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的想象:海权国家、公民民族主义与降低阶级差异

我们需要从历史和地理的角度,赋予马来西亚新的想像。我们现有的论述过于保守,且目光只局限在国内、往往太专注在半岛。事实上,我们的历史和地理说明,马六甲王朝曾是经由水路走向世界的大都会。

在马来文,我们常用“tanah air”指称祖国,当中包括了土地与海域。在马来文的世界里,海域是国家的想像无可或缺的一部分。几乎可说是没有其他的语言,把土地与海域皆视为定义国家同等重要的部分。

马来西亚是与欧亚大陆连接的海权国家。马来西亚国土大部分环海;世界最繁忙的水路——马六甲海峡,以及世界最危险的海域——南中国海,都近在马来西亚咫尺。

一旦我们把马来西亚的土地与海域视为整体,沙巴和砂拉越自然也不会因为隔着大海而与半岛有所距离,我们可以从更具高度、广阔的视野看到马来西亚。

我们要不断提醒,马来西亚并不是只有半岛,而是从马六甲海峡到苏禄海的整块不可分割的土地与海域。

倘若我们的土地、海域与人民可以团结整合起来动员,马来西亚会是伟大的国家。

公民为基础的国族意识

然而,我们的政治论述并不是从这样宽广的视角思考马来西亚,而是刻意强调人们之间的差异,把差异视为问题而非优势。

我们有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达雅人、卡达山人等等,这些文化身份经常被视为主要且唯一的身份认同。

要打破现有的僵局,我们需要年轻一代协助构建以公民民族主义作为基础的马来西亚国族意识,打造值得我们骄傲和追求的身份认同。在中美博弈下,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团结一致确保国家及区域的和平与繁荣。两种身份认同并不是只能二择一。

拥有不同的文化传承和背景,不代表我们在政治上就得对立。马来人并非一定就要把票投给那些有贪腐问题的马来领袖。华人、印度人或我们刻板印象中的各个族群亦然。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参与投票,我们应该把票投给由衷关心马来西亚集体利益和廉洁的领袖。

我们只希望所有的选民,优先投选廉洁和有为、不为私利领袖人选,一起打造让所有人骄傲的马来西亚。

从阶级差异和贫穷中独立

新冠疫情突显了人类的脆弱,且如果社会最弱势的群体,包括街友、移民或囚犯受到感染,整体社会皆会陷入风险当中。

每个人都应该知道,国家只有一套法规,所有人皆须遵守。这绝对不能有任何阶级之分。

新冠疫情,无论是小市民或部长,每个人都一样,应受到法律同等且公平的对待。每个人皆有责任,确保新冠疫情不会大肆爆发。同样的,打击贪污腐败同样不分官民,人人有责。

贫穷的问题与我们所有人息息相关。贫穷是跨族群的课题,马来人有贫有富,华人与印度一样也有贫有富。

贫穷群体需要体面就业、体面薪资。事实上,每一位马来西亚人都需有体面的就业机会及薪资保障。我们都需要优质的医疗服务、完善的公共交通,以及规划良好的房屋住宅。

一名电召车司机,无论来自什么文化背景,都有可能要每天耗上足足16小时在车上,赚钱养家糊口。无论任何族群,都有人得靠打两、三份工作才能维持基本生计的小市民。

社会作为整体,意味着我们所有人皆是命运共同体,都有必要对我们当中较为不幸或弱势的群体,发挥互助互爱的精神。

真正独立,理应包括了从阶级之分和贫穷当中宣告独立。在公共治理和政策的讨论中,我们要确保社会正义成为核心议程;在人们生活与生计攸关的讨论,则要让团结互助成为我们的共同价值。

国庆日快乐!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