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包政府

要谈改革马来西亚,就必须全面检讨国家机关的角色。

独立初期,东姑阿都拉曼政府奉行小政府利伯维尔场经济政策,鲜少尝试制约市场力量。政府小到什么程度?吉隆坡大地宏图(Dayabumi)后方与独立广场之间,有一栋约10余层楼、名为“联邦屋”(Federal House)旧建筑。1960年代除了军警和工程局以外,几乎所有民事政府单位都在这里办公。

尽管小政府小预算,但独立政府的职能和官僚体系的总体能力都比现在来得强。独立时,官僚体系继承英国人原有的编制,近十年后才全面“马来西亚化”。精挑细选的公务员的待遇与福利高于其他的就业人口,人员的能力与素质都不输私人界。举个例子,1960年代槟岛市议会的建筑部主任同时是全国绘测师协会主席,意即一名全国顶尖的绘测师,是替公家打工的的公务人员。

1981年马哈迪上台,一方面撒契尔夫人主义私有化思维日正当中之际,另一方面马哈迪在政府和巫统之间一向都独来独往,掌权后因为不信任官僚体系,把希望寄托在私人界身上,实施全面私营化政策。这三十年间,私营化案子有至少三个不同的模式:

第一、1980年代的个案多是建设-操作-移交(BOT- build, operate and transfer)模式,由私人界出资建设和经营,并向使用者收费,数十年后才归还政府,当中的典例是本来经营30年、现在已经延至50年收费期的南北大道;

第二、另一是1990年代政府服务不断地私营化和外包,本属于州或地方政府范畴的废水、固体废料和食水业务,以及政府医院的药剂和周边服务都被私营;

第三、在经历1997年经济风暴/1998年安华事件以后,马哈迪为了掌握党内票源,开始派发小型工程合约、小型服务外包合约和执照,来收编巫统区部领导层,其中的典例是外劳准证、德士执照和保安公司执照。

“外包”模式发展到最淋漓尽致,且最为可恶的就是政府连“思考”都可以外包。我们曾经有过思想保守但整体非常优秀的公共服务体系。然而,随着优秀人才凋零,外包成为习惯,政府不再坚持本身规划的职能,任由既得利益者提出全盘计划,主事的政治人物或官员只是按照“关系亲疏”来决定是否接受计划。例如,即将耗资至少600亿令吉的巴生谷地铁计划,是兜售者(vendor)推销的勾当,不是政府对交通系统全盘思考之后的结果 。

政府可以发挥的职能,在一回又一回的私营化和外包下消失无踪;政府只不过是正牌的张天赐,仅对投诉做出机械式反应。在没有议会改革和民主化的整体格局下,国会议员、州议员、市议员大家都去做可以上报的小事,制度的改革成为束之高阁的议程。

政府什么服务都可以外包,最后绝对不能妥协的底线是必须掌握整体规划。当政府放弃本身最基本的职能时,人民也无须留恋这样的政府,撤掉现已老态龙钟的执政政府,换人做做看是最直接的出路。

《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