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1

Tweets on Bajet 2012

#Bajet2012 total expenditure RM232.83bn; Budget 2011 original amount RM214bn. Pakatan Budget 2012 RM220bn. #Bajet2012 Najib projects a 5-5.5 percent growth rate. Pakatan projects a 4-4.5 percent growth rate. #Bajet2012 Najib’s deficit 4.7% of GDP (on d basis of 5-5.5% growth) while Pakatan’s deficit is 4.4%…

Read MoreTweets on Bajet 2012

Tweets on Belanjawan 2012

#belanjawan2012 total expenditure RM232.83bn; Budget 2011 original amount RM214bn. Pakatan Budget 2012 RM220bn. #belanjawan2012 Najib projects a 5-5.5 percent growth rate. Pakatan projects a 4-4.5 percent growth rate. #belanjawan2012 Najib’s deficit 4.7% of GDP (on d basis of 5-5.5% growth) while Pakatan’s deficit is 4.4%…

Read MoreTweets on Belanjawan 2012

民联预算案主攻中下层人士-刘镇东:属人性化资本

人民联盟的替代预算案走的是什么路线?回教党的祖基菲里认为形式称呼并非重点,重要的是那是一份惠民预算案,民主行动党的刘镇东则称,民联预算案是走“人性化的资本主义路线”,主要对象是中下层人士。 在昨晚于莎亚南优质酒店(Quality Hotel)举办的民联替代预算案论坛上,民众质询该替代预算案是朝哪一种路线发展?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或是回教式的路线? 民主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回应道,民联提出的预算案遵从人性化(human)的资本主义路线,一切以民为本。他说该替代预算案是从人民的利益角度出发,主要针对的对象是低收入的中下层人士。 在提及政府税收问题时,刘镇东指出,现今问题是许多人民根本没有能力缴税,因此只要想办法提高人民的收入,政府的税收必然会增加。 刘镇东也提及,只要杜绝垄断和寡头作业,让各行业公开竞争以降低价格成本,那么最终受惠的就是人民。 大马是有很多穷人的富国 回教党中委兼瓜拉雪兰莪区国会议员祖基菲里(Dzulkefly Ahmad)则说,在评估一个经济模式时不能只是单纯的注重在形式上的名称,重要的是其内容本质和精髓所在。只要该预算案的宗旨是惠民的,路线名称并不重要。 祖基菲里也说:“马来西亚是一个拥有很多穷人的富国。国家资源丰富但是大部分人民的收入偏低,许多人民甚至没有资格缴税。” 他指出,在我国劳动市场里,有资格缴税的人口比例太低,以至于国阵政府要施行消费税(GST)以强制性地向低收入人民征收税务。 民联这份以“全民共荣”(Kesejahteraan Untuk Semua)为主题的替代预算案中提出多项策略,其中包括提高人民收入,杜绝市场垄断,提高国民生活素质,缩减城乡鸿沟和政治改革以达到减少贪污导致的疏漏等。【点击:民联将宣布替代预算案 削减近七成首相署预算】 雪兰莪州经济顾问办公室昨晚在莎亚南优质酒店举行民联2012年替代预算案论坛,邀请民联三党领袖主讲,除了祖基菲里和刘镇东,另一主讲人是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莫哈末拉菲兹(Mohd Rafizi Ramli)。主持人是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Nurul Izzah)。 这场在民联推出替代预算案后举行的讲座,吸引大约140人出席。 《独立新闻在线》 《星洲日报》 《南洋商报》

Read More民联预算案主攻中下层人士-刘镇东:属人性化资本

外包政府

要谈改革马来西亚,就必须全面检讨国家机关的角色。 独立初期,东姑阿都拉曼政府奉行小政府利伯维尔场经济政策,鲜少尝试制约市场力量。政府小到什么程度?吉隆坡大地宏图(Dayabumi)后方与独立广场之间,有一栋约10余层楼、名为“联邦屋”(Federal House)旧建筑。1960年代除了军警和工程局以外,几乎所有民事政府单位都在这里办公。 尽管小政府小预算,但独立政府的职能和官僚体系的总体能力都比现在来得强。独立时,官僚体系继承英国人原有的编制,近十年后才全面“马来西亚化”。精挑细选的公务员的待遇与福利高于其他的就业人口,人员的能力与素质都不输私人界。举个例子,1960年代槟岛市议会的建筑部主任同时是全国绘测师协会主席,意即一名全国顶尖的绘测师,是替公家打工的的公务人员。 1981年马哈迪上台,一方面撒契尔夫人主义私有化思维日正当中之际,另一方面马哈迪在政府和巫统之间一向都独来独往,掌权后因为不信任官僚体系,把希望寄托在私人界身上,实施全面私营化政策。这三十年间,私营化案子有至少三个不同的模式: 第一、1980年代的个案多是建设-操作-移交(BOT- build, operate and transfer)模式,由私人界出资建设和经营,并向使用者收费,数十年后才归还政府,当中的典例是本来经营30年、现在已经延至50年收费期的南北大道; 第二、另一是1990年代政府服务不断地私营化和外包,本属于州或地方政府范畴的废水、固体废料和食水业务,以及政府医院的药剂和周边服务都被私营; 第三、在经历1997年经济风暴/1998年安华事件以后,马哈迪为了掌握党内票源,开始派发小型工程合约、小型服务外包合约和执照,来收编巫统区部领导层,其中的典例是外劳准证、德士执照和保安公司执照。 “外包”模式发展到最淋漓尽致,且最为可恶的就是政府连“思考”都可以外包。我们曾经有过思想保守但整体非常优秀的公共服务体系。然而,随着优秀人才凋零,外包成为习惯,政府不再坚持本身规划的职能,任由既得利益者提出全盘计划,主事的政治人物或官员只是按照“关系亲疏”来决定是否接受计划。例如,即将耗资至少600亿令吉的巴生谷地铁计划,是兜售者(vendor)推销的勾当,不是政府对交通系统全盘思考之后的结果 。 政府可以发挥的职能,在一回又一回的私营化和外包下消失无踪;政府只不过是正牌的张天赐,仅对投诉做出机械式反应。在没有议会改革和民主化的整体格局下,国会议员、州议员、市议员大家都去做可以上报的小事,制度的改革成为束之高阁的议程。 政府什么服务都可以外包,最后绝对不能妥协的底线是必须掌握整体规划。当政府放弃本身最基本的职能时,人民也无须留恋这样的政府,撤掉现已老态龙钟的执政政府,换人做做看是最直接的出路。 《火箭报》

Read More外包政府

中间

在政治上,中间总是令人难以捉摸,但只要任何一个政治联盟能够站稳中间路线,跨越种族、宗教、地域(沙巴、砂拉越),就有机会拿下中央政权。 国阵是目前世界上经选举执政最久的政权,其前身联盟首次在1955年联邦选举中,就已赢得政权成为自治政府。 国阵政权能够如此长命,都必须归因於善用萝卜与大棒策略的缘故。萝卜从把发展合约赠给大亨钜子到恩庇巫统的乡村基层不一而足;而可怕的大棒,则让异议人士在无审讯的情况下直接被逮捕扣留数年,甚至媒体也遭静音。 但是,国阵长存还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因为没有替代选项。 或更精确一点的说,国阵运用萝卜与大棒策略确保没有任何类似国阵的替代联盟得以存在。 马来西亚当前的政治格局,国阵长久以来架设了一个制度,一方面让自己一党独大,然后利用狭隘的种族思维划分两个反对党——将回教党划为回教徒、民主 行动党是非马来人政党,让在野党一直很难成为单一替代政府。与此同时,国阵将自己包装成“中间”联盟,伪装自己横跨各种族、宗教及区域,照顾全民的利益。 在没有干净与公平的选举体制与公正的媒体情况下,任何中庸的中间替代联盟都会在一冒起时就遭到无情摧毁。 从1964、1974、1982、1995到2004的全国大选,我们都看到国阵因不同的原因几乎横扫各个族群的选票。1978年及1986年全国大选,国阵拿下各个族群的选票,唯独惨输华人票。 各族群反建制大风分别在1959、1969、1990及2008年吹起,选票以不同程度转向在野党,其中,只有1999年是个异数,马来票大幅靠向在野党,但同时,有超过半数的华裔选票应该是反建制的,却因为害怕回教国及印尼反苏哈多暴力复制的阴影下,把票投给了执政党。 在1990年全国大选,以国阵在中间、两反对党为旁支的结构几遭攻破,但却在选战最后几天出现变数,登姑拉查里在沙巴戴上看似十字架的卡达山头饰的照片,遭国阵利用抨击为背叛马来人之举。当时,大部分的华裔及近半数的马来人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替换政府。 自2008年全国大选以来,国阵要赢得下届大选的方程式,就是绝不承认两线制的事实,因为国阵只是得到51%选票支持。事实上,国阵在西马只赢得49%的选民支持。 国阵除了打压在野党在媒体报导上曝光的空间,同时也发展出三大策略,一是摧毁安华作为候任首相的威信;二则诱导回教党领袖进入“马来人─回教徒”的排外论述当中;三就是把行动党描绘成极端的坏人。 所以,自2008年3月全国选三年半以来,民联所达成的成绩不可轻视,迄今为止,民联都还牢牢站稳中间道路的立场。 目前,非传统媒体的发展要比20年前更加成熟,同时,我们也有高达70%的人口居于城市地区,更容易接触到不同的意见与声音;相比之下,我国在1980年,不过只有35%城市人口。 另一方面,当希山慕丁自2005年7月挥舞短剑,巫统就由右翼主导政策,他们就已经将政治中间路线拱手相让在野党。而且,到目前为止,民联依然踞守中间。

Read More中间

马青建议开学津贴100元-选民钱照拿票另谈

全国大选逼在眉睫,朝野银弹攻防战开打。民联执政檳州后大派100令吉,隨后,马青也建议中央政府开学津贴中小学生100令吉。唯朝野的金钱攻心计未必收到成效,选民表示,他们会“朝野通吃”,但选票却另当別论。大选“糖果”不再是投票灵药。 308后大马政治版图大变化,民联州属为迎合民意“大开金库”,尤其檳乐龄回馈金,更贏尽民心口啤。国阵当时批评民联有“买票”嫌疑,是变相贿赂。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却在週六马青大会提出5大改革方案,其中建议津贴中小学生,一人100令吉不落空。朝野银弹攻防,从大型基设开打到福利政策。然而,受访选民纷纷表示“糖果政策”已过时,现在是钱照收、票另投,民联、国阵也不例外。候选人素质表现才是王道。 视候选人素质表现投票 王辉锦(40岁)育有一儿一女,他感嘆每逢开学年孩子校服、练习薄和其他杂费相加,至少耗费500到600令吉。所以100令吉补贴只是聊胜於无,不足以影响选民票向。“我父母一代受教育不高,听见政府大选派钱可能就高兴得感恩戴德,人云亦云是好政府表现,票落派钱方。时代变了,年轻一代不吃这套,你怎样治国才重要!” 他坦言,政府愿意派钱补贴人民生活负担,当然无任欢迎。本身也乐见马华朝向改革,可是人民绝对应该“朝野通吃”,再视朝野双方的未来大政策走向、候选人素质和原任国、州议员表现,来决定票向。他打趣说,以为派钱便能贏民心,是政党政客一厢情愿想法。有智慧人民是钱照收、票另投,才是事实真相。除了各政党基本铁票外,相信更多选民倾向拥护两线制,只有能带领大马提升,给下一代更好前途的阵营,才能当政。 选民倾向拥护两线制 “任何政党在位太久就权利薰心是恆常不变的,所以要替换。人民要的是改变,马华不能一成不变,如果建议被接纳是好事一桩。” 育有一子的黄利仲(42岁)也持有同样看法,他认为,100令吉不足以减轻家长负担,但人民绝对欢迎朝野关注人民生活疾苦,珍惜无论来自民联或国阵的各式福利金。 “民联开始派钱时,我就觉得这是好事,不认为是贿赂。100令吉放诸现在,买两双校鞋、一件校衣就完了,人民不会短视,因为小钱转票向。” 他强调,乐龄回馈金推出时,大部人不在意金额,是感动那份心意。相信人民不会再屈服金钱政策,双方政策上如何分高下,才是大选关键点。本身孩子开学就花500令吉校服与其他杂费,这笔建议中的津贴,落实也只是展示国阵对改变的意愿。 刘镇东讥魏家祥抄袭民联 魏家祥建议5大改革方案,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调侃说根本是民联施政的“全抄袭”。不过,民联欢迎抄袭,甚至要求魏家祥拿出“大气魄”,在体制內著手建议国阵从制度上改革,不只停留小抄袭。 刘镇东也是首长林冠英政策顾问。他週一接受《光明日报》访问时表示,5大改革方案,尤其津贴中小学生一人100令吉,基本上都是抄袭民联。朝野政策上比拼,时常都需要“互相借鑑”,所以民联欢迎对方,继续抄袭。 “这些政策是民之所欲,民心所向。小抄意义不大,但有抄好过没抄。马华马青问题是可以讲但做不来,巫统根本不会注意他们。民联资源虽少,至少將理念付诸行动。” 他揶揄说,这是马华的困境。马华角色在308以后,变得比拥有州政权的民联更像反对党,更没实践政策的空间。民联施政不只要表现在小惠小利上,只是教育、交通和其他都权在中央,让民联无法进行全面政策革新。 “可是,马华、魏家祥身在中央政府体制內。如果他有大勇气、气魄,就应在政治制度上寻求改革,不只是提出仿效民联的建议。” 他强调,长远角度,国家要提升需要朝野在政策上辩论,国阵如无计可施,民联欢迎抄袭。 《光明日报》

Read More马青建议开学津贴100元-选民钱照拿票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