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15

柔佛长堤大塞车:两国政府必须积极主动协助马来西亚工人

由于新加坡政府加紧检查站的通关程序,以致前往该国务工的马来西亚工人,在过去的一周每天通勤都被迫在新山苦等数小时,两天前更有数千人被迫折返。 鉴于此情,今天上午,三名柔州议员邹裕豪、廖彩彤和曾茄恩一同到长堤实地考察,以了解大赛车的情况。 柔州行动党非常关注那些到新加坡务工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健康和福祉。那些每天往返两地的务工者,通常属于较低收入群。他们为了生计每日奔波两地的情景,令人心酸。然而,这只是马来西亚经济低迷情况,尤其是令吉对新元汇率贬值后的部分反映。 我们必须深切关注在新加坡务工的马来西亚公民,无论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和柔州政府抑或新加坡政府,各造都不能忽视他们的困境。 由此,柔州行动党敦促两位“马新联合部长委员会”成员,即:首相署部长阿都瓦希奥玛和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要求新加坡召开部长级紧急会议。 我们理解,若无法取得新加坡政府的合作,马来西亚政府是无法单独解决有关问题。我们认为两国政府必须尽力改善各别检查站的通关服务,而新加坡当局应开放更多柜台,以加速通关过程。 至于马来西亚方面,我们也可以采取许多措施来改善交通情况。 事实上,自2014以来,柔州行动党一直呼吁中央政府和柔州政府,优先考虑在长堤辟建一条电动行人走道(walkalator),以及其他确保步行者安全的设施。我们估计这种设备的成本不超过2000万令吉。在10月14日,当我会见阿都瓦希时,我就曾向他提出这个想法。 每日,计有成千上万的马来西亚人民步行往返于马新两地。 因此,柔州行动党也不断促请交通部,把从新山开往新加坡的火车服务“地不佬接驳车”(Terbrau Train)的班次改为每隔15分钟一趟。目前,有关班车每天7趟,早上班车时间为上午5时30分、7时和8时30分。 火车从新山越堤到达新加坡只需5分钟,因此它在上午5时至9时的时段,每小时可以跑4趟。如此,就能把现有的3趟车次大大增加到16趟,而每趟载客300人。 由此,柔州行动党建议PLUS和MRCB把所收取的过路费(2014年8月前的月均收入250万令吉;2014年8月后的月均收入960万令吉),用在改善公共交通,为每天步行越堤务工的马来西亚人民做点事情。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连同柔州议员邹裕豪、廖彩彤、曾茄恩和周碧珠,于2015年12月18日,在新山关税、移民与检疫大厦召开新闻发布会所发表的声明。)

Read More柔佛长堤大塞车:两国政府必须积极主动协助马来西亚工人

建议中的马六甲皇京港,是否将变成中国的军事基地?

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宣布,联邦政府已经原则上同意让中国在马六甲皇京港( Malacca Gateway)兴建深水海港和临海工业园,作为对该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倡仪的“一带一路”经济概念的对接与配合。 马六甲皇京港是凯杰发展有限公司(KAJ Development Sdn Bhd)的一个项目,投入400亿令吉收回三个岛屿来进行发展。 廖中莱和国阵中央政府必须回答马来西亚人民的以下疑问: 第一,当局是否已经颁发有关港口的特许经营权?此经营权由谁获得?马来西亚的公司抑或中国的公司?中方在此项目得到什么利益? 第二,鉴于性质和功能相近,马六甲皇京港的落成将对其他的口岸,尤其是柔州的丹绒柏勒峇斯港口和雪州的巴生港口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第三,皇京港将对MMC的Tanjong Bruas 计划带来什么影响?抑或有关计划已经取消? 第四,马六甲皇京港的业务规划如何?货运来自什么地方?此工程是否最终演变成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口的下场,因货运量不足以致欠下中国庞大债务,让斯里兰卡政府头痛不已。 第五,政府是否保证皇京港不会被利用于促进中国的军事利益? 我谨此恭候廖中莱的答复。 (刘镇东于2015年12月17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建议中的马六甲皇京港,是否将变成中国的军事基地?

团结和谐理事会:马华领袖的另一后门职位

柔佛州大臣卡立诺丁日前推介柔佛州团结和谐理事会,并委任10名以国阵领袖为主的人士担任理事,其中包括马华妇女组主席黄友凤、马青团长许俊平和马华礼让区会主席吴池池。 柔佛州团结和谐理事会将从明年起运作。 我们并不质疑成立团结和谐理事会的良善意图。然而,耗用公帑来成立一个最后只是用来安顿和安抚国阵在大选中落选的过气政客的理事会,对团结这门公共事业并无任何意义。 如果要落实真正的团结,就必须认同和接受:每一名公民都应得到尊重,每一名公民都有权利选择他们所支持的政党、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习俗以及人生的使命。 如果真诚要经营柔州的国民团结事业,州政府可以在州议会成立包容朝野议员的跨党派特选委员会以进行深入探讨;如果要委任非议员组成的理事会,就要委任在社会上真正有公信力的领袖,而非马华的落选过气政客。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5年12月17日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团结和谐理事会:马华领袖的另一后门职位

公布马新高铁可行性报告

日前在中国高铁会议上,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赛哈密透露,总共有14家公司受邀对马新高铁提出意见和看法。 我们所关心的是,第一、马新高铁真的是马来西亚未来交通需要的投资吗?第二,马新高铁可行性报告一直未曾公布,政府高官却已迫不及待要强推高铁。 自2013年6月的国会会季开始,我就一直追问联邦政府关于马新高铁的可行性报告。市面上有很多传言,有熟悉内情的消息指出,高铁得把票价定在400令吉以上才能回本。虽然部长在国会说没那么贵,但是至今没有一个清楚的计算。 在今年11月的国会期间,我在首相署预算案辩论环节向首相署部长南希指出,政府不能在没有公布高铁可行性报告以及全面讨论之前,就贸贸然一头栽进强推高铁的大型投资。就算中国政府提供低息贷款,高铁如果不能自行回本,最终就落得轻快铁等设施那样,需由纳税人来承担买单。 鉴于高铁投资没有详情报告、政府也无法证明高铁为最好的公共交通投资,因此希望联盟的《2016年财政预算案》反对仓促推动高铁。 我的看法是,与其巨额投资高铁,不如大量扩建铁路或铁轨,一举满足客运和货运的需求,这或许是更好的选择。2015年,马来西亚的铁路总哩数比1957年独立时显得更少。如果铁轨能够大量扩建到工业区和小镇,建造更多的分线,例如:在柔佛兴建居銮-峇株巴辖、昔加末-麻坡分线等,就能更有效解决大部分国人的交通需求。 高铁只能载客,然而只要全面扩大现有铁路的覆盖率,不但能够兼顾客运和货运,同时也鼓励工业选择铁路运输来取代公路运输,此举不但减少对公路的投资、减少交通堵塞,同时也减少排碳。 有好些国家,其高铁公司最终因客运量的问题而陷入财务危机,最终不得不由国家接管,将其债务问题则转嫁给纳税人承担。 由此,我呼吁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和交通部,立即公布在2013年已完成的高铁可行性报告。 交通部其实并无管理公共交通的权限,这无疑是世界上最荒谬的制度安排。我们呼吁交通部长廖中莱争取掌控公共交通,才能对全国公共交通作出长远规划。 (刘镇东于2015年12月16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公布马新高铁可行性报告

纳吉在巫统大会建议巫伊两党合作,马华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在事前是否受到咨询?

昨日,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在其脸书给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点歌”,并寄语“希望行动党拿出勇气,与伊党的合作关‘走到结束’。” 此外,魏家祥也指其谈话遭林冠英扭曲。他更揶揄林冠英,指与其试图扭曲他人谈话或嫁祸马华,不如好好跟伊党一刀两断,而不是欲断难断。 魏家祥说:“我只是回应记者就巫统和伊党合作的建议所提出的询问,而不曾说马华跟伊党合作,我也促巫统別一厢情愿;但不幸的是,我的谈话遭林冠英扭曲,他的目的就只为转移视线。”(东方日报) 事实上,槟州政府早已跟伊党切割关系,这已是个不争的事实,魏家祥承认与否,也改变不了数以百计的伊党党员离开乡委会的事实。 反倒是我要问问魏家祥:纳吉在巫统大会建议巫伊两党合作,马华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在事前是否受到咨询? 马华所面对的主要问题,除了在当前时局发展中作为代表单一族群(华基)政党的身份尴尬;该党自2008和2013年大选失去华社支持之后,更只能苟且偷生于巫统一党独大的国阵里头。 这是关乎“对等尊严”的问题,也是国阵结构的核心问题,即:巫统与马华之间根本不存在着对等或平等的盟友关系,而只有主从关系。 几天下来,根据马华多名领袖接受媒体访问时的回应,显然事前并不知悉纳吉会有此一举,更遑论会知晓伊联盟之间有何秘密协议或承诺了。 其实早在今年4月,我就公开告诉魏家祥不必为行动党的前途操心,反而应准备巫统在不久的将来与伊斯兰党保守派结盟,然而魏家祥却不以为然。 过去20余年,马华习惯炒作伊斯兰刑事法与伊斯兰党来妖魔化行动党,现在终于自食其果。在巫统马华的主从关系之下,不管魏家祥如何“促巫统不要一厢情愿(地认为马华接受伊党为盟友)”,但开明派出走后的伊斯兰党,将成为马华在国阵的新伙伴,不轮到马华愿不愿意。看来,不要一厢情愿的,正正是魏家祥。 (刘镇东于2015年12月14日,在吉隆坡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纳吉在巫统大会建议巫伊两党合作,马华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在事前是否受到咨询?

马华公会办“IS伊斯兰国讲座”将成政治笑话

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昨日为该党党校举办的“IS伊斯兰国威胁-国家安全讲座”开幕,并且宣布将在明年起全国各州举办上述讲座。 马华举办“IS伊斯兰国讲座”的目的,是要让华裔选民恐惧伊斯兰,然后在大选时,指民主行动党因为与伊斯兰党结盟,等同于“支持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政党。 马华的司马昭之心,天下皆知。马华过去一直攻击伊斯兰党,目的就是要打击民主行动党的选情。马华没有直接对垒伊斯兰党的议席,它所对垒的是民主行动党的议席。 但是,马华和廖中莱在政治上后知后觉,对政局出现巨大变化毫无敏感度,最终演成政治笑话。自2013年505大选后,伊斯兰党保守派与巫统越走越近,与支持两线制的伊斯兰党开明派渐行渐远,最终伊斯兰党在今年6月当选后分裂、民联瓦解,今年9月国家诚信党、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成立希望联盟。 2015年12月10日巫统大会,首相纳吉宣布巫统将与伊斯兰党结盟,马华即将成为伊斯兰党的盟党。马华制造伊斯兰恐惧的“IS伊斯兰国”系列讲座,最终将会被新盟友伊斯兰党和巫统否决。 廖中莱也说“在上两届大选,国阵遭受严重挫折,加上民主行动党玩弄种族仇恨政治,已经可以摧毁我国的政治情况。华裔在政府的政治权力已进入半真空状况,走向极端的局面越來越严重”;“华裔在野的情况下,会造成国家继续走极端路线。” 廖中莱和马华在505大选两年半之后,仍然延续首相纳吉“华人海啸”、“华人还要什么?”的论述,只是延续巫统怪罪华裔选民的说法。 廖中莱并没有反省国阵和巫统何以失去华裔选民的信任与支持,也没有理解华裔选民期望改朝换代的意愿。纳吉所谓的“华人海啸”论述也拒绝承认其实在野党的全国巫裔选票在40%以上,单是华裔选票是不会有52%的在野党选票。 简单而言,马华仍然停留在1980年代攻击伊斯兰党“隔山打牛”来攻击民主行动党的旧招数,却没有想到:开明派出走后的伊斯兰党,如今成了该党的国阵新盟友。 (刘镇东于2015年12月13日,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马华公会办“IS伊斯兰国讲座”将成政治笑话

巫统与伊党合作:国阵成员党何去何从

今天《星州日报》头条新闻“国阵成员党:巫伊合作-放弃伊法为底线”,看到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的谈话,觉得非常玩味。 2014年10月5日,在一场由《星州日报》百格电视所主办,邀请我与马华公会前副总会长颜炳寿的辩论会上,我就曾指出:“在不久的将来,最有可能的格局是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的开明派结合,巫统以及马华公会与伊斯兰党的保守派结合。” 我的预言在一年后完全实现: 一)2015年6月,伊斯兰党的党大会议决与民主行动党断交,而伊党开明派则在党选全面落败,民联瓦解; 二)2015年9月16日,伊斯兰党开明派正式出走成立国家诚信党; 三)2015年9月22日,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和人民公正党宣布成立希望联盟; 四)2015年12月10日,首相纳吉在巫统大会上宣布准备与伊斯兰党结盟。 今年4月,我就公开告诉魏家祥不必担心民主行动党的前路,反而要准备巫统不久后与伊斯兰党保守派结盟,然而马华公会完全无以回应。 过去20余年,马华公会炒作伊斯兰刑事法与伊斯兰党来妖魔化民主行动党,现在终于自食其果。马华公会新的国阵伙伴,是没有开明派的伊斯兰党。 巫统与伊斯兰党结合,乃企图在挽回马来选民对纳吉的支持,然而此举却将族群政治推到更为极端的境地。 马来西亚政治已经来到新的格局。只要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和人民公正党能够清楚提出符合全民利益的经济正义议程,我们将能说服一半以上的马来选民和大部分其他国人,实现改朝换代的政治理想。 (刘镇东于2015年12月12日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巫统与伊党合作:国阵成员党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