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死刑:敦促阿莎丽娜和阿邦迪动起来

谨此恭贺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以及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促成了今年的世界废死日系列活动。
基于行程撞期,恕我无法出席。
10月10日是世界废死日。
还记得在2011年6月,我刚巧路过时任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专责司法事务)在国会的办公室,就在这样的机缘下第一次参与了废除强制死刑的议题。
应纳兹里的邀请,我帮他办了一场国会圆桌会议,该会决议为:促请政府(一)暂停执行死刑,以便对死刑做更周全的检讨;(二)终止强制死刑,并把酌情权回归到法官。
透过与纳兹里的合作,我清楚知道马来西亚当务之急,是先终止强制死刑,并逐步在日后全面废除死刑,相信法律界及广大社会也将支持这样的议程。
对于这种渐进的争取方式,我并无异议。2011年以后的两个立法方向,就是采取渐进/共识的途径达成。第一,在所有罪行当中,废除强制死刑的刑罚,并把酌情权交予法官。第二,因贩毒罪成被判死刑者,占了全体死囚三分之二,因此有必要检讨贩毒罪的死刑,加以区分毒骡与毒枭。
我和纳兹里联办的圆桌会议至今已有五年,政府的不作为令人感到遗憾。据我所知,2013年接替纳兹里掌管司法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南希苏克里,对废除强制死刑也抱持善意,但除了在2016年3月宣布检讨死刑以外,她几乎没有太多的表现。
2016年7月,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正式出掌司法事务的前一天,我在机场与之巧遇。我就废除强制死刑一事,主动伸出了援手。
我热切希望在阿莎丽娜的任内,至少要有一些正面进展。
改革死刑制度,是我在国会的民主行动党同志古拉、卡丝杜莉,以及哥宾星(还有已故卡巴星)一直投入时间和精力推动的倡议。我们由衷希望看到一些改善与正向进展。
从我与纳兹里和南希苏克里的言谈中,得知总检察署对废除死刑毫不让步的态度,也很有可能是一个阻力。总检察长阿邦迪是时候就这个议题,与广大社会展开对话。
废除死刑,或是最起码的废除强制死刑,似乎都不是总检察长与政府所重视的议题。不作为,等同让过去几年的努力前功尽弃;更重要的是,不作为,等同于阻碍我们的国家建立一个更符人道,且人人受到公正对待的司法制度。
最后,我再次恭祝今年的世界废死日系列活动一切顺利,但愿废除死刑的醒觉意识得以在更多马来西亚人民之间广传。
(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2016年10月9日世界废死日系列活动致辞稿。)
Share this articl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emai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Articles

Rental Housing

This morning, I asked a supplementary question in the Johor State Assembly to the EXCO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Dato’ Haji Mohd Jafni bin Md Shukor on the questio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