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4

休会前国会辩论议程必须纳入云顶惨剧报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4月3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本季国会即将在下周四(4月10日)休会,我再次吁请代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向国会,提呈独立顾问委员会调查2013年8月21日假云顶-吉隆坡大路3.6公里处发生的云顶巴士车祸悲剧的报告,以让全体国会议员全面参与辩论。 根据我的粗略估计,云顶巴士惨剧发生后至今年3月31日的7个月里,全国各地共发生12宗牵涉巴士的车祸当中,13人魂断公路、76人受伤(包括23人重伤)。 与我国史上最严重的车祸云顶巴士惨剧37死16伤相比,12宗车祸里的死亡人数虽然只有前者的三分一,但伤者却大幅增加4.75倍,不可谓不严重。 上述数据是从媒体报导中所摘录(见附录1)。由此可见,我国巴士安全尚未达到令人满意的水平,况且有许多人依靠巴士作为代步工具。 交通部及内阁必须认真探讨独立顾问团所提出的导致车祸惨剧发生的结构性和系统性原因,并且对报告中间接或直接提出的课题采取应对行动。 此前,我已呼吁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该悲剧,而不应只是把它当作另一宗由“天灾而非人祸”所造成的事故。 1988年7月,槟城发生北海渡轮码头倒塌。当时,政府设立一个由前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张达明为主导的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该惨剧。 该码头坍塌导致32人断魂,而云顶车祸惨剧则夺走了37条宝贵性命。 截至目前,针对云顶车祸惨剧的皇委会的设立仍然遥遥无期。尽管如此,我还是表扬丹斯里李霖泰所领导的顾问团的努力。顾问团报告做得十分专业,同时坦白地警惕我国公路的不安全性。 顾问团总结道:“很多(车祸)事件与制度和系统上的缺陷有关,引发(车祸)问题或许不只是单独课题,而是全国性的现象。” 就此,我对代交通部长回应该份顾问团报告的态度感到不满。希山慕汀只是蜻蜓点水地指交通部将依据顾问团的劝告,设立全国交通安全局(National Transport Safety Board)。 或许该局的成立是恰当的,但交通部不应以设立新机构为表面功夫,而藉此把无力解决的问题扫进地毯里。 我在本季国会开会前(3月7日),曾呼吁希山慕丁向国会提呈云顶车祸惨剧报告。在国会即将休会之际,我再次要求希山慕丁在国会提呈顾问团报告,好让全体国会议员全面辩论。 刘镇东

Read More休会前国会辩论议程必须纳入云顶惨剧报告

周美芬任MH370特使- 外交体制破败的例证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4月1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吉隆坡1日讯)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认为,马来西亚驻中国设有使馆,有驻华大使,还有黄家定当首相特使,却在MH370事件上需要再委任周美芬为特使,此举让马来西亚在国际政治上再次沦为笑柄。 刘镇东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辩论《2013年第二附加供应法案》(追加预算)时指出,我国的外交政策对国际重大事件没有立场,加上外交部被首相署架空和体制破败,这些弊端在我国就埃及政变及处理MH370事件两件事上显而易见。 刘镇东说,自从埃及去年7月发生政变以来,马来西亚政府并没有站稳支持民选政府的立场,反而是遵循美国政府的含糊立场,对埃及军政府不置可否。 “马来西亚曾以进步穆斯林国家的发言人自居,也曾是世界各国尊重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意见领袖。马来亚独立后被接纳进联合国,就立即申明反对当时的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 “然而,如今在纳吉政府治下,马来西亚对于穆斯林世界的民主危机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困境没有没有立场,只有追随美国的外交政策而已。” 刘镇东也是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他指出,马来西亚外交部曾经是亚洲国家当中备受各国尊重的外交体系,也常被视为是国内政府单位当中最优秀的单位。 “然而在MH370事件上,马来西亚派驻中国有大使,也在纳吉治下有了所谓的‘首相特使’黄家定,却在处理此次危机时,还要委任周美芬担任特使,显示首相署对外交部的架空,也显示外交部不再受到信任,是马来西亚体制破败的例证。” 刘镇东说,首相在过去数年委任了前国大党主席三美维鲁担任“首相驻印度及南亚公共建设特使”、前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担任首相驻中国特使、云冰区国会议员贾马鲁丁担任首相驻美国特使,民都鲁区国会议员张庆信担任首相驻东亚(日本、南韩和台湾)特使。 这些职务都是叠床架屋的安排,但无法为马来西亚外交关系做全面增值的零碎动作,放置在世界的眼光下,只有让马来西亚成为笑柄。

Read More周美芬任MH370特使- 外交体制破败的例证

外交部应去函新加坡政府,争取赦免张俊炎死刑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4月1日所发表的文告 外交部应去函新加坡政府,争取赦免张俊炎死刑 我呼吁,马来西亚外交部按照先前针对乌米阿兹林和杨伟光案例的做法,去函新加坡政府,为同样因运毒而被判死刑的张俊炎争取宽赦。 张俊炎是于2008年6月运毒2.7公斤海洛因被提控上庭,而他也被新加坡高庭于2010年6月宣判贩毒罪名成立,面临问吊。同年10月,新加坡上诉庭维持高庭判决。 根据我所了解,张俊炎极力配合新加坡警方及中央肃毒局的调查工作,包括提供案件主谋详情等有用资料。 张俊炎在法庭上供词时表示,他是被人误导携带黄金进入新加坡,殊不知他所携带的是毒品。他此前没有携毒前科,更被认为是一名天真及容易被欺骗的人。 但由于中央肃毒局没有进一步行动,因此张俊炎无法获得总检察署所发出的“合作证明书”(Certificate of Cooperation)。 在新加坡最新的《1933年滥用毒品(修正)法案》下,原本需面对强制性死刑的运毒者,若符合仅运毒、没有供应或贩卖毒品及给予中央肃毒局实质而有效的合作,或因为有智力缺陷而无法明白罪行的严重性等条件下,才获得“合作证明书”。 罪犯获得“合作证明书”,法官可酌情免除罪犯死刑,改判终身监禁。换句话说,由于张俊炎没获得“合作证明书”,可能会被执行死刑。 我在本季国会询问外交部,如何援助张俊炎家人及应对在国外被判死刑的我国公民的措施。 外交部在昨天的答复阐明,该部门通过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署,两度探访张俊炎,以确保其权益和福利受到保障。 最高专员署也联络律师,为张俊炎提供法律支援,以上诉获取“合作证明书”;而昨天其代表律师拉维已入禀新加坡上诉庭,要求司法审核。 2008年,我国政府成功把因运毒而被判死刑的乌米阿兹林(Umi Azlim Mohamad Lazim),从鬼门关救回来,改判终身监禁。而在2010年,外交部去函新加坡政府,要求基于人道考量而宽赦因运毒而被判死刑的公民杨伟光,而后者也在获得“合作证明书”后,改判终身监禁。 但在外交部国会答复中,并没有说明该部在张俊炎案件上去函邻国政府,要求宽赦。 有鉴于死刑是极残忍及不可逆转的刑罚,因此我吁请外交部能以保护我国公民利益为优先,写信予新加坡政府要求宽赦张俊炎。 刘镇东

Read More外交部应去函新加坡政府,争取赦免张俊炎死刑

Nasib Najib selepas ini

Maka akan genap lima tahun tempoh pemerintahan Najib Razak selaku Perdana Menteri pada 3 April 2014. Persoalannya, apakah nasib Najib selepas ini? Barisan Nasional meneruskan pemerintahan dengan majoriti mudah dari segi bilangan kerusi, walaupun minoriti dari segi undi dalam PRU13. Namun demikian, untuk dua pilihan…

Read MoreNasib Najib selepas 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