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立诺丁沦为“柔佛一号官员”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声援被警方扣留的部落客“Milosuam”尤索夫阿西迪(Yusof Al-Siddique Suratman)。反贪会外泄文件指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收取1200万令吉贿金,尤索夫因涉嫌散布有关文件,而于2017年12月8日遭警方逮捕并延扣三天。

警方援引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与刑事法典第203A条文调查尤索夫。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禁止任何人“利用网络设施或服务散播冒犯或触怒他人的内容”。刑事法典第203A条文则禁止任何人“泄漏在其任职期间或行使权力时所取得的资讯”。

尤索夫在部落格milosuam.net发表的文章附上了一页反贪会的供词文件。该文件显示为早前被控洗黑钱和贿赂的房屋仲介阿米尔沙里夫丁(Amir Shariffuddin Abd Raub),以及柔佛州前行政议员阿都拉迪夫(Abdul Latif Bandi)的供词。

反贪会较后也证实,该文件确实遭到外泄。

卡立否认收取贿金,还反过来指责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利用州议会泄漏政府官方机密。黄书琪是于2017年11月27日在州议会要求卡立解释1200万令吉贿金一事。

黄书琪也在2017年12月8日被警方传召问话,助查反贪会文件外泄案件。

近日一篇关于巫统大会的报导指出,卡立再次“警告”黄书琪。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严厉谴责卡立的行为,也质问反贪会为何自2017年2月事件爆发至今,都没有对卡立展开任何调查。黄书琪于2017年11月27日在州议会提出此事后,反贪会也似乎没有调查卡立的打算。

相反的,被逮捕的是尤索夫,被问话的是黄书琪。身为州议员,在州议会里的言论不应该受到警方盘问,警方已经严重侵犯了州议会的权利。

卡立是否快沦为柔佛一号官员,就像大马一号官员那样,无法无天免受调查,甚至在没受到任何调查的情况下“被证明清白”?

打压尤索夫和黄书琪,只不过是要掩盖柔佛巫统内部真正的危机。熟悉马来西亚政治的都知道,这样的揭秘,是巫统内部的人才能做到。

我在2017年6月30日的文章《纳吉眼高手低的策略布局》写道:

“卡立诺丁在2013年就任柔佛大臣,并不是因为他隶属纳吉的阵营,而是因为得到了柔佛苏丹的祝福。2015年7月,纳吉的一马丑闻正值火热,时任副揆的慕尤丁被开除,而卡立此后一直试图与纳吉切割。《星报》指出,卡立曾与柔佛国阵议员探讨闪选的可能性,内部也支持柔佛州选分开进行。我的巫统朋友认为,反贪污委员会最近在柔佛和马六甲展开的行动,是纳吉的布局之一,旨在把卡立和依德利斯调到联邦,换上自己的亲信取而代之。”

我劝告卡立在巫统内部多加小心,当中一股暗流汹涌要将他斗倒。卡立应该要站出来面对调查和指控,以便自证清白,保住可能仅有的一点公信力。若巫统对卡立开刀,至少他还能赢得人民的尊重。

然而,卡立正走向与大马一号官员同样的不归路,躲在警方、反贪会和其他国家机器背后,拒绝面对人民。卡立已经沦为了可悲的柔佛一号官员。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2月10日发表文告。)

Share this artic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 Articles

Ending low pay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at a crossroads. Indeed, Malaysia as a nation is at a crossroads.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concerning the Malaysian economy is the presence of a huge…
Read More

Four major challenges confronting us

I attended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conference titled “Asia’s Social Democratic New Deal for Peace, Democracy, Recovery, Sustainability” in KL over the weekend. The conference was officiated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Sd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