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合作社风暴令诚信崩盘-后马华时代仅靠首

马华在1986年所爆发的“马化合作社风暴”,导致当时的华社蒙受巨大的财务损失,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左图)直指,马华自这起事件后便诚信崩盘,再也无法取信于民。

除了在1990年全国大选惨败外,他指出,马华在1995年、1999年和2004年大选时靠巫统的两名时任首相,即马哈迪和阿都拉取得佳绩,与马华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他声称,虽然时任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在那期间,进行一些逃离政治的活动,并积极渗入及操控华团,或许有帮助该党的选情,但对当时的大格局影响甚微。

“1995年、1999年和2004年(大选),马华基本上是靠首相赢的。1986年以后,马华有没有存在,跟我们实际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表示,我国政治自当时开始,就已经步入“后马华时代”。

马化合作社爆发财务丑闻

刘镇东昨晚在“知识分子与时代精神”许光道文集与潘永强新著推展礼暨讲座上,如是指出。讲座其余两名主讲人是时评人孙和声和政治学者饶兆斌。讲座主持人是隆雪华堂社经委员李英维。

1986年,时任总会长陈群川在领导马华期间爆发“马化合作社风暴”,马化合作社发生财务丑闻,涉及款项高达15亿令吉,约有58万存款人受牵连,令当时的华社义愤填膺。

此事影响了马华在1990年大选的成绩,当时在全国只赢得18个国会议席,比在野的行动党的20席还少。

连续14年直接争取华裔票

刘镇东指出,巫统在马哈迪自1991年2月28日提出“2020年宏愿”,直到2005年7月杪,时任巫青团长希山慕丁在巫青团代表大会上高举马来短剑为止,这连续14年都是绕过马华,直接向华社要选票。

他说,除了1999年大选发生的华团诉求事件,种族色彩比较鲜明外,马哈迪当时鲜少批评本地华裔,若有也只是偶尔批评毗邻的新加坡华裔。

他表示,鉴于世界各地在2011年发生了许多重大事情,全世界的格局在今年结束后将变得面目全非。

因此他认为,我国必须在“后马华时代”,这个不断改变的格局当中找到新的制度,与他人竞争。

家定倒台后马华不再重要

以撰文评论马华著称的尊孔独中校长潘永强(左图),在稍后的观众分享环节时也表示,自黄家定在去年马华328重选竞选总会长遇挫后,他在3天后写下了最后一篇评论马华的文章。

“黄家定下台后,我就不谈马华了。我从来没批评过蔡细历,因为把黄家定拉垮,我们就算已经大功告成了,过后的马华就不重要了。”

民主化目标是创造新秩序

针对促成我国形成两线制,到底是一个目标还是手段的争论,潘永强认为,“两线制”只是一个追求民主化的短期手段,而民主化的终极目标反而是创造新秩序。

他对于人们在过去三、四年,把“两线制”等同于追求“民主化”的目标,感到非常纳闷,并认为这是非常奇怪的对比。

他举例,在上世纪80、90年代的东欧、拉丁美洲和东亚国家,这些国家所有的民主运动和斗士所追求的是打破威权体制,建立合理的宪政体制和国家制度。

“他们没有要求说要建立‘两党制’、‘多党制’还是什么政党体系,因为这不是民主运动所要追求的目标。”

“民主运动要追求的,是创造一个新的秩序,新的宪政规范。至于过后是怎样的政党体制,这是没人可把握和规范的。”

潘永强解释,这是因为政党可能会重组或解体,或解放出新的社会力量和政党,根本无法预料。

批“人权浪潮威胁论”落伍

孙和声则批评,前警察总长拉欣诺早前声称,“人权浪潮”将颠覆大马的说法,显示后者的思维仍停留在上世纪70、80年代。

“这显然完全是从一个族群主义的角度来看问题。他们缺乏宏观的思考,没想到(如今的)大马已经不是1970、80年代的大马。他们的思维还是停留在1970、80年代。”

他点出,从拉欣诺这番言论看来,大马执政联盟中,还有人的思维是停留在上世纪70、80年代,对大马而言是很不利的情况。

他表示,拉欣诺这番言论,让同样身为大马人的他不禁感到脸红。

孙和声指出,自冷战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结束后,目前的全球主流思潮和文化,是追求民主和人权。

“这是个区域化与全球化的时代,也是高度相互依存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世界趋势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

大多学术精英束缚于机构

饶兆斌则点出一个目前全球知识阶层所面对的忧虑,就是这些学术专业精英目前大多束缚在大学、智囊团或研究机构服务。

他表示,这些受大学束缚的学术精英,只会在体制内追求升职等名利,而非在体制外成为一个知识分子针砭时弊。

他指出,这个情况在大马更加严重,“很难想象,一个学术界人士可以不在一个机构下生存”。

《当今大马》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