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11

刘镇东抨开放日是错误作法-称政府以冷战思维管制

【本刊刘伟鸿撰述】槟城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认为,政府是以冷战思维拟定《电脑专才法案》以管制业者。另外,他抨政府机构办开放日根本是错误的概念,绕过国会、浪费公帑。 刘镇东说,政府机构举行开放日收集立法意见,非但违反了国会作为立法机构应该仔细研究法案内容的功能,而且设立国会遴选委员会讨论及拟定草案更能够为纳税人省钱。 “以国会选举改革遴选委员会作为例子,设立一个委员会只需要朝野政党九名议员,再加上十多位工作人员,就可以全国巡回收集意见。这个肯定比依德里斯加拉(Idris Jala)所花费的政府转型计划开放日的马币500万来得少。” 他举出澳洲内阁或者是私人议员欲在国会通过法案时,必须要经过委员会讨论阶段,收集各方不同利益集团的意见,方能够三读通过,而非如我国政府“不知所谓地提出法案”。 他更调侃道:“也许是科学部不像‘依德里斯部门’那样有钱来烧,所以科学部才会出现混乱现象。” 科 学、工艺及革新部(科学部)效仿首相署举办的政府转型计划开放日,针对《2011年电脑专才法案》(Computing Professional Bill 2011)举行开放日收集意见,但是由于当天科学部官员没有解释该法案的核心内容而出现一片混乱,令业者们的怨声四起。【点击:电脑专才法案开放日混乱 资讯业者斥管制扼杀创意】 刘镇东在昨晚8时在隆雪华堂举办的“《电脑专才法案》是科技的倒退或进步?”讲座上发表上述谈话。 业者应该自行了解法案 在场的另一名主讲人马华公会专才局委员王晓亭却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资讯工艺业者应该自行了解法案的内容,而不是等待政府的“喂养”(Spoon-feed)。 “(草案里的)每一条的条文来讨论是不切实际的,这个开放日主要是收集意见。业者应该采取主动(Initiative)来研究该法案,而不是等人来喂养。” 王晓亭(右图)指出,马华公会已经在该开放日提呈自己的反对立场,包括草案注明,注册需有大学文凭,这将导致人才无法就业和造成人才流失等问题。 她举起一份有关我国14岁少年成功设计Android程序的报道,说:“(专才法)第14和19条文阐明没有向政府登记就会被罚款,而且该少年是没有大学资格的,是否他因此就不能自行设计程序?” 她也认为,科学部不应该使用“草案”(draft)一词,因为这只会让业者的大众以为该法案是不能进行讨论了,而是强迫性要业者同意,所以才会引起反弹。 政府以冷战思维管制业者 刘镇东尝试“猜测和揣摩‘摸不着头脑’的法案的政府背后的圣意’”,认为政府的冷战思维就是该法案草拟的中心思想。 “冷战的思维定义是外边全部都是坏人,只有里面的人是好人,所以该法案的‘国家关键信息基础’涵盖范围很大,并且是由政府首席保安官员(Chief Government Security Officer)来主导。” 他认为,此法案可能就是要以走后门的方式来推翻马哈迪在多媒体超级走廊宣言的不审查网际网络保证,并认为假如直接取消掉保证并强制管制的话,会损及纳吉的形象。 “纳吉一向来都是走向亲美路线,《纽约时报》会把我国政府直接取消不审查网际网络保证放上头条,而这是纳吉所不愿看到的。” 大财团寻租扼杀本地创意 刘镇东指出,我国一直奉行寻租经济模式(Rent-seeking)可能就是至今资讯工艺大财团没有提出反对的原因,并认为我国应该通过政府工程来扶助本地资讯工艺行业,而不是只是服从大财团的利益。 “举个例子,前首相阿都拉(左图)曾在2004年提出让全部政府部门采用‘开放源头’(Open source)软件,但是在微软代表跟部长吃几个饭后便不了了之。” 他认为,我国已经错过能够扶持本地工业的最佳时机,因为政府现在主要是“靠拢大户,踢掉小户”,而且最近的政府采购的100万台手提电脑都是向中国购买,根本无法帮助提升本地工业生产和技术水平。 寻租活动是指个人或公司使用政治或社会影响力来攫取政府工程,使到国家财富没有相对的均匀分配于大众,反而只是服务于几家私人企业利益,导致有需要的中小型企业无法得到基本起始资源来发展。 有的学者更直指我国商业巨子陈志远、赛莫达等都是因为与当权者有密切利益而崛起垄断我国某些经济领域,如卫星电视、白米买卖等。 王晓亭促刘镇东正面思考 王晓亭以“应该正面思考”来回应刘镇东的论述,并认为大众包括业者应该加强本身的正面态度,而不是一直批评政府。 “我认为大家加强个人道德品行是很重要的,不要以负面态度来看待政府开放日一事!” 但刘镇东以毛泽东名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来反击,更指政治和政策制定不是激励课程,不能以道德论述作为标准。 “政府要管理那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如何安排事务优先秩序(Priority),研究背后政府的哲学很重要!” 《独立新闻在线》  

Read More刘镇东抨开放日是错误作法-称政府以冷战思维管制

冀民联认清弱点互补不足-刘镇东倡行动党主攻城市

《独立新闻在线》专访刘镇东(上) 【本刊梁康撰述/苏晓枫摄影】民主行动党秘书长选举策略顾问刘镇东冀望来届大选民联各党吸取砂拉越州选举的教训,认清本身的弱点,并以互补不足的整体姿势对战国阵,同时,他称行动党对乡区议席不在行,因此应作为主攻城市地区的“城市政党”,包括可尝试到六至七成巫裔选民为多数的城市混合选区上阵。 然而,他承认,民主行动党要到雪兰莪州上阵马来选民居多的城市混合区会比较困难,因这关系到守住民联州政权,反之,该党可以在柔佛州尝试攻打这类选区。 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大选后,就曾扬言要尝试进军马来选区对垒巫统,以破除长期以来遭到巫统控制的马来主流报章抹黑为“反马来人政党”的刻板印象,然而,到了议席谈判的临门一脚,却出现民联盟党阻止或忧虑的声音,刘镇东接受《独立新闻在线》专访时剖析,以当前的局势,纵使该党在来届大选有机会在马来选民为多数的选区上阵,仍需考量选区种族结构及所在州属因素。 刘镇东坦言,民主行动党若在下届大选到一个九十巴仙巫裔选民的马来乡村选区上阵,势必寸步难行,反之,若是一个六十多巴仙巫裔选民的城市混合选区,则“还有得打”。 然而,谈到其中一个拥有最多城市选区州属的雪兰莪州,他承认,若该党要在雪州竞选上述议席,这会比较困难,因为拥有必须赢得政权方面的考量。 对于该党上阵内陆选区的可能性,他说:“若今天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我们愿意去尝试,但是(问题是)今天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吸取砂拉越州选教训 刘镇东指出,民主行动党今日面对的问题是,被锁的很紧,因为所能竞选的议席太少,以2008年全国大选为例,民联三党在全国222个国会议席分配,即伊斯兰党66席、人民公正党97席及民主行动党47席,当中,公正党及行动党在其中六个议席与国阵出现三角战。 他指出,单以马来西亚半岛而言,三党竞选的国会议席,分别为伊斯兰党65席、人民公正党65席及民主行动党26席。 他也以此认为,民主行动党于来届大选,在半岛可竞选议席的增长空间不是很大。 针对如今也有批评指,尽管行动党竞选的席位很少,但是赢的席位却相对较多,他则说:“这个批评很难去评论,比如说本届砂拉越州选举,如果人民公正党更好地经营,我认为还可以打得更好,赢得更多议席。当然,批评要怎样(说)都可以。” “下届大选要知道的是,砂拉越大选其实给我们(民联)一个教训,整个竞选运动,应该要很清楚自己的强弱之处,然后,互相互补,并以民联整体来展开竞选运动。” 民主行动党在今年4月落幕的砂拉越州选举,竞选15席,并赢得12席,人民公正党竞选49席,则只赢得3席,至于竞选5席的伊斯兰党则空手而归,其中,行动党在这场州选主攻的都是人联党的城市选区。 愿在砂柔攻马来人选区 民主行动党要在雪州上阵城市马来议席比较困难,但是,刘镇东却认为,该党其实可以到砂拉越州和柔佛州分别尝试上阵,砂州达雅人为主的议席,以及马来人为主的城市议席。 他说:“我们今天被锁得很紧,尤其是砂拉越,该州的每一个角落,我们都很愿意尝试的,若给我们(竞选),我们就会去。” “至于柔佛,我认为政权(变更的)考量没有这样强,赢州政权的可能性没有这样高,主要是要赢得国会议席,因此我们当然也愿意去(柔佛州)竞选(马来选民为主的城市议席)。” 他说,该党无法在诸如90%为马来选民的乡区立足的原因,其实也关系该党在该选区的竞选机器根本无法操作,因为该党的竞选主轴以打出议题为主,但是乡村倚仗的却是绑桩政治。 他坦言:“下届大选对民主行动党而言,没有失败的空间。我们的席位相对人民公正党及伊斯兰党而言很少,所以每个要竞选的席位,就必须要考虑能够获胜。” 伊斯兰党认为时机未到 伊斯兰党早前就表态反对行动党在来届大选上阵马来选区,根据《星报在线》上周六报道,伊斯兰党雪兰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卡立沙末(Khalid Samad)透露,在伊斯兰党及人民公正党的内部谈判会议上,曾提及民主行动党计划于来届大选在马来人选民占多数的议席上阵议题;然而,他表明,伊斯兰党的立场是反对此事,并解释这是因为该党认为马来社会尚未能接受此事。 卡立沙末(左图)也说,民主行动党有上述意图,是为了要破除当前被评为单元种族政党的印象,以便成为多元种族政党。 询及卡立沙末的论述,其实其另一个层面的顾虑是,如果直接由民主行动党对垒巫统,后者将借此制造威胁马来人地位的论述,宣称若民主行动党派一名华裔候选人上阵,一旦巫统败阵,就会导致增加多一名华人议员,刘镇东并未直接回应,而是说,这个论述未必成立,因为这是假定行动党势必会派华裔候选人对垒巫统。 追问及这是否意味着行动党会在有关议席派马来人上阵,他也说,这也不一定。 询及会否有可能以槟城的其中一个华裔选区与民联盟党的马来选区互换,并打破上述论述,他坦承:“如今整个议席谈判,大家有时候很进步,有时候也跳不出原有的论述,现在时机还未成熟,还未看到(谈判)能够去到多远,今天……当然整个议席谈判考验的是每一方的智慧。” 国会距离届满期限不到两年,而以国阵频密打造有利趋势的动向,明年随时都很可能会举行全国大选。 要半成城市马来人对民行改观 刘镇东表示,行动党今天派多少位马来候选人,和是否派马来候选人都不是关键,反之关键在于,民主行动党的主要目标,就是要让逾一半的城市马来人对民主行动党改观,认可该党可以成为组成新政府的一员。 “若仍未能完全认可,至少也要做到不排斥。” 他也以独立民调中心的调查支持其观点,他说,该中心自2008年大选以来多次重复的民调显示,已有逾六成的马来人认可巫统及国阵贪污腐败,但是,愿意支持民联的马来人,最高峰还是只去到四成半,换言之,就是仍有15%的马来人属于真空,有潜质转向支持民联。 “来届大选对行动党最关键的,是否有一半的马来选民能够接受行动党作为新政府的其中一员,因为我们逃不掉的,下届大选,三个政党会联合民联对国阵,如果有一半马来人觉得作为新政府的成员不是问题,能够接受有行动党的民联,就像华裔(在308大选)可以接受伊斯兰党作为民联一员一样。” 他也假设,若非马来人全部吹反风,而达到至少四成半的巫裔支持民联,这样就会变天。 破除城乡迷思,成为城市政党 刘镇东也点出,我国朝野政治人物对于城市及乡区选区仍然存在迷思,误以为乡区就是马来人为主,城市则是华人,并未认清时代其实已经变迁的现实。 他认为,其实朝野双方对于国内的社会转变和人口迁徙,都缺乏深刻的社会学了解,其实如今半岛大部分的城市选区马来选民都已经是主流,只是可能还有部分仍然保留在乡下投票的地址。 询及行动党是否应该进军乡区,而非设限在安于城市选区现状,刘镇东则不认同行动党应进驻乡区,反之,是要继续发展成强大的城市政党。 他解释,无可否认虽然全国222个国会议席,高达65%属于乡区,但是,随着时代发展,却是越来越多人口会迁移到城市居住,例如1957年独立时只有11%人口居住在城市,但是,到了1980年已增至31%,如今则是高达70%人口住在城市。 “而且乡村和城市的距离和各种联系已经缩得很小,我认为走向未来,行动党要成为一个强的城市政党,可以把各族民意,以跨越族群形式提出。” “此外,也可带出城市及一般小市民治理、生活素质品质问题。难道马来人不关心(这些事情)吗?也是关心的。因此行动党应该把这一块做好。” 对于行动党是否将最吃重的乡区议席,让伊斯兰党或人民公正党去面对,他则纠正,如今主要面对乡区议席的还是伊斯兰党,人民公正党上阵的乡区议席也很少,主要都是半城乡地区。 “我们的问题是,如果我们可以打多一倍的议席,我们当然可以去乡区竞选,但是我们能上阵的议席有限。” 原来链接:专访刘镇东(上) 《独立新闻在线》专访刘镇东(下)民联寻求突破巫统种族论…

Read More冀民联认清弱点互补不足-刘镇东倡行动党主攻城市

刘镇东:民联加强取代国阵能力.须为小市民设经

(柔佛.新山18日讯)行动党槟州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表示,民联除了要以更开放的政治制度取代国阵,更有为小市民而设置的经济制度。他以此回应首相纳吉指反对党是为了反对国阵、讨厌国阵才合作的说法。 刘镇东于昨晚在新山出席其新书《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暨“那些年,被挥霍的钱”讲座,出席者包括行动党柔州社青团团长陈泓宾、副团长杰申、秘书曾笳恩和砂拉越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 刘镇东说,国阵通过掌控媒体与其他资源,用媒体制造“回教党只为马来人、行动党是为华人而已”,没机会让这两党在主流媒体上解释而被“边缘化”。 他表示,过去巫统对乡村的操作情况,随着,城市化改变、年轻人占全国人口一半及政府没办法垄断网络资讯管道的情况下,受巫统操作的的局面已有所改变。 需说服更多马来人支持民联 他认为,民联目前最大的挑战,就是需要说服更多的马来人支持民联。 他表示,根据过去3年的民调显示,60%的马来人讨厌巫统,但当中只有45%支持民联,而15%的马来人因可能担心种族、担心行动党会“欺压”马来人、无法执政好而对民联却步。 他说,国阵在尝试玩弄民联三党的距离和差距,而他承认民联有些想法不一样,但至少在政治改革部份,包括废除内安法令、出版法令、警察允许人民示威等,凡是与政治改革有关的,民联的想法都是一致的。 陈泓宾:柔佛机构欠债66亿 陈泓宾针对讲座题目表示,柔佛州机构所欠下的债务总额为66亿令吉,若再不偿还,身为该机构“担保人”的柔州政府将必须承担这笔债务。 杨薇讳表示,希望砂拉越的政治改革风能吹来南马,引起第二起政治大海啸,并叫柔州人民加油,“不要认命”,不要这个存有贪污事件的大马。 曾笳恩表示,国债分为“良性与恶性”,善用国债而获利才好,但如果所欠的国债被随意浪费,将让国债变成不健康债务,也等同于政府乱刷这张没有金额限制的“信用卡”。 (星洲日报/大柔佛)

Read More刘镇东:民联加强取代国阵能力.须为小市民设经

刘镇东驳首相言论-2005年达共识设替阵

(新山18日讯)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反驳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反对党结盟只是为了反对国阵,因为反对党早在2005年达致共识要制造替代阵线取代国阵。 “首相指民联成员党理念两极化的言论并不全然,反对党在某个程度上是反映时代的改变,环境的变迁,而下一届大选就是分水岭。” 他说,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伊斯兰党早在2005年7月开了三天的秘密会议尝试合作。 他周六晚出席“那些年,被挥霍掉的钱”讲座会及其《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新书推介礼时,这么说。 刘镇东说,民联承认在文化和宗教方面的部分理念是有些距离,如行动党不同意回教法,这需要有一个开放的政治制度和环境来进行很好的讨论。 民联三党拥多共同点 “国阵一直尝试玩弄民联理念的差距,若摊开来看,民联三党事实上拥有很多共同点,如政治、经济和文化宗教改革,凡能列出的都可看到民联的讲法一致。” 更开放政治制度取代国阵 刘镇东说,民联不纯粹把国阵当做共同敌人,民联的共同立场是要有更开放的政治制度来取代国阵,不仅要打倒国阵,最重要的是建设怎样的国家,打造利民的经济制度。 他说,过去会加入行动党都是律师和保险员,支持者多是小贩;但目前人口年轻、城市化和知识水平提高,已经改变了大马政治版图。 “反对党现代表的是城市的声音,华人最早从新村迁至城市,而我国目前一半人口是25岁以下的年轻选民。” 昨晚出席者包括砂拉越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行动党柔佛州副主席诺曼,柔佛州社青团团长陈泓宾、秘书曾笳恩及宣传秘书廖于绯等人。 《南洋商报》

Read More刘镇东驳首相言论-2005年达共识设替阵

城市的想象与读者聚餐

读者聚餐于12月22日晚成功举办。读者与作者刘镇东在POCO Homemade作了近距离面对面交流,双方进行了深入和亲和的交流。 《小市民的政治经济学》自10月出炉后,先后办过数场新书宣传巡礼。先是与网络媒体《独立新闻在线》以及《当今大马》,于10月10日在吉隆坡雪华堂欢庆新书的诞生——新书推介暨讲座《小市民的财政预算案》。 随后的11月7日,越洋过海到台湾办了一场《价值重塑的2011——亚洲政经变局中的马来西亚》,作者刘镇东同时也获台湾替代媒体《立报》的专访。 11月22日我们开始延续作者刘镇东在本书《导论:向左走》的核心关怀,找来了超人丘光耀和政治学者饶兆斌,进一步讨论《大马政治改革:向左走?向右走?政治意识形态对对碰》,现场吸引了将近250位观众出席。 新书推出两个月,好评如潮,引起读者的热络回应。为了回馈读者,众意媒体与作者于12月22日(星期四)晚上七时半在POCO Homemade举办读者聚餐活动。 [slideshow auto=”on” thumbs=”on”]  

Read More城市的想象与读者聚餐

公共政策研究

我曾经撰文批评现今的联邦政府不只跨行做生意,还把政府本身的大部份业务都外包出去,包括政策制定和研究。这是马来西亚的悲哀。 我在槟州州政府智库——社会经济与环境研究所(SERI)工作的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改变大家对于政策研究的刻板观念,认为政策研究是无法看见绩效的冗长工作。同时,也是为了协助州政府从事政策研究,提供整体的、一致性的政策制定的建议。 社会经济与环境研究所的角色,不应只是满足于成为州政府的优秀智库,仅仅提供符合其主流思维的政策方向,结果只有快熟面式的即兴政策,而缺乏长远和多角度的策略制定。相反,智库应该有意识地从事严谨、超越党派立场的政策研究,在适当的时候,敢于与主流既定思维唱反调,重新思考发展的定义和城市的治理。这对于80%都是城市地区的槟城显得攸关紧要。 尽管社会经济与环境研究所的经费支援来自于州政府,但是它得到槟城知识阶层的重要参与,而这也是公民参与的重要来源之一。换个角度来思考,其实州政府经常也需要来自政策研究智库的专业意见。就像你看医生一样,你经常需要多看几个医生寻求第二、第三的意见。 政策研究呈现的方式不一定只有累积厚厚一叠的研究报告书,出版杂志传达政策讯息也是一种方式。我们将过去20页、黑白、发行量只有300份的槟城经济月刊,跳跃地转型成64页全彩、发行量高达6千份的杂志。 槟州的定位不应该自我矮化为一个州属。它应该放眼世界,看见自己在亚洲区域的地位和角色,是一个充满创造力、想像力和象征性的亚洲城市。社会经济与环境研究所自1997年成立,2011年8月改名为槟城研究院(Penang Institute)正是为了展现这个智库的企图心,自我期许要跳脱既有的思维框框。 如果马来西亚要在治理素质向上提升,我们需要更多的专业人士和学者的投入公共政策研究。 我们经常误以为发展就是要否定过去、排除过去,将过去视为阻止我们大步前进的一种障碍。我们要弄清楚的是,展望未来不是遗忘过去,而恰巧好是要立基于过去,肯定人们本土的、深层的、渊源的历史、记忆、文化,并将它们和未来的展望找到延续和联结。政策制订不是外在于小市民实际日常生活经验,而是必须要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思考。 我主掌槟城研究院和其前身社会经济与环境研究所两年,在理事会3年,很高兴有胡永泰教授明年3月接任为槟城研究院的新院长。胡永泰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系教授,同时也是北京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的“长江学者”、上海复旦大学的特聘教授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环球研究院(Earth Institute)东亚项目主任。他专长研究的领域主要是东亚如中国、印尼、马来西亚的宏观经济政策、兑换率管理和经济成长等议题。槟城出生的胡永泰教授履任像胡适于1958年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长,为槟城放眼亚洲重要的里程碑。 (星洲日报/言路.作者:刘镇东.国会议员)

Read More公共政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