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政治需要新的操作系统(OS)

“在这个罪恶与不幸的世界上,人们已经尝试过多种政府形式,并且会继续尝试下去。没有人会假装民主制度是完美无缺或充满智慧的。实际上,除去其他所有已经被反复试验过的政府形式以外,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

——温斯顿·邱吉尔,1947年11月11日

马来西亚会陷入困境,是因为很多主要的政治领袖仍在使用已经过时的诺基亚Nokia 3210操作系统,来运作苹果iPhone 12 Pro Max。

日前,统治者会议和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把马来西亚从颁布紧急状态的灾难边缘给拉了回来,险险地挽狂澜于既倒。所有政治领袖和国民是时候认清楚,再没有人应该尝试走独裁专政路线,企图完全压制自己联盟内的伙伴甚至是在野党,也再没有人应该为了个人议程而把国家推向不归路。

所有伟大的民主国家都不是照本宣科地生搬硬套出来的,而是在不断政治斗争和解决斗争的过程中,添砖加瓦地堆砌起来的。13世纪初订立的《大宪章》,原本是国王为了获得收取更多税收的权力,而和当时不同调的封建贵族地主所签署的和平条约。被视为英国议会民主制度基石的1689年《权利法案》,也是经过一系列冲突后的和平解决方案。英国议会的现代政党制度,同样源于工业时代不同时期的斗争,从容纳城市新贵对抗传统贵族的政治需要,到容纳19世纪后期大批工业工人的政治需要,最终见证英国工党政府在1924年首次执政。

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升级马来西亚政治OS?

第一,我们需要接受马来西亚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将会维持50对50的民主形势,并确保没有胜出的那50%受到公平对待。

巫统最高理事扎希迪昨日怪罪马来西亚人民,指因为选民在2018年大选投出50对50的选举成绩,才导致如今的政治乱像。这种政治恐龙应该移送到博物馆。马来西亚政治形势维持50对50的局面已经超过十年。2008年,国阵赢得51%全国总得票;2013年,国阵只拿到47%总得票;到了2018年,希望联盟在几乎全国性的三角对垒中,获得48%总得票。

马来西亚历史上,只有在1974年(60.73%)、1982年(60.54%)、1995年(65.16%)和2004年(63.85%)共4届大选中,国阵曾经赢得超过60%的总得票。其他大选,国阵的总得票向来徘徊在50%至60%之间。

但是,当时执政联盟的执政作风,好似他们已经获得全国超过95%选民的认同。实际上,那些年的大胜,不过是因为不公的选区划分和扭曲的选举制度对国阵极为有利。更重要的是,国阵早期的对手,即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刚好处于政治光谱的两个极端,一直没有办法组成单一在野联盟来单挑国阵。

所有马来西亚政治人物都要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有单一执政联盟可以赢得超过55%的总得票,也不会有败选的联盟会获得少过45%的总得票。

要如何确保败选的45%至55%那一方不会失望,是获胜联盟的主要职责。获胜联盟也要时常谨记,他们可能会在下一届大选中落败。

第二,我们需要认清,巫统一党独大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没有政党可以单独执政,执政联盟会由实力相当的几个盟党组成。首相不能再想要控制自己联盟内的友党,而要努力团结整个联盟,尽量不让友党失望,直到任期结束。

首相可以独裁专政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令人遗憾的是,马哈迪和安华在2018年后一直无法找到两人共治的模式。两名领袖之间缺乏信任,使得整个联盟无法良好运作。我们当中有一些人曾经努力周旋在两个阵营之间,尝试建立一个互信的联盟。如果当初马哈迪愿意接受安华进入他的内阁,而安华也愿意承诺在接棒之后接纳马哈迪会一直是政府的一员,则我们可以避免随后的混乱和痛苦。

慕尤丁在更短的时间内重蹈了希望联盟的覆辙。慕尤丁宣布组阁的当天,巫统领导层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主动上了贼船,并且立刻感到后悔。慕尤丁的内阁没有展示出信任和权力共享的原则,只表现出他对其他政治竞争者的疑虑。今日的乱局,始于慕尤丁任命内阁的那一天。

权力本就不应该集中在首相一人手中。这个国家的所有政党都要学习操作新的OS —— 如何在联盟之中共享权力,以便没有人选出任首相的盟党也能有所发挥,不会整天想着要重新洗牌、重组内阁。

如果慕尤丁仍自以为是掌握国会三分二优势的强势首相,并继续展示强势作风,则巫统与慕尤丁停火的决定不会维持太久。

第三,执政联盟需要学习如何借助国会的平台,与在野党共同治理国家。

所有政治人物都要谨记的简单信息是:今天的执政党,可能很快地就是明天的在野党。反之亦然。权力的更迭不应成为政府表现平庸的借口。事实上,所有政府都应该雄心勃勃地准备在自己执政期间尽力推动国家前进。重要的是,政府必须在治理上,必须尽可能落实更多的跨党派合作。

很多政策可由跨党派议员组成的国会遴选委员会负责审议。国会可以提供在野党更多资源,以便展开政策研究工作。政府和在野党尽管会有意见分歧之处,但事实上,约80%关于如何管理众人的答案都是常识。政府和在野党可以在这80%的共同点上达致共识,以跨党派的方式通过法案和政策,余下20%的分歧则可另外再议。上述80%获得朝野共识的法案和政策,即使政党轮替也能继续实行下去。前任国防部部长莫哈末沙布于2019年12月2日提呈国会并获得通过的《国防白皮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的依斯迈沙比里得以在辩论《国防白皮书》时提出看法,并在最后支持通过这份文件。如今出任国防部部长后,他也表示会继续推行和落实《国防白皮书》的目标。

无论政府为己方国会议员提供多少资源和拨款,最好也对在野党议员一视同仁。只有这样,当他们成为在野党议员时也才能获得同等的资源和拨款。

马来西亚人值得更好的民主,马来西亚的民主配得上更进步的制度。慕尤丁政府尝试颁布紧急状态但被阻止的这个乱局,让我们看到马来西亚政治需要新的、升级版的OS(操作系统),来应对一党独大的巫统在2018年垮台后的新政治现实,以及新冠疫情这个世纪危机。

分享此文章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

2020年初,马新两国每日有高达40万的人次往来两地,随着疫…
点阅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