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马来西亚经济的5大建议

马来西亚的政治和经济双重危机闹得沸沸扬扬,成为国际焦点。眼下,一场深不见底的经济风暴有待一触即发。然而,国阵政府却根本不愿承认这是一场危机,更遑论从基本宏观经济角度来理解眼下局势并作出应对行动。

2015年8月12日,马币对美元的汇率跌至17年来的新低,以致1美元换4令吉。大约一个月前,有关汇率只冲破1美元兑换3.80令吉的心理防线,可现在已破4令吉!

到目前为止,国阵政府对马币剧挫的回应是:较弱的令吉将有利于出口业和旅游业。事实上,全球因素如中国政府放手让人民币重贬所引起的骨牌效应,已经导致情况越发恶化。

我们必须正视问题,不要自欺欺人。例如,新官上任的财政部副部长拿督佐哈利认为无需惊慌失措;旅游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则为此叫好,认为令吉贬值有利国内旅游业;高等教育部长拿督伊德里斯朱索指出,较疲弱的令吉可吸引更多外国学生来马求学。这些言论对整个局势毫无意义和帮助。

如何走到这田地

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马来西亚各行各业过度依赖非技术外籍劳工,而投入在改进或提升收入、生产力、技能和科技方面的努力可谓少之又少。

2003年海湾战争导致石油和原产品价格翻倍,此后马来西亚一直侧重依赖石油收入来维持整体经济,当然还得应付政府的奢华开支。

2008年,美国联邦储备局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出台了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货币政策,此刻马来西亚的经济则倚重举债消费和房地产炒卖的投机活动。

马来西亚的窘境

当国家长期依赖廉价劳动力,意味着马来西亚的出口贸易并没有想象中来得强稳。其中,马来西亚显著的经济产出如:石油、天然气和原产品,价格都在下降。

更糟糕的是,这个情况不同于1997年金融危机。马来西亚和亚洲经济已无法像当年那样,藉由出口贸易摆脱困境,这是因为全球最大的出口目的地-美国,其经济复苏并不如预期中乐观。

今天,在世界经济的四大火车头,即:美国、欧洲、日本和中国,当中虽说美国经济表现不俗,但其实力仍较1997年亚洲经济危机期间逊色。此外,其他如俄罗斯和巴西等的所谓“新兴经济体”,现在几乎都已经“沉没”。

在一方面,马来西亚只有美国这个出口目的地的市场;而另一方面,为了促进出口,日本、欧洲和中国目前正争相将各自货币贬值,引发一场货币战争。这或许是即将爆发危机的最可怕部分。

内阁部长请闭嘴

我希望,正值国家面对严峻考验的此时此刻,内阁部长不要再发表诸如“令吉疲弱有利出口业”的谬论。根据最新的《国家银行报告》数据,马来西亚在2015年第二季度的出口总值下降了3.7%,尽管在这整个期间马币都一直在贬值。

另一项主要挑战,在于如何调整量化宽松所造成的“新常态”。2014年杪,当美联储宣布量化宽松政策结束时,石油价格应声暴跌。从2009年到2014年间,整个亚洲因量化宽松政策所导致的资产价格膨胀,将不得不面临艰难的调整。

然而,高企的家庭负债率和严重的房地产炒卖活动,或使马来西亚的调整更为痛苦。令人担忧的是,倘若美联储于9月宣布加息的话,那么马来西亚经济即将面对下一波冲击。

鉴于国家出口方面的局限、各大货币竞相贬值以及美国进口放缓的大环境,马来西亚的出口在短期内不会有太大进展;再加上国内政治危机、美国宣布加息以及石油价格崩溃,估计马币币值情况不容乐观。但是不管怎样,我们仍需为国家找一条出路。

五大建议救经济

由此,我建议以下五种方法,在迫在眉睫的危机中拯救马来西亚:

(一)纳吉须辞去首相职位
事情发展到今日,让我们认清一个事实,即: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正是祸源。虽说影响我国经济衰退的还包括其他全球因素,不过,纳吉却是导致人们对马来西亚制度完整性信心尽失的肇因。纳吉已无法挽回其首相威信,因此只要他还在位一天,马来西亚经济就多受戕害一天。

(二)任命一名贤能具备的财政部长
即便执政党的领袖们迄今尚无法罢免纳吉相位,然而为了国家经济前途,有关当局应立即物色一名对宏观经济有深入了解的贤能者,受命出任财政部长。

无论如何,这种首相兼任财政部长的做法应被废止。纳吉的个案,足以显示有关做法的结果会带来多大灾难。新财长人选有二:放眼现有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或是驾驭经济的最佳考虑;若要在体制外找人的话,拿督斯里纳西尔将为不错人选。

(三)暂停征收消费税
由于依赖美国经济作为唯一和最终消费者目的地,全球市场胶着于无法持续的情况。即便出口有成长亦非常有限。我们必须确保足够的国内消费,以迅速遏制恶化的经济经济情况。

随着马币剧跌,进口通胀将导致物品价格提高。为了确保国内消费不会崩溃,其中一项干预就是废除消费税,或至少暂停有关征税一年再作审查。

(四)中止朋党的大型项目
所有大型项目或计划应被中止,并对它进行“外汇影响评估”,许多大型计划如马新高铁和捷运,这些工程都极其昂贵,而且倘若我们考量更多省钱和效率因素的话,这些工程根本可有可无。

过去,国阵政府应对危机的方法,就是注入巨额给朋党来进行大型工程。这些政府所驱动的项目或计划,通常雇佣非技术外劳投入运作,对广泛经济情况没有助益。

(五)暂停输入非技术外劳
马来西亚经济要进行大规模的结构性改变,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减少输入非技术外劳,并推动机械化和自动化,让马来西亚的熟练工获取较好的待遇。因此,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建议要引进150万名孟加拉非技术外劳,是十分愚蠢的做法,并且跟国家利益背道而驰。

当出口活动停滞,提高低收入阶层的工资来刺激国内消费,是在危机中求存的一项重要策略。提高低收入群的工资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比例极高,而促进国内消费不能增加他们的债务。

我们正航向未知的水域。马来西亚需要有诚信,并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称职的领袖来为这个国家掌舵,带领人民度过这艰难时期。

(于2015年8月13日晚上8时,在居銮新津津酒楼举办的居銮站“火箭讲堂”所发表的演讲)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