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February 2014

寻找突破点

安华宣布竞选加影州议席,引起千层浪。虽然有很多反对的意见,就让我说说何以我从一开始就全力支持他参选。 加影一役可能是安华数十年的政治生命中最严峻的挑战、最危险的赌注,多少有腹背受敌的感觉,但依我看,这一役,是民联寻找505之后的突破点的必要阵痛。 好友黄进发日前提醒我,我在2005年就提出安华应该竞选雪州州议席,从雪州行政权打回中央。当时安华还不能竞选。安华要到2008年4月以后才恢复竞选议席的资格。 但是当时之所以会提出安华立足州政权放眼中央大位原因有二。第一,马来西亚的政治制度当中,虽然州务大臣实质权力非常有限,但是在民众、尤其是马来民众的眼中,有着与首相类似的地位。 这一点在505大选后民联秘书处的内部检讨时证实:马来选票在505选举并没有全国性的投票取向,登嘉搂、玻璃市因为巫统党内倒大臣,民联票数大增;吉打州因为不满阿兹占导致民联选票暴跌,其他州属有增有减,并不一致的投票取向。民联在数州没有显著的州务大臣替代人选也对民联不利。 华裔政治在很久以前就相当全国化,印裔政治论述在兴权会以后也非常全国化,但马来政治州属仍是个相当重要的因素。 第二,从2005年看1998年在政治上已经是相距很久远的事。2005年是首相阿都拉掌握91%议席、64%选票的高峰期,当时看马来西亚反对党运动,是近乎无望的。当时想,到了2008年烈火莫熄、安华是副首相已是十年前的事,年轻选民不曾经历,因此安华的政治需要新的政绩。 来届大选如果在2018年举行,1998年安华被革职时满一岁的小孩将满21岁,1998年是20年前的事,1998年就算多么轰轰烈烈,我们要从1998年找到当时的精神,在实质政策论述甚至政绩上展现我们的理想和理念,才能说服新选民。 505以后,朝野都在寻找突破点。首相纳吉找不到新的出路,也没有新的论述,在经济的处理上引起民怨,支持率不断下跌,渐渐受到马哈迪派系的围剿。安华在505之后也有寻找出路的困顿,雪州民联也不能一直在吵闹中度过。 政治不进则退,505让民联赢得51%选票的方程式将不足以让民联赢得来届大选,民联要维持原有的51%选票,在加上赢得关键游离选票,就必须在论述和政绩上有显著的突破。 有人问,时机对吗?我说,现在要重新出发还来得及,不要再多等两年,到时就真的来不及。至于有问安华是否应该“降格”?除非我们都已经不要安华在来届大选当民联的替代首相人选,否则这不是什么降格,只是“州属包围中央”的阶段性策略。

Read More寻找突破点

摩托车阶级如何成为下届大选关键

在城市和中产阶级在去年大选大力支持民联之际,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预测多数以摩托车代步中下阶层,将成为民联夺下联邦政权的关键。 他比喻,民联在505投票日获得多数以汽车代步的城市选民大力支持,“我认为我们已经说服大多数车主,我们是更有能力执政。” “我们谈高昂车价、过路费及汽油。但我们尚未成功说服摩托车阶级,我们是好政府。” 他是在1月23日假吉隆坡在亚洲策略及领导研究所(ASLI)论坛上,提出上述观点,而在场的观众也对此哄堂。 刘镇东也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他指出,大多数摩托车骑士是来自中下阶层,指民联需要争取上述阶层的支持。 他强调,在争取“摩托车骑士”选民民心之际,民联的主战场将着落在半城乡选区如礼让、麻坡和丹戎马林。 他指出,由于需要以私人交通行走更远路程,以及糟糕巴士和铁路服务,因此汽油涨价给予半城乡选民很大生活压力。 他补充,民联有机会夺取国阵半城乡选区。 改革燃油津贴机制 为了赢获摩托骑士和半城乡选民民心,刘镇东建议保留汽油津贴,而柴油价格则需要以市价浮动。 “我怀疑在燃油津贴比例上,柴油比汽油占更高比例,因为有(许多)柴油走私。” “民联应在联邦和州层次上,具有更想象力,让汽油和柴油津贴脱钩。” 尽管如此,他认为一劳永逸解决汽油涨价问题是提升巴士和铁路服务,而不是专注在建立大众捷运系统。 刘镇东是在论坛上的“马来西亚新政治—13届大选和党选后的下一步?”环节,与全球中庸运动基金会主席赛夫丁、人民公正党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和前马华公会总会长颜炳寿同台主讲。

Read More摩托车阶级如何成为下届大选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