛拒绝国盟。国家政局自9月以来日益稳定,由首相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也将会继续推动国家发展议程,以造福所有国人。

柔佛希盟与巫统的关系

希望联盟和国阵在蒲莱和新邦二南双补选中的共同努力有目共睹,双方接下来在柔佛州必会更紧密合作。这是第二个讯息。希盟赢得这两个议席的主要因素之一是州务大臣拿督翁哈菲兹和柔佛巫统党机关的全力助选。感谢对巫统的领导层和基层为捍卫蒲莱和新邦二南两个议席的努力。

另外,我也要祝贺几天前被任命为巫统柔佛州主席的翁哈菲兹。希望柔佛州政府和柔佛巫统在他的领导下,能够推动柔佛新时代的政治和经济向前迈进。

希望联盟与翁哈菲兹领导的柔佛州政府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我们的合作基于两个原则,即:

第一,既然希望联盟和国阵在联邦层级已经同为政府,因此我们也应该与国阵领导的柔佛州政府合作;和

第二,只要州政府给予希望联盟充足的机会参与讨论及建议、为人民的福祉和利益做出贡献,我们将给予正式的支持。

我希望这种良好的合作关系能够逐渐强化,以便当柔佛州议会任期最迟在2027年4月结束时,希盟和巫统能以新形势做好准备,共同面对州选。

这并非易事,双方都有支持者难以完全接受希盟和国阵合作。但我们必须认清这样的现实,正如蒲莱补选和新邦二南补选所证明的,希望联盟和巫统的团结是维持联合政府稳定的关键因素。目前,希盟和国阵掌握了柔佛州26个国会议席中的24个。

只要柔佛希盟、巫统和国阵领导的州政府能够真诚、耐心地合作,柔佛州将会继续进步,打造属于柔佛民族(Bangsa Johor)的繁荣、昌盛州。

来自柔佛的第三个讯息是,柔佛的温和中间路线政治应该成为国家的团结基础。由已故苏丹伊布拉欣在1920年代提出的“柔佛民族”理念至今仍具有国家意义。任何政治联盟若想组成大马政府并维护社会稳定,都需要赢得各族,还有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的支持。

包容各族的柔佛民族理念,可以作为团结民族乃至团结政府的基础理念。马来西亚长期受到种族或宗教的论述困扰,导致一些人抗拒多元族群的概念。但我们的目标是创建以马来西亚国族为基础的社会,我们需要团结起来,拒绝分裂社会的种族主义思想。我们的种族、语言和宗教差异应被视为国宝,而不是相互对抗的工具。

我们的政治建立在希望,而不是恐惧。我们在政治路程中,渴望建设更加繁荣和先进的马来西亚。我们拒绝仇恨政治。相信有一天,我们将能够去除仇恨政治,并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共同努力。

社会民主主义与经济二次起飞

现在,在安华的领导下实现政治稳定后,我们可以期待什么?

行动党努力将柔佛提升到世界舞台的立场,符合推动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有权威和尊严的国家的愿望。我们的梦想是看到:

● 马来西亚成为东南亚地区的中等强国。

● 马来西亚在全球供应链中处于不可或缺的中间位置。

● 马来西亚渴望建立强大的中产阶级社会,让大多数国人拥有更优质的薪资和体面的工作。

世界需要看到马来西亚国族身份的独特性,是根据这个国家的历史和生活经历而形成的。各方都必须尊重这一点。

在9月10日的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秘书长陆兆福指出,行动党的思想是基于社会民主主义,强调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社会民主主义的经济论述注重惠及全民。这意味着政府需要妥善处理和管理经济,同时需要确保投资项目能创造支付体面薪资的优质就业机会,还需要优先考虑通过环境友好型基础设施,实现绿色转型。

我们的经济模式,尤其是在薪资方面,需要新思维。马来西亚2022年的薪资中位数为每月2424令吉,制造业中位数薪资为每月2205令吉。因此,2030年新工业大蓝图(NIMP 2030)的目标是在2030年提高制造业的中等薪资,以每年9%的增长率达到每月4510令吉。

对于柔佛子民来说,如果有薪资合理的工作机会,很多人就不会去新加坡当外劳。未来几年,当不再有马来西亚公民进入新加坡打工或成为低薪工人时,这就是马来西亚和柔佛州复兴和经济进步成功的标志。

从2024年开始,我们将有机会再次共同发展马来西亚。在团结政府的领导下,我们将会建立民众之间的团结,并有机会推动马来西亚的经济在1990年代以来的二次起飞,以实现共同繁荣和人民福祉。希望从柔佛开始。

分享此文章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