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是国会改革的最佳时机

以下是刘镇东于2021年9月3日“恢复马来西亚国会服务法令”圆桌会中的演讲稿,此文为中译。

首先,我在此恭贺政治改革与民主机构(REFORM)主任哈迪顺利提呈这份长达93页、关于成立国会服务委员会的出色报告书。

哈迪这份报告书中的核心讯息是,由宪法保障独立性的国会必须具备机构自主权、行政自主权和财政自主权(见哈迪报告书,第76页)。(“Tiga ciri penting dapat dirujuk bagi sebuah Parlimen yang bebas adalah jaminan Perlembagaan, autonomi institusi, autonomi pentadbiran dan autonomi kewangan.”)

唯有成立国会服务委员会,才能落实这些自主权,并扭转1992年废除《1963年国会服务法》后对国会所造成的伤害。


这份耗时许久书写筹备的报告书来得非常及时,当下正是我国历史上推动国会改革的最佳契机。

我们应该优先考虑至少以下五点重要事项。


第一,如今每个人都认同国会的角色


马来西亚过去两年的政治危机及紧急状态,尤其突显国会的重要性。在经历了国会停摆之后,如今举国上下都认同国会扮演的重要角色。

谈论国会角色的不仅是一般的马来西亚人民,就连最高元首和马来统治者们也在2021年6月16日的声明中也站在最前沿,疾呼国会和州议会必须尽快重开。

有趣的是,从1955年到2018年间统治马来西亚长达63年的威权建制巫统也支持重开国会。

既然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来自巫统,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巫统究竟会否遵守进行国会改革的承诺。

第二,赢者全拿的时代已经结束


要调理势均力敌的国会和选民,唯一的方法就是接受国会必须公平对待政府和在野党,因为政党之间的政权轮替将成会国家现实下的常态。

此外,既然没有任何政党能够赢得绝对多数单独执政,联盟执政也将成为一种常态。在过去的连续三届全国大选中,在野阵营囊获了47%(2008年)、51%(2013年)和48%(2018年)的选票。

最高元首在2021年8月18日发表的声明精准地诠释了这个时代的精神—赢者不宜全赢,输家不宜全输(yang menang tidak menang semua manakala yang kalah pula tidak kalah semua)。在现任政府只有非常微弱的多数席位的背景下,这一点尤为重要。

若要战胜疫情和重建经济,马来西亚现在迫切需要以公平和原则为基础,并可以促成跨党派合作蓬勃发展的国会。

建立跨党派合作与成立联合政府有所不同。跨党派合作意味着政府和在野党能够通过国会辩论以及在国会特委会以“合议”的方式针对各种问题达成共识。

国会是跨党派合作的平台和渠道。信任供给协议(CSA)或改革协议的谈判应该放在这样的脉络下进行。

三,旺朱乃迪作为国会事务部长的真正角色

我祝贺旺朱乃迪被任命为国会及法律事务部长,希望他对国会的深刻认识将有助于纠正过去的部长们和议长们在任内的错误行为与无为。

旺朱乃迪担任下议院副议长时,曾在2011年担任国会法律改革审查委员会的主席。(见哈迪报告书,第5页“国会法律改革审查委员会”)

2014年,他撰写了一本由国家语文局出版,关于马来西亚国会改革的重要书籍《Evolusi Parlimen dan Evolusi Speaker Parlimen Malaysia》。


撰写完这篇演讲稿后,我喜见旺朱乃迪在他今早发表的声明中表示他打算恢复国会服务法并修改议会常规,让国会跟上时代的步伐。

他的声明对于等待了数十年国会变革的国人而言,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我希望他留下的政治遗产是让自己的任期成为马来西亚国会最具变革精神的时期。

只要了解纳兹里在2005年至2013年被任命负责国会事务的部长的原由,就能更清楚地掌握国会体制变动的脉络。

2004年大选后,纳兹里差点无法进入首相阿都拉的内阁。在时任副首相纳吉的帮助下,纳兹里的名字在阿都拉觐见最高元首前的最后一刻才被加入名单。

因此,纳兹里在第一周内没有任何职务,负责国会事务的职位是之后才想出的。当时的他既没有部门秘书长也没有其他官僚,时任国会秘书也无视他的存在。

为了增加自己的存在感并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国会,他说服内阁剥夺上下议院秘书的权力,将他们的权力限制在国会议会厅事务。

虽然纳兹里的个性开朗友善、朝野议员大都喜欢与他交谈,也通过国会推动包括缅甸民主化课题在内的一些国际课题,但他对改革国会运作几乎没有贡献。


国会的行政部门现在由公共服务委员会(JPA)指派的官僚管理,不对下议院议长或上议院主席负责,而是向部长负责。


2005年,我就指出纳兹里是在“蚕食”国会事务的行政架构,他的举动加深了国会自1992年开始,因时任议长莫哈末查西尔与下议院秘书万查希尔之间的严重争斗所造成的破坏,马来西亚国会自此不断向下沉沦(见哈迪报告书,21-22页)。

第四,不再有行政主任也不再有国会事务部长


哈迪报告书中所没有提及的是,纳兹里在2005年通过委任行政主任,架空国会秘书权力。相对于哈迪主张“行政主任”这个职位可以继续保留(67页),我必须就此作出反对。

我希望旺朱乃迪以自己成为最后一任国会事务部长为目标,并终止国会行政主任这个职位,为国会和国家做出正确的决定。


他应该恢复下议院秘书作为国会行政长官(setiausaha bagi Parlimen)和下议院秘书作为国会副行政长官(timbalan setiausaha bagi Parlimen)的威望和角色。

国会应由哈迪、前议长班迪卡和莫哈末阿里夫都建议过的国会服务委员会管理,让下议院秘书担任首席执行官、上议院秘书担任副首席执行官。

未来,国会下议院领袖(Leader of the House) 不一定要是首相,旺朱乃迪可以接替这个职位。

我们可以仿效英国西敏寺或澳洲国会,指派如旺朱乃迪这样对国会事务有深刻理解且经验丰富的部长为国会下议院领袖。

这位部长兼国会领袖可以与议长、反对党领袖、政府党鞭和反对党党鞭协商并推动国会议程。

第五,让前下议院秘书礼端拉末复职


最后,正如哈迪在报告书第2章中所指出的,在1992年之前,根据旧版联邦宪法第 65条,下议院秘书和上议院秘书的职位由最高元首任命,只能通过类似于罢免法官的程序,通过法庭进行罢免。如今,这些职位已经被降级到低于行政主任的地位。

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和旺朱乃迪应该借此机会,一改慕尤丁政府过去践踏正义的行为,力证对国会改革的决心及对各方释出友好的姿态。

这里指的是前下议院秘书礼端拉末被降职事件。他在2020年5月14日一夕之间被调任上议院管理组秘书。

礼端拉末为什么被降职?只因他接纳前首相敦马哈迪提呈的不信任动议(23页)。这是一个残酷且不当的报复性决定。礼端做的是正确的事,他不应该为维护国会的神圣而受到惩罚。

礼端拉末于2014年至2020年2月担任上议院秘书,随后接替罗斯米出任下议院秘书,让礼端恢复原本的职位毫无悬念。

我再次恭贺哈迪顺利出版这份关于国会服务委员会的报告书。而如今正是我们落实改革的最佳时机。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