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与2001年的种族和宗教牌

今年7月,巫统执政满60年。巫统自1955年赢得英国人治下举行的第一次联邦自治邦选举至今,已经是未曾间断、连选连任的世界上在位最久的民选政府。

除了利用执政的便利重划选区、买票、以及打经济发展牌,巫统赖以生存的把戏也包括在内部危机时,操弄种族牌、分化对手、大举逮捕异议人士制造恐惧,就如1987年及2001年。

1987年的动荡

1987年4月,时任首相的马哈迪医生面对巫统领导层危机,他以仅仅43票微差击败挑战党主席一职的东姑拉沙里。但是,A队与B队之争并没有随着党选结束而落幕。

内阁里的B队成员,包括后来成为首相的阿都拉巴达威在内,都立即被炒鱿鱼,但这些都无阻党内试图打到马哈迪的力量。当时的观察员普遍相信,马哈迪恐怕无法在三年后举行的党选保住主席职。

1987年9月,发生了关于华文教育发展的风波,即派遣不谙华文的教师进入华小教学,这个争议迅速升级成为大规模的族群对峙。在纳吉领导下的巫统青年团恫言于当年11月1日,在吉隆坡举行50万人大集会。

10月18日,一名军人阿当在隆市中心秋杰路发狂。这个地区正好是1969年513时间的重要事件现场之一,阿当随意扫射,一人被流弹击中身亡。

一周之后,106名显要政治人物、社会运动人士、学者、媒体从业员遭逮捕。在关键的10月27日,他们在恶法《内部安全法令》底下未经审讯扣留。最活跃的党外异议分子,包括时任国会在野党领袖林吉祥等人,都被收押。与此同时,马哈迪在巫统党内的对手也噤若寒蝉。

1988年2月,在代表巫统的律师建议下,巫统被高庭宣判为非法组织。

马哈迪迅速组建一个新的政党“新巫统”,把他不想要的B队成员通通剔除在外,迫使东姑拉沙里的B队派系组织46精神党。

马哈迪逐步收拾山河并重振声威,1990年的全国大选对马哈迪与国阵而言肯定是艰难一役,但他并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手对阵,国阵继续赢得三分之二多数议席。

在高成长率情况下,马哈迪在1990年代初期成为一个受欢迎、意气风发的领袖。马哈迪的回归与主导一直持续到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重创马来西亚为止。

1998年烈火莫熄

他的副手安华积极处理金融危机,但是,却被看作是要挑战首相的权威。他疾呼改革的做法触了马哈迪的霉头。1998年9月,安华同时被革职、开除巫统党籍,之后遭囚禁。

尽管有超过半数马来选民投票反对政府囚禁安华,但是,在1999年11月的全国大选中,国阵竞选机器操作反对伊斯兰党伊斯兰刑事法、反对成为伊斯兰国的效应发酵,影响非马来裔选民选情;因此,尽管面对统一的在野党联盟——替阵的挑战,国阵却再一次经历选举生存下来,保住三分之二议席。

马哈迪在2000年11月29日吉打鲁乃补选国阵输掉之后,在党内受到空前的挑战,很多人都认为他无以为继了。当时,公正党的候选人赛夫丁意外拿下国阵原本把持的混合区,震惊全国,让巫统与国阵都倍感意外。鲁乃选区的种族结构正好反映全国情况。

补选之后不久,巫青团团长希山慕丁就对华社诉求提出的选举要求展开猛烈攻击,导致华社诉求工委会被迫在2001年1月5日,与巫青团签署“和平协议”,撤回诉求。

种族情绪高涨,马来人大团结的集会到处举办。

当一场纪念1999年4月14日安华入狱两周年纪念的集会正在筹备时,政府却在活动前几天,逮捕了10名重要的社运人士,其中包括拉惹布特拉、希山慕丁莱益士、蔡添强、沙礼顺吉及依占莫哈末诺等人,其中六人整整在《内安法令》下被扣两年。

耐人寻味的是,时任副首相以及内政部长的阿都拉巴达威一开始竟然对外表示,他并不知道警方使用《内安法令》展开逮捕,虽然拘留首60天之后的延扣命令由他签署。

我选择相信阿都拉的说法。最可能的情况时马哈迪直接下令警方逮捕,甚至没有通知内政部长!

政府对外声称公正党社运人士当时正在计划一场暴力集会,试图推翻政府,包括企图购买武器、炸药,但这些说辞无一获得证据支持。

2001年危机

2001年5月28日,马华公会透过投资臂膀收购两家中文报纸,《南洋商报》及《中国报》。

从大约6月开始,伊斯兰国的课题,就成为媒体炙手可热的议题,巫统喉舌《马来西亚前锋报》不断敦促伊斯兰党脱离替阵;与此同时,马华公会、民政党及一众中文媒体,则施压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斩断关系。在伊斯兰党坚决不放弃伊斯兰国议程的情况下,民主行动党于2001年9月22日脱离替阵。

2001年7月,伊斯兰军事组织奥马乌纳遭逮捕,稍后被控“向国家元首宣战”的罪名。国阵政府宣传“伊斯兰恐怖主义”即将威胁马来西亚。

2001年9月29日,马哈迪翻转棋局,直接宣布马来西亚已经是一个伊斯兰国。

伊斯兰党随即进入为时两年的内部辩论,争议伊斯兰国斗争究竟应该是民主化的还是中古世纪的斗争。由哈伦丁领导的保守派在哈迪阿旺支持下,赢得辩论,在2003年11月对外公布了僵化的《伊斯兰国文件》。

在2002年初,马哈迪就已经收复失地,重振旗鼓,他在2002年6月22日宣布将会退位,虽然他迟至16个月后的2003年10月31日,才正式下台。中庸的伊斯兰党主席法兹诺在2002年6月23日逝世,正好就是马哈迪在巫统代表大会上宣布下台的第二天。

历史会重演吗?

十余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次要问,纳吉会不会重演旧戏?

迹象显示如此,伊斯兰刑事法争议、民联破裂的可能,种族情绪再一次的高涨,伊斯兰国极端组织、以及新内安法令《反恐法》。这一切都发生在巫统内部权斗激烈,马哈迪对纳吉展开猛烈抨击的情况下展开。

身为马来西亚人,我们会不会让历史重演?让这一段既是悲剧,又是闹剧的历史再度上演?

(节录自2015年4月6日在墨尔本的澳洲马来西亚进步人士组织[Malaysian Progressives in Australia]主办的“我们是否能脱离种族政治?”演讲稿)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

Penang: Malaysia’s High-Tech Powerhouse

Last month, I led a 40-person delegation, which included important Southeast Asian regional economists and senior government and GLICs (government-linked investment corporations) officials, to visit semiconductor firms in Penang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