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沦为新冠病毒温床,韩沙勿再逃避!

截至10月6日,马来西亚感染新冠病毒的囚犯和监狱人员一共占了全国总确诊病例的8%(1126宗,总确诊病例为1万3504宗)。单单在10月6日当天,监狱有关的病例就新增了453宗。监狱人满为患的老问题,造成了疫情的急速恶化,这不禁让人感到担忧。

沙巴这波疫情估计起源于监狱,目前我国总确诊病例有20%(2738宗)可追溯到斗湖和拿笃监狱。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那些在沙巴州选之后把病毒扩散到各州的感染者。

目前,已有6所监狱受到新冠病毒的入侵,包括斗湖监狱、亚罗士打监狱、波各先那监狱、槟城监狱、甘文丁惩教中心,以及加影女子监狱。1126宗监狱相关的病例当中,有39宗是监狱人员。

我一直在想,如果疫情在囚犯更为密集的双溪毛糯监狱、加影监狱、居銮监狱、双溪乌浪监狱等爆发,局面恐怕会更为不堪设想。

监狱人员与囚犯现在的困境,我能够了解。执政时期与监狱局交流,有监狱人员私下向我反映肺结核在狱中传染的问题,担心肺结核逐渐成为监狱里的“隐形杀手”。这是2019年的情况。

面对更为可怕的新冠疫情,我可以明白监狱人员的忧心和恐惧。

许多人误以为监狱疫情爆发并不影响外头的世界,这样的想法其实大错特错。

无论是世上最有权力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或是活在社会边缘的外籍移工和囚犯,新冠病毒并不会给予有差别的待遇,每个人在疫情当下皆为平等。

倘若政府没有作为,监狱将会成为新冠病毒蔓延的温床。由于监狱难以实施社交保距,病毒传染的机率也会大大提高。再者,病毒并不会止于铁窗内,疫情也会渗透到周边的社区,进而影响到整体社会。

我们要改变思维,须知每一位囚犯、监狱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在疫情威胁下都应受到该有的保护。

这是无人能够幸免的严峻危机,不分阶级与地位。政府必须采取整体社会方针,积极投入抗疫。

事到如今,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像是消失了踪影。我们看到韩沙作为一名政客在操盘和玩弄权术,却看不到他做内政部长该做的工作。

我们需要内阁领袖极大的政治意愿,改革马来西亚的监狱制度、羁押程序乃至刑事司法体系,以应对眼前的新冠危机。

打从4月份,我一直都在关心马来西亚的监狱制度,并且公开促请政府把7万人左右的囚犯人数,减低到全国监狱设备可容纳的5万2000人。

内政部在国会上议院答复了我的质询。截至8月17日,我国监狱共有6万8730位囚犯,其中3万9846人是罪成服刑者、2万4578人正在面对羁押,2758则是在《1985年危险毒品(特别预防措施)法令》、《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和《2015年防止恐怖主义法令》下被扣留。亨利葛尼感化院则有1548名少年犯。

我乐见监狱局总监于10月6日发出的文告,列举了该局就监狱疫情恶化的措施:

– 1万1018名刑期少于一年的轻罪囚犯,可申请有条件假释(release-on-license)。根据《1995年监狱法令》,倘若这些在外服刑者违反规定,将可被再度收监。

– 2800名轻罪毒犯,将被转移到设于国民服务训练中心的临时牢房。

这些措施在此时此刻非常关键,况且监狱人满为患的问题早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已存在。把这段时间违反行动管制令和防疫指南的人们扣留,其实只会让监狱囚犯爆满的问题更为严重,在禁闭的空间增添病毒传染的风险。

单靠监狱局本身,并不能完全减轻并阻断进出监狱的新冠病毒。

内政部必须把监狱囚犯过满的问题视为当务之急,并透过跨单位、跨部门的合作一起成事,包括与司法机关配合,衡量罪行轻重以另寻非监禁刑罚或其他惩处方式。

监狱与扣留中心,在全民抗疫的作战中也是不可缺席的一环。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