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如何面向世界

有云外交是内政的延伸。马来西亚晚近的外交纪录,很直接也很让人遗憾地反映内政的困局。马来西亚要在世界抬得起头,就得对国内政治作出彻底的改革。

2月间,我国把回到沙地阿拉伯因推特文而将面对死刑的23岁部落客韩查遣送回国,成为全球谴责的对象。马来西亚和沙地没有引渡条约,迫不及待地把因言论罪名而遭到追缉的青年送入虎口,不让人诟病才怪。

也在同一个时候,英国广播公司(BBC)因为播放FBC Media公司制作的八集关于马来西亚的纪录片而向全球7千余万观众道歉。FBC Media收了马来西亚政府1700万英镑的费用制作歌颂马来西亚的纪录片。马来西亚政府不只在国内通过各种途径控制舆论,胆子大了也习惯到不觉得有问题,连BBC也想收买。

马来西亚在外交上节节败退可以从缅甸改革开放这回事看出。我们的领导人和夫人把外交当旅游,而外交部长阿尼法成天躲在沙巴首府亚庇,反而旅游部长出国的次数比外交部长更多。

我本周二度呼吁首相纳吉乘沙丽查去职的契机,撤换外交部长。沙巴巫统地方强人阿尼法之所以担任外交部长,主要是2008年后国阵靠沙、砂执政,要安抚两州的领袖,却又不能把其他“油水”比较多的部门腾出,只好委任一个连吉隆坡也没有兴趣来的地方诸侯担任外交部长。

缅甸突然改革开放是世界大事,美国国务卿、英国外长远在天边都去了缅甸访问。我们的外长却不闻不问。阿尼法最终在日前访问缅甸,主要是为纳吉在本月杪访问缅甸铺路。

阿拉伯世界之春以来,马来西亚政府提出了什么划时代的策略性看法?叙利亚的危机,外交部以“不干涉内政”一句带过。

若说马来西亚是发展中国家、所以外交不强,这是说不过去的。马来西亚独立时就曾大力声援受族群压迫的南非黑人。第一任首相东姑退休后是创设回教国家组织(OIC)的秘书长。敦拉萨时代马来西亚是东南亚非共国家当中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马哈迪时代马来西亚是南南国家和伊斯兰国家的国际舆论巨人。

纳吉时代国际间只记得昂贵名牌皮包、伊斯兰服装表演和晚装,以及许多的国际公关动作,却不见任何深刻的外交思考和政策。

我理想中马来西亚在世界的位置,可以比照南韩、澳洲和土耳其。这些人口不算太多的国家,把自己定位成“中等强国”(middle power),左右地域政治,通过国内民主的成果在国际上维护一些普世价值,通过公民社会的力量、文化与艺术的创新、教育的传播等推动软势力,成为国际间不可忽视的不大不小的关键少数。

本文刊登在《星洲日报》言路版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