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涌

Anwar in UM (CN)

2014年10月27日,走在马来亚大学校园,我看到新一代的风起云涌。

我很少谈及我曾在马来亚大学亚欧研究院区域整合硕士毕业,因为只是在2005-2006年修读一年硕士课程,既读书也开始忙政治工作,对马大的感情无法与在马大全情投入生活的本科生相提并论。

这一夜,马大让我看到这个国家下一代的风起云涌,看到另一个时代的社会力。

我和友人在马大的吉隆坡校门等候,看到数百人聚集,以为大概今晚就只有这些人。人数虽不少,但也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站在校门外的,好些也是熟悉的社运脸孔。

学生推开大门。安华抵达,大家一起走进校门。这一道门,是一道心里枷锁,突然打开了。这一次集结成功,可以预见马大将再次肩负其历史使命,成为以后无数次的社会运动的大本营、起跑点。

马大校方戏剧性地阻止安华到校园演讲,又停课又停电,很滑稽地令许多校友和学生愤怒,间接促成比想象中大得多的集结。

马大校方的处理手法,反映巫统精英面对安华的心理纠结。很多巫统精英私底下都会说安华的领导模式破绽如何容易击破、他们怎样熟悉安华治理政治和人事的缺点,这是因为从纳吉、慕尤丁到任何一名巫统党最高理事会台面上的重要人物,几乎都是安华的旧部。

安华青史留名

纳吉对巫统最高理事和区部主席的掌控方式,美其名是“陪着一代领袖成长”,不好听就是吃喝玩乐、朋党裙带、主从施惠。安华却是这些领袖当中曾经被当作未来首相来膜拜,被当作一代人当中最有魅力的领袖。口里怎么说安华irrelevant,却还是想要把安华关进牢房里,也害怕安华突然煽起燎原烈火。说穿了,安华也许没有那么厉害,但是巫统的精英患上“安华恐惧症”却是事实。

校门外数百人,一踏入校园,突然在校园内等候的人群都加入了队伍。看到十数年前的我,看到上一个烈火莫熄的我们。如果没有1998年,我大概不会那么年轻就走上全职政治工作的路。1998年,我只有21岁。这一夜,我一路走,看到许许多多20出头的青年学子。

安华说他不流亡,因为其他为烈火莫熄、为民联、为民主运动努力的小角色没得流亡。他留下来,面对对他残酷的糟蹋,作为他对马来西亚民主的小小贡献。2012年1月的判决前,他在民联理事会告诉我们他不流亡,今年三月判决后次日,他告诉我,他不流亡。

每一次,安华说他不流亡,我都在想,安华对这个国家,用了自己的躯体,不向暴政屈服,那一份人性的光辉,就足以青史留名,照耀下一代的风起云涌。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