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选举候选人慕尤丁

沙巴选举最重要的候选人,是没有提名的慕尤丁。

慕尤丁的政治命运确实取决于沙巴选举的结果。而慕尤丁的赌注之高,实不下于沙菲益。

沙巴选举可谓是沙菲益与慕尤丁的正面交锋!

触发沙巴州议会解散的,无疑是“候选人慕尤丁”与其“头号爪牙”韩沙再努丁,韩沙也是土著团结党新任总秘书兼内政部长。他们必须为企图推翻民选的沙巴政府而付上代价。

纵观全局,让我们回看今年2月下旬所发生的事,才能更清楚的看穿“候选人慕尤丁”想要推翻由沙菲益领导的沙巴政府的真正原因。

一场操之过急的政变

喜来登政变的密谋者做出了愚蠢的假设,即沙菲益和前首相马哈迪会选择站在他们那一方,他们就能掌控130名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一直掌握92个议席,直到鲁勃安都(Lubok Antu)国会议员朱加慕央(Jugah Muyang)跳槽慕尤丁阵营。

2月23日,马哈迪与沙菲益都不曾出现在喜来登酒店。

马哈迪拒绝支持政变,随后于2月24日星期一辞职。在大联合政府被提出后所造成的疑惑下,希望联盟在2月25日星期二晚上议决支持安华作为首相候选人,并在2月26日星期三到国家皇宫重申这项支持。

国家皇宫在2月28日星期五下午4点发表声明后,我们设法重新建立安华与马哈迪之间的联系,并于晚上8点在马哈迪的私宅进行关于重组的会议。

安华阵营同意重新与马哈迪结盟,并在2月29日星期六早上8点传达给了马哈迪。

我人在现场。

赛沙迪马上拨电给在沙菲益身边的达雷尔雷京。通过电话,沙菲益证实民兴党支持马哈迪领导的“大希望联盟”。

沙菲益在2月29日做出了最关键的一步,尽管慕尤丁在3月1日正式宣誓成为首相,但他以130席执政的美梦被马哈迪与沙菲益双双否决。慕尤丁政府最终仅占据个位数的微差优势,这个数字截至目前仍是113席对109席。

泛希望联盟能够守住109席而不是91或92席,沙菲益与民兴党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沙巴引领大马

经历了以巫统为主的联邦政府多年来的统治,沙巴人本能地无法相信沙巴可以决定马来西亚的未来。自2月29日开始,沙菲益和沙巴的国会议员们设下了游戏规则,成为了慕尤丁的眼中钉。

因此,慕尤丁将韩沙再努丁派到沙巴采购“精美的沙巴特产”。最终,在前首相纳吉被判72年刑期后的隔天,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宣布自己掌握了多数议员的支持。

别忘了,是总检察署在6月9日撤销了针对慕沙阿曼贪腐案的46项指控。

综上所述,由于沙菲益在反对党维持109个议席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因此候选人慕尤丁才会试图推翻沙菲益的沙巴政权,最终触发了沙巴选举。

如意算盘被打翻

7月30日,沙巴州元首祖哈接受了沙菲益寻求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的请求。如果泛民兴党在9月26日选举当天赢得45个或更多的席位,那么慕尤丁担任首相的日子就在倒数。

首当其冲的会是砂拉越联盟,他们从来就不是伊党天生的盟友,尤其在阿德南担任首长期间,主要论述都是抗拒、抵制巫统。

因此继续由纳吉与阿末扎希充当发言人的巫统并不会在选举中为砂盟加分。反之,强势胜选的沙菲益与泛民兴党阵营将对砂盟造成巨大的压力。

而在沙巴选举期间,国盟、国阵和沙巴团结党之间因选区重叠所产生的种种矛盾也足够令人质疑慕尤丁政府究竟还能维持多久。

这大概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首相的话对盟友几乎不具备任何影响与意义。尤其当慕尤丁已经亲口提出沙巴首长人选是哈兹兹后,仍被国阵一口回绝。

沙巴选民不仅能够决定沙菲益及泛民兴党是否还能在未来5年继续带领沙巴。这一次选举将会决定慕尤丁是否仍有可能在近期内保住首相之位。

对沙菲益跟慕尤丁来说,这是背水一战。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