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的未来还靠纳吉?

国盟非民选政府的不稳定,引起了各种揣测与谣言。甚至有呼声要让丑闻缠身的纳吉回锅,取代首相慕尤丁。

传言指说,纳吉有意再次出任巫统主席,并透过闪电大选重夺相位。无论是真是假,可靠或荒诞,我们要知道巫统已不如以前强大。

让我们回头看看曾经的巫统。

(一)典型的乡区政党

巫统曾是典型的乡区政党,但随着乡下人口往城市移动,其影响力已逐渐式微。之前有许多巫统领袖,都在乡区主打发展牌。譬如,我们于柔佛一些乡区,确实看到早期巫统政府在基础建设方面有不俗的成果。

1959年大选败走吉兰丹与登嘉楼后,巫统极力推进该党与联邦政府、各州政府的党政机器整合,将形象打造成有能和有效的乡区服务型执政党。透过提供托儿服务、医疗、教育及公共设施等等,乡区的人们得以从中受惠。在地的巫统支部主席一般也会直接受委村长,以便行事。

然而,这些基础建设如公路和交通等,也促使乡区的成年人前往新山、吉隆坡和新加坡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城市生活犹如在悬崖边缘过日子,这让他们看穿国阵政府的弊端。

游子们在2018年大选踊跃返乡投票,对脱离群众的纳吉和国阵投下反对票,尤其是在一马公司丑闻爆发后,贪污腐败已导致民怨沸腾。

(二)促进社会流动的政党

巫统曾被视为代表马来人利益的政党,促进马来社会的向上流动,但现在只是袒护菁英的政党。至少在1990年代之前,巫统主张以社会流动来争取民众的支持。

乡区的战后婴儿潮世代,在1970年代初投入劳动市场找工作,适逢出口导向工业的兴起,他们不少人的生活得到了改善。有者甚至还晋升中产阶级。虽然那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总算比之前更为普及化。

1990年代末期的亚洲金融风暴后,我国经济也停滞了20年,尤其是薪资水平毫无增长,以致人们对未来失去了希望。

马来社会的贫富差距越来越严重,巫统菁英与马来小市民之间的差异点燃了人们的反建制情绪,巫统领袖的贪腐行为也让人更加厌恶。

(三)非马来中间选民可接受的政党

巫统原本是非马来中间选民可接受的政党,但在2005年右转后就失去了中间的支持。

自马来亚独立以来,一直到2018年大选之后的几场补选,巫统都从未以自家党标志参选,而是使用联盟/国阵标志。

在巫统为首和主导的政治联盟里,胜选的方程式非常简单,只要巫统和盟党分别赢得各族选民的过半选票,国阵便能百战百胜。

与巫统竞争马来选票的只有伊斯兰党,非马来选民则不会支持伊斯党;民主行动党只能与巫统的盟党竞争,因为马来选民抗拒火箭。巫统的盘算是,所有的对手并不会透过结盟来抗衡国阵。

1991年2月,时任首相马哈迪提出了2020宏愿与马来西亚国族的概念,这为国阵巫统赢得了非马来人前所未有的支持,维持了1995、1999和2004年一连三届大选。

马哈迪退休后,巫统在2005年走向右转,这是非常错误的决定。过去15年,巫统的种族偏锋路线让其流失了非马来人的支持。在马来选民居多、非马来选民又占一定比例的混合选区来说,非马来人的支持尤为关键。

(四)组织强稳的政党

长期以来,巫统在乡下和半城乡地区有非常稳健的党组织。早期,在地服务社区居民的老师、知识分子一般会被推举为巫统支部乃至区部主席。自从1980年代末期起,巫统基层组织陆续被商人主导,他们只在乎透过政府合约牟利。

巫统历来的危机和党争,如东姑拉沙里对垒慕沙希淡的署理主席竞选(1981、1984年)、AB队之争(1987年)、革除安华(1998年)、逼宫阿都拉(2008年),再到纳吉开铡自保(2015至2018年),致使党内的人才库凋零。

要在巫统搞政治,首先得要有钱。最后的结果是,党内的好人无法生存下来,党外的好人也挤不了进去。巫统区部主席职,继续任由地方诸侯霸占数十年,根本难以注入新血。

巫统的组织面对日益萎缩的情况。纳吉2015年遭受丑闻缠身,巫统整个组织陷入停罢。在慕尤丁、沙菲益被开除后,没有领袖胆敢违抗纳吉,即便看着巫统渐渐沉船也只能选择沉默。

社区工作和基层动员方面,巫统的组织性已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了,充其量也只能在选战发挥作用而已。

(五)威权主义下的政党

巫统以前之所以强大,主因是作为在任政府的优势,以及威权主义的统治。巫统在选举中高度依赖政府机器,也透过操作选区划分与控制媒体来确保自己的选情占优。

巫统错过了转型的契机

我们再看看今天的巫统。

巫统在慕尤丁政府里,已不是一党说了算的老大哥。

马来西亚在2018年实现史上首次改朝换代后,人民已不再害怕和担忧换政府会流血,日后选民将会敢于把不称职的执政党否决掉,包括巫统。

含公务人员在内的政府机器,都已深知今天的法治精神更胜从前。无论哪个阵营当政府,各部门高级公务人员的日常业务仍能马照跑、舞照跳,确保政府的运作不受耽误。

政党时不时轮替,是民主常态,下野的政党在吸取教训和落实党内改革后,将推出新一批的领袖,并透过选举重返执政。

然而,巫统至今还是摆脱不了纳吉的影子。2018年大选后,纳吉事实上仍能左右许多巫统党务的决策。纳吉当然深知这点,但他继续装疯卖傻,面对希望联盟的抨击时以没党职装无辜,并让铁粉们一同起哄。

巫统错过了转型的大好契机,以让末哈山和凯里等领袖趁势崛起,取代党内贪腐的旧班底。倘若巫统能有新血,让他们代表巫统向全国人民致歉,便能告别历史包袱重新启航,如此才有办法在干净公平的选举中,争取民意的委托。

相反的,巫统继续任由纳吉担当大旗。显然,相信金钱就王道的纳吉,依旧还是巫统台面上的巨头。纳吉也是“焦土战略”的主谋之一,不惜一切煽动与操弄种族仇恨,瘫痪并瓦解希望联盟。

纳吉因一马公司国际丑闻和盗贼统治面对法庭的审讯,想必最终法网难逃,但我相信纳吉仍在试着不同的方法企图自保。

两个种族极端的拉扯,将摧毁坚守中间路线的希望联盟政府,纳吉希望借此让一个对自己友善的政府上台,以便保障自身的最大利益。

巫统真的很悲哀,无法为党内启动革新议程,许多领袖都已习惯了旧有的政治操作。为了纳吉的利益,一些巫统领袖,还有土著团结党的变节者,竟然选择种族政治的旧路,放弃争取中间选民以堂堂正正赢得政权。

如果今天是大选投票日,我不否认纳吉的支持者依然还是会继续支持他。纳吉比所有的巫统领袖都清楚知道现有的局势。巫统实在如此不堪,任由有钱者操控在手掌之中。

无论如何,中间路线目前开出了大片政治真空,等着我们填补。这才是让马来西亚人民之间相互更为理解、更为包容的前路。

刘镇东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