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4

建议州政府针对柔佛州休日广泛听取意见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14年6月2日在居銮发表文告 柔佛州自2014年1月起将周休日改成星期五,对州民的生活起着很大的影响。民主行动党建议州政府通过本期州议会设立包括朝野议员的特选委员会,针对周休日的实行,聆听全民的意见,作出最好的安排和调整。 柔佛苏丹殿下在为本期州议会开幕时指出,周休日改成星期五以后,在星期天休假的私人界工作的家长,投诉无法与在星期五休假的孩子共享天伦,建议州政府考虑统一政府与私人界假期。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州委会于5月31日晚上召开2014-2015年届的第六次会议针对周休日的安排,建议州政府通过州议会特选委员会聆听各行业、各界的意见,并且作出实地考察会见人民,再为周休日作比较全面和完善的安排。 会议也议决,民主行动党东甲区黄俊历受委托在州议会辩论感谢苏丹御词动议时,建议州政府聆听民间的看法。 刘镇东

Read More建议州政府针对柔佛州休日广泛听取意见

Pertanyaan-pertanyaan Mesyuarat Kedua Penggal Kedua Parlimen ke-13 [KLUANG]

Soalan-soalan lisan 1. En Liew Chin Tong [KLUANG] minta MENTERI PENGANGKUTAN menyatakan adakah kerajaan bercadang untuk membentangkan kertas putih terhadap incident MH370 di parlimen berdasarkan “Cabinet Note” yang diberi oleh pemangku Menteri Pengangkutan pada 14 Mei 2014. Berapakah kos yang telah dibayar dalam misi search…

Read MorePertanyaan-pertanyaan Mesyuarat Kedua Penggal Kedua Parlimen ke-13 [KLUANG]

反思六四

1989年6月4日凌晨,中国军方开入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结束了轰动全球的7周示威抗议。六四事件在世界历史上非常重要,在25年后也还没有很一致的看法。 1989年是世界历史的重大分水岭,是个混沌但也充满可能的年代。二战以后的第三世界国家从殖民主手中独立的风潮、1960年代西方世界反战和民权运动与1980年代末的第三波民主化,是理想燃烧的年代。 第三世界国家独立运动最后成就了很多独夫。反战与民权运动的理想主义后来也退色。1989年的第三波民主运动,25年后面对民主选举没有解决贫富差距和温饱问题的挑战。 然而,经历过理想燃烧年代洗礼的人,相对于成长于平庸年代的,可以看到原来世界的既有秩序其实是可以完全重塑的。谁会想过无坚不摧的苏联和其在东欧的共产卫星政权竟然一个接一个像骨牌般结束。更重要的是,虽然后来可能会进入平庸的年代,虽然后来甚至可能有部分倒退的可能,但是,大抗争之后的突破不容易消失,只是在等待下一代人去完成另一阶段的抗争。 只是,六四是个悲剧。武力镇压结束了一代人理想主义,在学生抗议的过程当中,冒进的例子比比皆是。过去20余年,流亡的学生领袖并没有太好的纪律和个人表现,也让一些人对当初的学生运动反感。无论如何,在历史的当下,勇敢地面向未知、面向强权的人性光辉,仍然应该受到历史的记载。就像那一张一列坦克前站着的无名男子的照片,感染了世界上无数的人对自由、民主的追求。 在马来西亚的中文世界里,有很多支持中国政府的镇压,也有很反对镇压的。有在当初很反对,后来却因过去25年经济腾飞觉得中共是对的。也有当初支持中共镇压的人,25年后看到中国的贪腐,也在中国经济放缓以后,觉得也许中国当初多一些理想主义,就不会纸醉金迷。 在中国国内六四是已经被清洗的记忆。没有多少人知道1989年发生了什么事。中国政府在过去25年以高速经济增长合理化六四镇压。但是,现在经济放缓了、贪腐严重了、中共精英政治冲突激烈了,贫富差距大了,新一代就算不记得六四,也在质疑中共的合法性。 在历史的长河里,25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六四以来中国的最大深层矛盾是:政治上的非常严重的压抑与经济上的看似无尽的成长。2014年的中国,感觉好像“舞会的音乐渐渐缓慢”,经济的舞会还没结束,但是亢奋不再,政治的压抑能延续多久呢?

Read More反思六四

给首相​​内阁改组的三点建议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于2014年6月3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表的声明: 随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结束其海外访问回国,以及武吉牛汝莪和安顺补选落幕,我们有理由相信内阁即将进行改组,无论是在国会议会于6月9日召开之前,或会即刻于6月19日国会会议结束之后。 基于国家利益,我针对马来西亚人民对内阁改组的期望,向首相提出三点建议: (一)效仿印度总理莫迪为内阁瘦身 首相纳吉应该效仿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做法,替我国内阁瘦身,虽然马华及民政党重返内阁,很有可能导致内阁进一步臃肿。 印度有12亿人口,而纳伦德拉莫迪将其内阁从原来的79名阁员减至45人 。反观马来西亚内阁有32名部长和24名副部长,即总共有56名前座议员。因此,纳吉应重新任命一个更专业、高效以及精干的内阁。 (二)任命一名全职的财政部长 自从敦达因于2001年卸下其连任两届的财政部长一职以来,除了2008年9月至2009年4月,纳吉从阿都来手中夺过这个财长肥缺的短暂期间,财政部长职位就一直为首相所兼任,从敦马哈迪、敦阿都拉到现任首相纳吉。 然而,随着我国面对通胀到高债务的日益加剧的经济挑战,以及我国无法从劳动密集转型以技术为基础的经济,我国的经济确实急需经验老手来导航。联邦政府打算明年起实行消费税(GST),对我国经济是一项沉重打击,更需要了解经济的人来掌舵。而针对我国内阁制的内部公信力,则需要一项合议来制衡首相和财政部长之间的关系。 倘若纳吉为了控制这个职位所提供的经济馈赠而继续兼任财政部长的话,无疑是对国家的严重损害。如果我不得不从巫统的有限人才资源,建议一名较有信誉的人来担任此职的话,我会举荐拿督斯里慕斯达化莫哈末。 (三)任命一名新的外交部长 最近,很多物事都从马来西亚消失了,包括我国的外交部长。外交部长在外国的内阁是个很吃香的职位,然而在我国却没有巫统领袖感到兴趣,原因是这个部门所获得的承包合约可谓少之又少。最终,这个职位交给被指对外交事务不感兴趣的阿尼法阿曼。 然而,吉隆坡的外交部办公室则投诉外交部长经常不见踪影,以致外国使节必须联系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化莫哈末,仿佛后者为代外交部长。 另外,我国在处理马航MH370失联事件的严重沟通失当,亦在在突显我国需要一名新外交部长的重要性,这名部长必须能够为国家发言、开辟新思维、确定优先事项以及制订明确的政策。同样地,如果我必须在巫统的有限人才资源选择百里挑一的话,我认为旅游部长拿督纳兹里比阿尼法阿更能胜任此职。 未来几天,我将提供更多意见来塑造对内阁改组的讨论。 刘镇东

Read More给首相​​内阁改组的三点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