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党与巫统在吉兰丹可能被迫正式结盟

伊斯兰党在吉兰丹真的如党主席哈迪所说的强大无比吗?还是巫统可以如该党丹州主席慕斯达化日前表达的希望,击败伊斯兰党而执政?还是来届大选可能出现希望联盟与土著团结党的联合州政府?

我自1993年16岁起到过吉兰丹超过20次,其中包括2002年至2004年间为了撰写关于伊斯兰党内部派系的荣誉学士论文而深入访问丹州。丹州小市民的政治成熟度,是让我敬佩的。

尽管联盟/国阵联邦政府威胁丹州选民,但是,丹州人还是在1959年至1978年间和1990年起投选与中央不同的在野党伊斯兰党执政。最主要的是,丹州人有一股很强的地域主义精神。

自1990年大选起,伊斯兰党靠自信但谦卑的精神领袖聂阿兹,赢取丹州人的信任。聂阿兹于2015年2月辞世,伊斯兰党面对1990年起第一次没有聂阿兹的大选。

由于大部分人口都是巫裔、加上吉兰丹人独特的区域特质与自信,巫统的“华人威胁马来人”从过去至今在吉兰丹都没有市场。在别的州属的马来选区,巫统玩弄马来人对行动党恐惧的把戏,在吉兰丹从来都没有效。现在伊斯兰党和哈迪也在玩弄“行动党恐惧”,在丹州更不会有效。

随着伊斯兰党在505大选后靠拢巫统,而巫统又因为纳吉不受马来人信任而渐渐失去支持,伊斯兰党在吉兰丹人眼中不再是反对中央、代表地域精神的正义一方。

吉兰丹有大量的选民住在外地,特别是住在吧生谷。有研究显示,两成以上的丹州选民是游子。他们的选票向来反映全国的政治风向,而目前马来选民并不认同纳吉和他的盟友。

因此,伊斯兰党可以作为第三势力破坏希望联盟的说法,其实并不如此。太多政治评论人没有认真检视伊斯兰党在吉兰丹的形势。

伊斯兰党现在装着与巫统既敌亦友,计划在西海岸选区帮助巫统以三角战的方式吸纳反对巫统但不支持希望联盟的马来选票。然而,如果伊斯兰党后院失火,伊党将无法扮演所谓的第三势力。伊党在吉兰党将被迫与巫统设立选举联盟。

假设诚信党现在在吉兰丹可以威胁伊党32个州选区当中的10个,团结党对巫统的12个州议席当中的5个形成实质威胁,巫统和伊斯兰党在吉兰丹就不能互相在对方的选区相互竞争,而被迫谈判议席,形成选举联盟。

假设诚信党、团结党和公正党合作形成一个互助互补的联盟,不相互在各自选区竞选,而巫统与伊党则全面在所有45个议席互相竞争,形成巫统-伊党-希望联盟三方的三角战,输的一方不会是希望联盟和团结党。

假设伊斯兰党和巫统无法派出共同的候选人,而希望联盟与团结党则派出单一候选人,没有人可以确定丹州选举的结果,特别是边缘选区。

如果伊党和巫统各自因为他们与纳吉的关系而流失一成的选票,而他们继续在相互竞选的三角战当中,伊党可能失去丹州政权,而巫统也不会赢得丹州。

2013年大选,伊党与公正党合共获得425,291张选票(55.26%),国阵获得343,416张选票(44.62%)。伊斯兰党赢得45个议席当中的32个,公正党则以49.9%的选票赢得一个议席(Guchil)。

伊党的32个议席当中,13个是以55%以下的选票赢得。巫统的12个议席当中,有9个是以55%以下的选票赢得。

换句话说,丹州45个州议席的其中23个(过半数),是边缘选区。这样的边缘选区,如果巫统与伊党相互竞争,希望联盟与团结党结盟派出单一候选人,丹州可能会变天。伊党切忌低估丹州选民的智慧。

而丹州人的智慧、丹州的选情,将最终迫使伊党与巫统正式结盟。当两党正式结盟以后,所谓的第三势力就只是无稽之谈。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2月1日发表的分析文章。)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