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厘

看到香港纪念回归中国十五年,想起香港回归次日1997年7月2日,泰国在货币投机者追击下被迫让泰铢自由浮动,牵一发动全身,引发了空前的亚洲金融、经济和政治风暴。

一转眼,已是十五年光景。我们的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停滞十五年的代价是何其之大。单是本周的新闻,就足以让人深深叹息。

就在7月2日早上,当局决定就提控安华涉及428大游行再多加一道罪名。接着,是马华公会议院颜天禄利用州议会免控权和官营、官联媒体,在马六甲州议会袭击周玉清,以图制造林冠英有桃色丑闻的印象。

1997年泰铢被迫浮动时,安华已被视为未来首相,并且时任代首相。林冠英正在打着官司。他协助前马六甲首席部长拉欣涉及性行为的未成年少女,被控煽动罪名。

1998年8月25日,林冠英在最高法院上诉失败,坐牢1年。1998年9月2日,安华被革职,9月20日被警察逮捕,被总警长殴打到近乎死亡,之后判刑,直至2004年9月2日获释。

这十五年里,安华的时间,很多都在法庭、监狱里度过,什么控状都有,最终是要摧毁安华的意志。林冠英就算当了槟州首席部长,很多时间被迫耗在应付《马来前锋报》和第三电视的假新闻,还有无名无姓的“网络杀手”的人格谋杀,从林冠英的孩子到妻子,陆续有来。

他们这些年面对的,不是一个正常民主国家的在野党政治领袖需要面对的。

这十几年来,安华和林冠英以正面原因上电视的时刻少之又少。连本周日林冠英和蔡细历的政治辩论,电视直播最终也被腰斩。

追根究底,是这个政权不能接受政府是要更迭的那么一天,今天的反对党会是明天的反对党,再过一些时候,明天的反对党也可以有机会当执政党。我们在过去的十五年,就在这个骨节眼上挣扎。我们在“正常民主国家”与一党独大政体之间,耗费了15年。

1997年我才20岁。人生大概没有多少个十五年。来届大选,不只是为过去5年做总结,而是至少要为1997年以来的悲剧、停滞和消耗,做一个总结。

无论是今年最后一季,还是明年大选,我们已经胜了国阵一局。原本谈得沸沸扬扬的6月大选,最终没有发生。

我们不只要看到政党轮替,我们也要为新的政府能以足够的多数席次执政而努力。但我们更要在换了政府,带来全面的制度改革,让我们的国度的未来十五年,能为小市民建设美好的国度、向上提升的生活。

这十五年的最后一厘,无论多艰难,我们都会跨过去。

本文刊登在《星洲日报》言路版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