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4

内阁改组:纳吉没有改革决心、巫统没有改革意愿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6月25日所发表的文告: 希望马来西亚能向前迈进、希望国阵政府可以有内部改革和复兴的国人,肯定对今天的内阁改组感到失望。 自2013年杪国阵各成员党(包括巫统、马华公会、国大党和民政党)完成大选后的党选之后,内阁改组的传言就没有停过。尤其是在马华公会于今年2月举行特大准许该党领袖入阁以后,更看似箭在弦上。过去数周的传言更是越传越烈。 马来西亚人关注的包括: • 保守派的副首相慕希丁是否会告老还乡,让纳吉在党内不受其他强势领袖的挑战,也给纳吉机会推行相对开放的政策? • 面对更严峻的国际与国内经济挑战,纳吉首相是否免除纳吉财政部长的职务,让一名全职的财长掌管? • 马航370班机事件突显马来西亚需要更能力的外交部长,纳吉是否准备撤换表现不佳的原任外交部长阿尼法? • 保守派的首相署部长贾米尔一直在为首相纳吉的形象“倒米”,是否会被免职? • 受到马来中间选民欢迎的青年体育部长凯里是否获得擢升到更重要的部门? • 被评为能力不足的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涉及金融丑闻的国内贸消部长哈山马力、以及领导政府与经济改革但成效不大的首相署部长伊德里斯是否会被撤职,都受到广大马来西亚人关注。 今天只是涉及马华公会与民政党领袖的内阁改组,再次证明纳吉没有改革意愿、无法压下巫统党内保守派,最终不敢对巫统部长作出调整。 今天的内阁改组,也不算改组,只是内阁增员。2013年大选前,内阁共有29名部长;大选后则32名,今天以后35名。 2013年大选前,首相署有5名部长(不包括首相和副首相);大选后,首相署有8名部长;今天以后首相署有10名部长。也就是说,一年前5名部长处理的事务,一年后由10名部长处理。我们吁请首相公布每一名首相署部长负责的事务,让马来西亚人评估是否需要如此庞大的首相署。 今天的内阁增员,对国家没有好处,也突显纳吉没有改革的决心,巫统没有改革的意愿,是马来西亚共同的挑战。 刘镇东

Read More内阁改组:纳吉没有改革决心、巫统没有改革意愿

Arahan SPAD menutup landasan keretapi sektor Gemas – Gua Musang: Adakah ia penyelesaian terbaik untuk keselematan dan kemudahan rakyat dan pengguna keretapi Pantai Timur Semenanjung?

Kenyataan media bersama Datuk Kamarudin Jaafar, Ahli Parlimen Tumpat, dan Liew Chin Tong, Ahli Parlimen Kluang pada Ahad 22hb Jun 2014 Kami mahu Perdana Menteri, Datuk Seri Najib Razak, sebagai menteri bertanggungjawab terhadap Suruhanjaya Pengangkutan Awam Darat (SPAD), dan Menteri Pengangkutan, Datuk Seri Hishamudin Hussein,…

Read MoreArahan SPAD menutup landasan keretapi sektor Gemas – Gua Musang: Adakah ia penyelesaian terbaik untuk keselematan dan kemudahan rakyat dan pengguna keretapi Pantai Timur Semenanjung?

Parlimen rubber stamp

Artikel ini ditulis setelah menyaksikan satu adegan yang tidak masuk akal dalam sidang mesyuarat Dewan Rakyat pada 19 Jun 2014. Apakah ini tahap parlimen Malaysia, sehingga seseorang ahli parlimen perlu digantung dari sidang selama 6 bulan, hanya kerana beliau melontarkan kritikan terhadap parlimen dengan istilah…

Read MoreParlimen rubber stamp

进行经济改革及探讨省时马新通关程序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6月20日在居銮所发表的文告: 本季国会,我向内政部质询两道问题: 一,从2008年到2013年,有多少马来西亚公民和非公民在从新山越过新柔长堤及马新第二通道到新加坡、 二,有鉴于马来西亚国民到新加坡工作人数有上升趋势,政府如何减少新柔长堤的交通阻塞现象的长短期措施。 根据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的于6月16日的书面回复,我国公民和永久居民,以及非居民每日越境到新加坡的人数有上升趋势,分别从2009年的15万0893人次及6万7914人次(总计21万8807人次),跃升至2012年的22万1793人次及9万4981人次(总计31万6774人次,见附表)。 虽然2013年跨境人次稍微下跌至20万6136人次及9万1309人次(总计29万7445人次),但新马边境依然是成为全球最繁忙的通关之一。 每天平均30万人次从马来西亚前往新加坡,其中大部分是为了讨生活的各阶层马来西亚客工,而且从2009年的每天15万人次国人,到2012年的每天22万人次国人及2013年每天20万人次,显示马来西亚经济严重滞后,越来越多国人被迫到新加坡讨生活的经济现实。 通关到新加坡的国人那么多,反映出我国长期工资偏低现象,工资吃不饱饿不死,逼使国民每日舟车劳顿到对岸狮城赚取更高价值的新元。 劳力密集性工业一直扩张,加上当局允许大量廉价合法和非法外劳,资方没有诱因提升工资,让马来西亚低收入者的工资无法提升。 为了留下这批外流狮城的国人生产力,政府必须有长期规划,减少入口没有技术的廉价外劳,改善国内的工资待遇,也要协助中小型企业资方机械化,以提升生产力,同时鼓励妇女就业,填补人力不足。 另外根据报导,一批新山武吉英达的马来西亚客工在5月末发起万人签名运动,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介入,希望新加坡移民局减低通关时间,以舒缓交通阻塞。 客工指控,由于非法闯关事件的频频发生,导致新加坡移民局严格检查过关程序,让骑摩托客工长期活在吸废气及身心疲累的状况中。有的客工甚至提早进入新加坡工作,牺牲天伦乐。而新加坡移民局在6月初表示,兀兰关卡将增加摩托车自动通关关口,以舒缓交通阻塞情况。 与狮城的同僚一样,内政部的书面答复指马来西亚移民厅在交通高峰时期,开放更多苏丹依斯干达综合大厦的通关关口,同时扩大进入马来西亚轿车交替通道(Laluan Kontra)。在在通往兀兰的苏丹依斯干达和通往大士(Tuas)的苏丹阿布巴卡综合大厦,为巴士乘客设立马来西亚自动通关系统(MACS),减少通关时间。 为了一劳永逸解决通关阻塞的问题,马新可以参照中港深圳湾通关及英法边境监管,以单一关卡(Single Border Control)完成马新两国的移民和检疫程序,省下通关时间。 虽然内政部答复, 2013年平均每天约有30万人次跨境新加坡,但佳节期间肯定有更多人来往。 当初,两国的关卡设计及通关程序没有预见如此惊人的通关人次,不胜负荷。首当其冲的是每天为了养家糊口而必须靠搭巴士、或骑摩托车往返两国的一般工作人士 。当然,为数不少的学生和旅客也被迫为了通关,耗费大量宝贵的时间。 关卡边境的通关和安检程序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基本权利,关乎国家的公共安全以及社会经济秩序及利益。欧盟式的无关卡国境(Borderless control)似乎短期内不会在马新两国实现。 但是,在不损害两国维护各自国土安全的权利为前提,我们还是应该从各个方面改良通关程序,让人民不需要把时间和精力消耗在没有生产力的通关队伍上。 根据报道,马新两国首脑在汇报马新高铁的进展时,也提及两国现有通关的问题。我呼吁,两国领袖拿出政治魄力,听取民意,加强力度赶紧把通关的时间缩短。包括探讨实施单一关卡的迫切性。 根本的问题,还是马来西亚政府要减少没有技术的外劳,协助中小型企业机械化、提升生产力,让许多往返狮城工作的国人,可以拿更体面的薪水,留在国内工作,更不必舟车劳顿及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 刘镇东

Read More进行经济改革及探讨省时马新通关程序

媒体的议程设定

感谢《星洲日报》于6月17日刊载我于6月16日函寄的〈关于评论回应权〉一文,也以〈不做政党应声虫、甘为媒体把关人〉作为回应。 既然获得《星洲日报》视为“民主行动党内具有代表身份”的发言人,我谨以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星洲日报》的朋友的身份,与《星洲日报》同仁交流。以后,如果还有空间,则再以研究政治伊斯兰(political Islam)的前学术人员的身份,比较深刻的讨论相关议题。 过去5年,我是《星洲日报》的专栏作者,也和《星洲日报》的很多主管有私交,希望也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对《星洲日报》表达爱深责切的关怀。 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没有政治工作者想要与媒体抬杠。 一方面,在民主政治当中,媒体与政党应该保持合理的距离、良性的张力。另一方面,对媒体作出批评,肯定招得干预新闻自由的骂名。 《星洲日报》作为读者最多的华文日报,民主行动党到目前为止在很大程度上大多数支持者是华文报读者的情况下,公开对《星洲日报》提出强烈的不同意见,是要到了某个临界点以后才会发生的。 〈关于评论回应权〉是我以6月13日至15日举行的2014年民主行动党领袖会议主席身份,表达出席会议的议员与领袖的意见。 何以民主行动党一众领袖会来到对《星洲日报》要公开提出强烈的不同意见的临界点,关于杨巧双处理巫统提呈伊斯兰刑事法动议的报道和郑丁贤的评论,可以说是“最后一根稻草”。 民主行动党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议题上,有着非常清楚的立场,即以宪政原则和马来西亚是多元族群与多元宗教社会为由,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在马来西亚落实。 自从3月27日首相署部长加米基尔在国会指如果伊斯兰党针对伊斯兰刑事法在国会提出私人法案,巫统议员将赞成之后,《星洲日报》的新闻报道议程隐约地设定成,民主行动党必须表现得歇斯底里才叫反对伊斯兰刑事法。 其中让很多民主行动党领袖对《星洲日报》感到失望的是在卡巴星辞世的新闻处理。卡巴星辞世是每名民主行动党领袖心中的痛。痛上加痛的是,《星洲日报》的网络新闻(之后收回)以“国内失去唯一公开反对伊刑法反对党领袖。”在纸版封面则以卡巴星的丧事与伊斯兰刑事法“串烧” ,议程上仿佛暗示失去卡巴星以后的行动党将支持伊斯兰刑事法。 众所周知,伊斯兰刑事法是​​马华公会的竞选议程,也是一方面马华公会攻击民主行动党面对伊斯兰党不够强硬,另一方面巫统则在马来报章以伊斯兰党侍从民主行动党、向民主行动党低头作为论述攻击伊斯兰党。 《星洲日报》有报道各种政治说辞的新闻自由权利,也可以对任何课题抱持立场。如果在这个议题上,《星洲日报》比较接受马华公会的立场和议题的操作,明白说明,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如果在新闻自由与价值中立的牌坊后面操作新闻符号,进而通过媒体公器形塑恐惧的氛围,则有欠公允。 我其实不想再回应关于谁有权代表民主行动党发文的争议。 只是要说明,丘光耀的确是经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授权回应郑丁贤一文。很多国外媒体,馆方编辑的署名言论,不止代表个人,也代表馆方立场,郑丁贤先生的文章,是个人评论,或是馆方立场,也许我们的社会还需要更多的讨论。 媒体与政治、媒体与政党息息相关。我希望《星洲日报》可以以更宽广的视野,以马来西亚公民报章的立场,开放空间让更多关于《星洲日报》的新闻议程的评议,出现在自家的版位,最终肯定将获得更多的敬重。

Read More媒体的议程设定

马华当设下重返内阁的先决条件,好让该党重掌交通部显出意义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4年6月10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表所发表的文告: 现今的交通部,可谓是一个功能遭蚕食的部门,以致它在制定未来交通政策方面并未扮演太多角色。因此,马华在重返内阁之前,应当设定先决条件,好让该党重掌交通部显出意义。 在2013年全国大选后,首相为了保留交通部长职位给马华,于是安排该部由一名代部长掌权。因此在即将进行的内阁改组,马华应顺理成章重拾交通部长一职。 目前坊间流传,在马华重返内阁布局中,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将替代其国大党同僚拿督斯里苏巴马廉,重任卫生部长;并由他凭着交通规划完成博士的副手拿督魏家祥来出任交通部长。根据英文《星报》专栏作者的谈话,马华领导层正在商谈争取第三名部长配额。 事实上,国人鲜少在乎马华在内阁与否。在505大选期间,马华曾撂下狠话说,倘若该党无法保住2008年所赢获的议席数目就不入阁,但没获得多少人关注。结果第13届大选成绩揭晓后,马华失去半壁江山,赢获的国席从原有的15席减至7席。 随着新的马华领导层渴望体面重新入阁,那么该党应当要求首相,让其入阁行动为国人带来意义。 今天,我只专注讨论已成为马华“囊中之物”的交通部。 首先,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必须置在交通部管理之下,而不是由首相署掌控。 我国联邦政府权力高度集中在首相身上,就连决定吉兰丹州或槟城州的巴士路线,也在首相管辖范围之内。 在陆路交通委员会成立以前,公共交通是由商业车辆注册局负责,它是由一名巫统部长所领导,管辖巴士、德士、罗里及其他商用车辆的执照发放。然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沦为巫统支持者与其朋党敛财的工具,而非为全民提供更好的公共交通。 当陆路交通委员会法案在2010年提呈国会辩论时,我指出该委员会必须由交通部监督,以便拥有更良好的政策协调,及消除部门之间的叠床架屋。 当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被委为代交长时,我在私下和媒体上公开呼吁,无论是巫统还是其他政党领导该部门,公共交通必须是部门政策的核心事务,从而为全民提供安全、方便及有效的代步工具。 第二,机场管理在1990年之前,一直都在交通部职权范围之内。现在的交通部,竟然沦为一个没有机场管理控制权的“管理者”。通过广泛的“企业化”计划,国库控股成为马来西亚机场控股公司最大股东,但前者却不受交通部长指挥。 同样的,海港管理也是面临类似问题。举个例子,槟城港务局只是交通部辖下的一个小小机构,但延伸出来的私营机构槟城港口私人有限公司,是由财政部所拥有,过去20年都是由巫统委任的人员进行管理。在数名前任马华总会长的协助下,就连这些小小的巫统受益人,都必须让路给大亨丹斯里赛莫达。 为了让即将领导的交通部显出意义,马华应设下先决条件,以全面改革以往的陋习。 第三,新任交长必须被赋权,以撤销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的验车垄断权。 云顶巴士车祸惨剧报告,是至今最具权威性讨论我国长途巴士弊病的文件。里头严正建议撤除属于多元重工业(DRB-HICOM)的子公司电脑验车中心的垄断权。该中心在2009年再度获得长达15年的合约。但在云顶巴士车祸惨剧报告建议下,新任交长必须被赋权,以保护全民利益免受朋党公司继续侵蚀。 没有上述权力,马华重掌交通部就毫无意义可言。 刘镇东

Read More马华当设下重返内阁的先决条件,好让该党重掌交通部显出意义

Melangkaui PRK Teluk Intan

Terlebih dahulu saya ingin mengucapkan ribuan terima kasih kepada pimpinan PAS dan aktivis-aktivis yang berkempen di PRK Teluk Intan. Kesungguhan yang dicurahkan seolah-olah PAS yang bertanding di PRK Teluk Intan. Kehadiran Tuan Guru Hadi Awang di Teluk Intan terutamanya, telah meyakinkan petugas-petugas PAS dan penduduk…

Read MoreMelangkaui PRK Teluk In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