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岁末回顾

 

回顾2016(一):贝尔氏面部神经瘫痪

2015年12月,我和民主行动党柔佛州领袖在峇株吧辖开会,排满了2016年首三个月的活动行程。1月7日早晨醒来,左脸完全不能动,瘫痪了。

医生说,是贝尔氏面部神经瘫痪。不能微笑、不能说话。突然之间,一切似乎停止转动。只能回到最原初:吃药、吃饭、一直休息、上物理治疗室和针灸诊所。

我曾担心样子永远不再一样,因为三分之一的患者不会完全痊愈。幸好,最后完全康复。

不幸中的大幸,相较于其他的疾病,这不算太大的麻烦。然而,患病还是患病。终于学会一个人不能一直无止尽地工作、不休息、不运动。这些年,习惯了南上北下奔波,这个警钟很重要。无论一个人的角色多重要、无论事情有多紧迫,失去了健康,一切就静止、停顿。

感恩选民对我的忍耐,感恩家人、朋友、党员、助理对我的关爱。

回顾2016(二):民主行动党50周年党庆

今年3月18日,民主行动党庆祝了建党50周年的盛事。

我在1999年12月加入民主行动党,当时是大选之后,林吉祥与卡巴星两位重要领袖双双失去国席,民主行动党陷入最低潮的时候。

民主行动党能够走到今天,实属不易。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民主行动党已从“万年反对党”蜕变成为两个州政府的执政党之一,同时也是最有可能替代国阵执政联邦的在野联盟一员。

然而,我们不应该只是安于现状。

我们必须与在野联盟的友党携手努力,为全马人民提出一套新政,打造一个属于全民的新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必须更具包容性,才能在下一个世纪继续引领群众。我们必须提出更合适的政策,为社会各阶层提供新的希望与更优质的生活。

在一个人民被种族和宗教区隔的国家,我们必须牢记所有人都是命运的共同体,不仅享有共同的过去,更肩负创建未来的责任。我们必须打破旧有的社会籓篱,正视每一位马来西亚人民生而为人的尊严与需求。

民主行动党,志在成为:
一个兼具理想与理念的政党;
一个与平民百姓同在的政党;
一个年轻新血不断注入的政党。

回顾2016(三):砂州州选

4月16日,我准备到砂州助选,惟在飞抵诗巫机场时被禁止入境,更遭到原机遣返。当时还有超过30位在野党和公民社会领袖被禁足砂州。

国阵政府显然滥用州特权,阻止我们参与助选,所幸整个竞选过程还是跑得非常顺利。国阵把曾经在2011年助选的领袖通通禁足,以为这样可以瘫痪在野党的选举机器,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我们已栽培出更多的新一代领袖全面投入助选工作。

借助新科技的力量,我和其他被遣返的领袖得以透过网路直播,为诗巫、古晋、美里、泗里街等地的民众演讲。

虽然砂州州选5月7日的开票结果并不如我们所愿,但我们还是会抱着越挫越勇的精神,逐一克服接下来的挑战。

回顾2016(四):初访中国

迟至今年,我才第一次到访中国,让很多朋友感到意外。患病期间,应好友胡永泰教授之邀,一起到中国参加系列研讨会。

中国之行难得可贵,开启了我学习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和外交。2016下半年,随着南中国海争议、纳吉访中、中国加强对马投资,以及川普时代的来临,中国因素对于马来西亚的影响越来越显著。

回顾2016(五):巴刹中的校园

自小,阅读便是我的嗜好。这二十年来购买的书籍不计其数,遍及政治、社会、经济、人文等各领域。

与其把好书收藏在个人图书馆独享,不如筹办一个公共图书馆与民众分享,社会民主图书馆就在这样的想法下诞生。

今年10月,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为社会民主图书馆主持开幕和推介,并在致词时说:“图书馆经常被比喻为文明的成功指标。”

图书馆的设计师郑达馨,希望借由社会民主图书馆这座“巴刹中的校园”,让所在的社区更具“灵魂”,成为一个富有人文气息和社区凝聚力的生活环境。

我期许社会民主图书馆可以推动半山芭的都市活化,为社区提供一个公共空间之余,也带动社区的知识风气。

欢迎大家到社会民主图书馆参观。

Library for Social Democract 社会民主图书馆
(位于民主行动党全国总部五楼)
5th Floor,Block A
Wenworth Building
Jalan Yew, Off Jalan Pudu
55100 Kuala Lumpur.
Tel: 03 9285 5808 Fax: 03 92818104
开放时间:星期一至五(9am至4pm),星期六(10am至3pm),星期日与公共假日(闭馆)。

回顾2016(六):净选盟成立10周年

在野党与公民团体于2006年11月23日在国会走廊宣布成立净选盟。我在2006至2008年期间,担任首届净选盟委员会的秘书处成员。

净选盟当年只是一个小规模组织,选举改革也是鲜少获得关注的小众议题。

没有人预见到净选盟会在十年内,给马来西亚政治带来巨大的影响。净选盟近四次集会,几乎已扩大成全民运动,也让马来西亚的公民社会蓬勃发展。

2015年的净选盟4集会,约有30万人走上街头,相等于马来西亚1%的人口。今年,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提出民事诉讼,激起了净选盟5集会。尽管在重重挑战下,仍有逾10万人在11月19日坚持赴会,让人民的声音被听得见。

回顾2016(七):国会增设特别议事厅

关于马来西亚国会设置第二议事厅的建议,是由我在2008年当选国会议员后最先提出。国会议员可以把各自选区的地方课题呈上第二议事厅,寻求部长的关注与回应,避免占用到主要议事厅的时间。

这项建议终于在今年落实,国会正式设立了特别议事厅。

在10/11月份的会期里,我在特别议事厅发表了四次演讲,谈及的课题包括:柔佛水供危机、昔加末油棕厂和橡胶厂臭气、居銮马机,以及有关国防部购买潜水艇的全国性课题。

回顾2016(八):严打居銮马机

我们在居銮关注和推动不少课题,其中以打击马机行动获得最大的回响。非法赌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尤其居銮是娱乐活动选择不多的半城乡地区,受到的影响甚大。

我们的团队在居銮县进行了实地田野调查,也透过民众提供的情报,确认了22间马机场的所在位置,并制作成“Pokemon Go”风格的地图。

在我们的协助下,警方得以取缔柔佛的非法马机场,其他州属也相继有所行动。希望警方这回认认真真,彻底杜绝非法赌博,别让这些马机场在几个月后死灰复燃。

回顾2016(九):柔佛行动党随时迎战闪电州选

5月29日,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州委会会议,我告知州委会有关柔佛和沙巴举行闪选的可能性。州委会因此决议,进行改组和成立选举备战委员会,以期在2016年杪前完成柔州各选区的选举备战工作,准备就绪。

8月13日,我在为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州级选举培训营开幕时,首度公开发表对柔佛闪选的看法。

我们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柔佛巫统有意提前州选,与全国大选分开进行,原因在于担心受到纳吉票房毒药的拖累,还有土著团结党的崛起。一家主流报章已在后来证实,柔佛巫统领袖确实有在认真讨论闪选的问题。

入主布城,柔佛是关键。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在这最重要的时刻赢取柔佛人民的信任。

回顾2016(十):政治重组,重组希望

早在2015年4月,我已预测到巫统和伊党会各自分裂:巫统的分裂,是因为纳吉的丑闻已让许多马来小市民忍无可忍,党内也出现一股反对纳吉领导的声音;伊党的分裂,是因为有一派企图与纳吉和巫统合作,另一派则主张击垮巫统。

果不其然,今天有了国家诚信党与土著团结党。2017年会是关键的一年,在野党之间该如何携手合作,共同建立一个值得选民信赖和委托的在野大联盟,在来届大选取代国阵?加速政治重组,为马来西亚重组希望,这是我们接下来的挑战。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Reimagin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hank you Malaysia Invest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 (MIDA) and Federation of Malaysian Manufacturers (FMM) for inviting me to address the National Investment Seminar with the theme “Re-energising Domestic Investment”. To re-energise,…
Read More

The New Johor Prosperity

A new world order is emerging as the old one is crumbling. Understanding the context of the new world order, which comes with a new set of considerations, imperatives an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