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当设下重返内阁的先决条件,好让该党重掌交通部显出意义

MoT (edited)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表所发表的文告:

现今的交通部,可谓是一个功能遭蚕食的部门,以致它在制定未来交通政策方面并未扮演太多角色。因此,马华在重返内阁之前,应当设定先决条件,好让该党重掌交通部显出意义。

在2013年全国大选后,首相为了保留交通部长职位给马华,于是安排该部由一名代部长掌权。因此在即将进行的内阁改组,马华应顺理成章重拾交通部长一职。

目前坊间流传,在马华重返内阁布局中,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将替代其国大党同僚拿督斯里苏巴马廉,重任卫生部长;并由他凭着交通规划完成博士的副手拿督魏家祥来出任交通部长。根据英文《星报》专栏作者的谈话,马华领导层正在商谈争取第三名部长配额。

事实上,国人鲜少在乎马华在内阁与否。在505大选期间,马华曾撂下狠话说,倘若该党无法保住2008年所赢获的议席数目就不入阁,但没获得多少人关注。结果第13届大选成绩揭晓后,马华失去半壁江山,赢获的国席从原有的15席减至7席。

随着新的马华领导层渴望体面重新入阁,那么该党应当要求首相,让其入阁行动为国人带来意义。

今天,我只专注讨论已成为马华“囊中之物”的交通部。

首先,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必须置在交通部管理之下,而不是由首相署掌控。

我国联邦政府权力高度集中在首相身上,就连决定吉兰丹州或槟城州的巴士路线,也在首相管辖范围之内。

在陆路交通委员会成立以前,公共交通是由商业车辆注册局负责,它是由一名巫统部长所领导,管辖巴士、德士、罗里及其他商用车辆的执照发放。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沦为巫统支持者与其朋党敛财的工具,而非为全民提供更好的公共交通。

当陆路交通委员会法案在2010年提呈国会辩论时,我指出该委员会必须由交通部监督,以便拥有更良好的政策协调,及消除部门之间的叠床架屋。

当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被委为代交长时,我在私下和媒体上公开呼吁,无论是巫统还是其他政党领导该部门,公共交通必须是部门政策的核心事务,从而为全民提供安全、方便及有效的代步工具。

第二,机场管理在1990年之前,一直都在交通部职权范围之内。现在的交通部,竟然沦为一个没有机场管理控制权的“管理者”。通过广泛的“企业化”计划,国库控股成为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最大股东,但前者却不受交通部长指挥。

同样的,海港管理也是面临类似问题。举个例子,槟城港务局只是交通部辖下的一个小小机构,但延伸出来的私营机构槟城港口私人有限公司,是由财政部所拥有,过去20年都是由巫统委任的人员进行管理。在数名前任马华总会长的协助下,就连这些小小的巫统受益人,都必须让路给大亨丹斯里赛莫达。

为了让即将领导的交通部显出意义,马华应设下先决条件,以全面改革以往的陋习。

第三,新任交长必须被赋权,以撤销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的验车垄断权。

云顶巴士车祸惨剧报告,是至今最具权威性讨论我国长途巴士弊病的文件。里头严正建议撤除属于多元重工业(DRB-HICOM)的子公司电脑验车中心的垄断权。该中心在2009年再度获得长达15年的合约。但在云顶巴士车祸惨剧报告建议下,新任交长必须被赋权,以保护全民利益免受朋党公司继续侵蚀。

没有上述权力,马华重掌交通部就毫无意义可言。

刘镇东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