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雜貨店到大超市(1)-阵痛

杂货店到大超市 (1)

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从“杂货店”突然一夜之间成了“超级市场”,从赢得的席次与州政权的参与,到党员人数、支部数量的倍增,似乎都发生在一瞬间。自2008年以来,从一个被视为完全不可能有机会执政的“永远的反对党”,一方面在学习执政,另一方面则在努力争取更大的突破,边走边调整政治论述、定位和组织。

安顺补选败选之所以重要,因为这是自2005年7月希山慕丁举剑、巫统向右转9年来,非马来人、尤其华裔选票第一次大量回流国阵。同时,却又出现马来选民因为经济因素越来越不满巫统的趋势。

丘光耀说安顺补选是“战略宏大、错置时空,蓝海未开,红海先死。”我说,行动党如果不在这个时候尽全力建设全民中左政党,更待何时?

民主行动党的未来路线,应该选择在族群、宗教和皇室议题往中间、于经济议题向左走,以回应时代的挑战。转型的阵痛,我们要一起面对和承担。

民主行动党能否出埃及、穿越红海,不只为了本身的存亡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从在野党的位置,决定国家的政治议程与前途,从我们选择占据的位置与格局,决定对手的选项,进而决定结局。

伊斯兰党转型之痛

我在2001年民主行动党退出替代阵线时,决定要研究伊斯兰党,要了解这个党何以在选举成绩最辉煌的时刻,竟然选择退守政治立场的基本盘(伊斯兰国、伊斯兰刑事法),而不是全力争取和开拓新的政治空间(全民议题、全民政党)。

伊斯兰党在1999年大选因为安华事件而取得该党历史上最好的选举成绩,赢得27个国会议席,除了在原有的吉兰丹州大胜,也以巨大比例夺下登嘉楼。1999年是民主行动党最困顿的一年,林吉祥与卡巴星双双落败,士气低落。

历史竟然来到一个如此反讽的情境: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位置对调。2013年大选,是民主行动党空前的选举胜利,但伊斯兰党却面对马来选票没有增长,有些州属还面对支持率降低的困境。伊斯兰党很多领袖的感受,多少像1999年大选后民主行动党人的心情写照。当年很多行动党人认为,为了替阵,我们赔了夫人又折兵。此时此刻的伊斯兰党内,也有很强的一股保守声音,为了民联,伊斯兰党放弃了过去的立场。

那年,我遗憾伊斯兰党没有大格局,没有穿越红海带领大家寻找出路的恢宏视野。今天历史给民主行动党的功课是,潘永强所谓的行动党“盛世”,是否最终也像1999-2004年届的伊斯兰党,浪费了历史的契机。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