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转捩点

马来西亚处 在历史的转捩点,作为一个政治工作者,我们是台前也是幕后的推手。作为一名对历史负责的作者、做为一名研究伊斯兰政治与政治经济学的学者,我在这个栏位以 理性分析社会变迁的因素,也在这里呼吁马来西亚的各界跳出既有的思维框框,思考巫统政权终结以后,我们如何以新的思维、新的视角,重新打造马来西亚的未 来。

商界、华教运动、外国政府、社会运动、乃至报章,都需要新的视角看待这个国家新的可能,否则整个格局变动以后,会成为历史遗孤。

巫统政权自1955年联盟在自治邦选举赢得大多数席位以来,在西马执政57年、通过国阵在砂、沙执政49年,目前是世界上民选政府当中掌权最久的政府。只有北韩、中国和越南的共产党执政时间比国阵来得久。

马来西亚从乡村为主 (1980年只有35%住在城市)到城市为主(现在7成住城市);年轻人口占大多数(40岁以下人口7成,25岁以下人口48%);也是网际网络高度普及的国家,都是可能促成巫统政权崩盘的因素。

如 果巫统可以一直执政,归根究底主要有以下因素,一、靠非民主手段,包括控制媒体、未审讯扣留、选举制度偏颇执政党、司法的扭曲、政治化警察部队;二、靠石 油收入确保经济管理及格、并对关键的“定存”选民群(公务员、军警、巫统控制的乡村、垦殖民区、沙巴土著、砂拉月土著)进行经济收编;三、靠非民主手段和 经济收编,确保在野的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走不出各自的基本盘,成为永远的反对党。

2008年选举改变了政局。民联不单只成立,更在经历了无数挑战以后,维持原有的支持,并扩大新的支持群。国阵在过去四年来的基本策略有三:一、想尽办法在政治上摧毁安华和公正党;二、拉拢伊斯兰党和巫统结盟;三、制造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政党的印象。

简单来说,国阵的策略预设没有民联的马来西亚,国阵就能长期继续执政。

更直接的说,来届大选,如果民主行动党在竞选的选区赢得四成马来选票,而伊斯兰党可以在其竞选的选区赢得过半的非马来人选票,国阵势将倒台。

这几年,从民调和亲身与全国选民的接触,上述的情况已经在半岛北马和中马成形,惟剩下柔佛和彭亨的华裔选民对伊斯兰党仍有戒心,而柔佛的马来选民因为是巫统堡垒,对民主行动党的戒心也比其他州属来得大。

国阵大部分的攻势,特别是通过《马来前锋报》的攻势,就是要确保马来选民不投民主行动党,同时要显示如果民联执政,行动党将主导政府议程,最终落实“基督教国”。

《星洲日报》于8月28日和29日关于伊斯兰党的两篇封面标题处理,我有不同的看法。

我和伊斯兰党署理主席末沙布和总秘书穆斯达化在民联秘书处是工作伙伴,非常熟悉他们的思路。从星洲的辩解看出,星洲记者推断末沙布“任何议程都需要经过民主程序”就是要落实回教刑事法。末沙布在伊斯兰党内是不谈刑事法的领袖。

至 于和穆斯达化的访问,内文都大致上是他的思路。我和穆斯达化的交流很多,他对刑事法的态度很清楚:刑事法只有在社会没有贫穷、社会没有乱局、社会没有贪污 的完美大同世界里,才能执行在破坏大同的人身上;从他的角度,刑事法是阿拉降世的,但目前的执政任务是确保社会没有贫穷、没有乱局、没有贪腐。

穆斯达化与《星洲日报》的访问是在两周前进行。用他的访问,打出这样的标题,沿着末沙布的访问,来证明末沙布的访谈正确,我持保留的态度。

没有任何人要求《星洲日报》为民联“催眠”。我以最诚挚的心,希望《星洲日报》处在历史的转捩点,拿捏时代的脉搏,通过理性分析和深入报道服务读者。

(刘镇东研究伊斯兰党的其中一篇学术著作可见这里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