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外交论述

民主行动党国际秘书暨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日前在国会委员会阶段辩论外交部预算案时发表的演说:

新外交论述

马来西亚需要以“中等强国”(middle power)思维为核心的新外交论述,并且要告别“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保守政策、在外交政策上要有政府整体的回应而非部门各自为政,也要加强城市与城市之间和人民与人民之间的外交关系。

退休驻外大使殷尼西(Dennis Ignatius)于2012年2月9日 在《星报》撰文批评外交部在外交政策上毫无作为、失去方向,一方面在政策论述上没有能力回应从美国独大到多元权力中心的国际关系变迁,另一方面在执行上的角色遭首相署取代、职业外交官的角色也被驻中国特使黄家定、南亚特使三美维鲁、美国特使贾玛鲁丁等篡夺。

殷尼西说,“马来西亚似乎遭国内挑战耗尽心力,没有给于外交政策必要的关注;外交政策像在无人自动操作下运作,靠着昨日的成就和依循过时的游戏规则。”

第一、马来西亚在外交政策上必须自视为“中等强国”,不宜妄自菲薄。我国应该以澳洲、南韩、土耳其和印尼作为“中等强国”的参照点。澳洲、南韩和土耳其的人口都不算大国,尤其是澳洲人口比马来西亚少,而印尼比马来西亚整体经济仍然落后和贫穷,但是在外交上,这些国家是越来越举足轻重的国家。

这些国家左右地缘政治,通过国内民主的成果在国际上维护一些普世价值观,通过公民社会的力量、文化与艺术的创新、教育的传播等推动软势力,成为国际间不可忽视的不大不小的关键少数。

第二、要走向世界当中等强国,就不能再抱残守旧,坚守保守的“不干涉内政”的旧窠臼,而且在外交政策上更为进取。例如,缅甸突然改革开放是世界大事,美国国务卿、英国外长远在天边都去了缅甸访问,外长不闻不问,最后因为首相要出访缅甸才草草提前造访。缅甸和马来西亚地理相近,我国不该落于人后。

另外,阿拉伯之春以来,马来西亚政府提出了什么划时代的策略性看法?叙利亚的危机,外交部以“不干涉内政”一句带过。

第三、政府必须有全面和跨部门的外交思维和运作,以回应变幻莫测的国际外交。我国的各个部门不应该在外交事务上各自为政,而应该跨越部门联合协作,因应国际需要。例如,美国的泛太平洋伙伴协约(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是奥巴马总统设置的“重返亚洲”外交政策的一环,与小布什总统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处理方式不同。马来西亚不应该把泛太平洋伙伴协约交给国际贸工部处理,外交部不能置身度外。

第四、外交活动不应局限在联邦政府,而应该更为关注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外交,以及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互动。例如,印尼民主化之后,地方分权的制度让城市成为新的权力中心,马来西亚需要鼓励城市外交,扩大与印尼的关系的深度。同时,要扩大与印尼的关系,我国需要理解印尼人普遍对马来西亚恶待印尼工人、对非法外劳施行鞭刑等的不满,以及对于在印尼投资的马来西亚企业摧毁环境和社区的抗议。

上述以“中等强国”为核心的新外交论述,是马来西亚重整外交的基本框架。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