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水一战

LastStand这一战,我们背水一战。这一战,我们为改变马来西亚的历史而背水一战。

我大概是少数自从2008年大选以来,就认为国阵撑不过第十三届大选的政治工作者。但是,在最后的关头,民联在每一席都得做出最大的努力,否则国阵还是有可能靠着强大的经济资源买票、做票来反扑。

国阵模式走不下去,关键在于,国阵的DNA是乡村政治,靠地方绑桩、全国以种族主义分而治之、再靠警政白色恐怖维持政权。随着城市化、资讯高度流通、308大选打破白色恐怖等,国阵的法宝渐渐失色。加上巫统和政府高度腐化,民心思变。

纳吉和阿都拉首相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都担心当上戈尔巴乔夫,在开放中失去民意基础,最终失去政权。

国阵像开向冰山的铁坦尼号,而纳吉的所谓政府、政治和经济转型计划,就像在铁坦尼号上把座位重新安排一番,却不愿正视当前最大的挑战是要为铁坦尼号转方向。

第十三届大选最关键的战场是霹雳、柔佛、沙巴和砂拉越。

霹雳这战场,是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当安华宣布考虑到霹雳竞选,国阵内部突然手忙脚乱。

其实,来届大选在半岛,如果华裔和印裔选民大量支持民联,而马来选民呈现50对50的局面,民联将获得全面的委托成立新政府。

我在2009年9月〈决战在中间〉一文就已提出,来届大选的关键,在于110个民联和国阵都以不超过10%选票赢得的国会选区。这110个国会选区,大多数都是多元族群混合区。

霹雳州国阵目前有13个国会议席,安华旋风如果可以赢取这13席当中的一半以上,民联将重新执政霹雳州,也将更接近布城。

砂拉越的选情,民主行动党最关键的大战区在诗巫、拉南和泗里街。这三个席位,再加上美里、民都鲁、士丹宾是行动党必须突破的席次。民主行动党配合友党,在赢取砂州多元族群选区,也将扮演重要的角色。

沙巴的选情多少会受到民联与沙巴政党的议席谈判影响,苏禄军事件的影响也有待评估。我的看法是,沙巴反风非常强盛,足以让国阵翻船。

我在今年1月间写了〈火烧连环船〉一文,提出马来西亚改朝换代,最关键的战区在柔佛。柔佛的26个国会选区当中,有18个是多元种族选区。如果全部选区的35%马来选民一致把票投给民联(包括行动党)、80%华裔选票一致把票投给民联(包括伊斯兰党),印裔选票过半,民联可以赢得20个国会议席。

我当时就声明,这样的说法,纯粹从数字计算,如果民联最终能赢10席,就是很大的成就。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决战在中间”的格局。

因此,安华于3月18日在士古来宣布林吉祥竞选振林山国会议席,林冠英于3月21日在升旗山宣布我追随林吉祥赴柔佛参选。

在安华宣布林吉祥到柔佛参选的当天,读到魏家祥说林吉祥不可能到柔佛参选的笑话。马华/国阵议员,很难理解行动党/民联议员的思维模式和考量。

我们看到宏观的政治形势,我们看到马来西亚人民求变的殷切,我们看到微小的自己可以在历史的转折点扮演推手的角色。我们也看到如果这一次功亏一篑,马来西亚至少将浪费另一个十年。

所以,我们赴了这场历史的约会。所以,我们背水一战。

对升旗山区和槟城的选民,您的支持,我无尽感恩,永不忘怀。

我希望可以在柔佛州当选,以全国国会议员的身份关怀全国议题的形式,继续为槟城的全国性议程和利益服务。

特别要感谢民主行动党和民联的支持者、党员、党工和我的办公室职员。感谢有你。

备注:此文刊登于4月1日《火箭报》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