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

janus_2罗马神话中有两面神雅努斯(Janus),是门神、掌握开始和结束的神。他的两面,一面看向未来、一面看向过去,英文正月January得名于此。过去十年的6件事,在三个时段发生,像雅努斯般发生,多少决定了马来西亚的政治走向。

我自2010年7月13日起至24日在澳洲悉尼出席了共和联邦国会党鞭会议,并到母校澳洲国立大学访问一个星期,于22日在母校发表“马来西亚政治︰在野党会赢得政权与否?”的专题演讲。在准备演讲的过程中,反思自己过去自烈火莫熄以来的政治参与,也回想过去十年来的反对党政治重要的里程碑。

2002年6月22日和23日,在我看来,是马来西亚政治史上最戏剧性的周末。22日,前首相马哈迪在没有预警下,于巫统大会总结辩论时宣布退休。大概很多人多少都觉得马哈迪早在1998年就应该退休,至少马来西亚,尤其马来社会不必面对因安华事件带来的撕裂。但马哈迪的宣布,牵一发动全身,全城震惊。马哈迪最终在16个月之后的2003年10月退休。

次日早上,回教党主席法兹诺心疾去世。法兹诺是回教党1982年清党重整以来最重要的谋略家,1989年起担任党主席,见证了两次的在野党结盟,即1990年与东姑拉沙里及1999年的替阵。1999年回教党大胜、行动党惨败的局面,法兹诺不断提醒回教党要往“主流”靠拢,要争取中间选民。马哈迪于2001年9月29日宣布马来西亚是回教国,迫使回教党对回教国定义作回应,法兹诺选择借机以民主回教施政作为回应的主题,起草声明。

马哈迪下台以后,巫统卸下沉重的政治负担,而法兹诺辞世后,回教党放弃中间,推出排他的回教国宣言。一来一往,2004年大选国阵大胜,赢得64%的选票、91%的席次,在野党惨败。

另一组朝野转折的时刻,是2005年7月22日至24日的周末。同样是巫统开大会,这个大会有两个意义。首先,首相阿都拉开幕的时候,告诉与巫统有关联的承包商,政府不能再当圣诞老人,不能再随意派发工程计划。会议的议决,却是要求重新落实新经济政策、推动马来议程。大会也见证希山第一次举剑的历史时刻。巫统自1991年推出2020宏愿,自2005年来14年间在族群政治靠拢中间,在此刻结束,并且正式向右转。

同一周末,回教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的中级领袖,自2001年9月22日行动党推出替代阵线以来是第一次会面,议决以选举改革作为共同议程,后来在2007年11月10日大集会掀起千层浪的净选盟前身就在这个会议诞生。在野党从这一刻起,缓慢地重建合作的机制和共同议题的空间。

第三组转折,是2008年7月14日至16日。7月14日吉隆坡全城封锁,警察动用1千600名警员“防止”示威,其实是想逮捕安华。7月15日,安华在语文出版局与新闻部长沙比里辩论油价上涨,被革职十年来第一次上电视。7月16日,蒙面警察包抄并在机关枪之下逮捕安华。

2008年大选以后,巫统有两股声音,鸽派认为巫统不妨顺水推舟在两线制当中竞争,鹰派认为308大选只是错觉、异数,一党老店还是可以长命百岁。就这样,安华与沙比里的辩论是鸽派的最后一夜,我们后来看到的许许多多难过的事情,都可以和巫统鹰派抬头有关。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