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18

魏家祥应确立柔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独中

面对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有关为何永平中学只获7万5000令吉拨款的质问,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昨天召开记者会做出回应,辩称其每年5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不单单只是用于教育,还得要解决民生问题,包括修理道路、甘榜水沟、有盖礼堂、清真寺、庙宇等。 林冠英于1月12日到永平出席民主行动党筹款晚宴时,永平中学致函向其要求拨款,也因此得知作为亚依淡选区唯一独中的永平中学,每年仅有7万5000令吉拨款。 魏家祥所说的每年500万令吉选区拨款,国阵政府从来就不会给在野党议员一分一毫,而我们也无法得知这些拨款的真正去向,就算在国会提出相关问题也得不到一个确切和详细的答案。 我有意在来临3月份的国会再次质询,要求政府公开选区拨款使用的细项,但是在这之前,我希望魏家祥以身作则,开诚布公,主动向社会大众交待其亚依淡选区拨款的去向,让大家评估这500万令吉公帑是否全部都花在刀口上。 除了选区拨款,相信身为首相署部长的魏家祥也有其他可酌情动用的拨款,甚至是申请首相特别拨款。魏家祥能够协助永平中学的,肯定不只是7万5000令吉。 请魏家祥以柔佛马华主席的身份,确立柔佛州政府效仿希望联盟的槟州和雪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独中,这才是对永平中学乃至柔州各独中最实际的帮助。 在希望联盟的执政下,槟州5间独中与雪州4间独中每年各获50万令吉的制度化拨款,总值450万令吉。 独中要的是国家制度化拨款保障母语教育权利,而不是每一年苦苦哀求马华争取拨款,等待华裔部长施舍。 魏家祥也在记者会上讥讽民主行动党不上阵亚依淡,等同于把“煮熟的鸭子”拱手让给国家诚信党,更指亚依淡“白区”变“黑区”的说法是因为我刘镇东要讨好主公。不明白魏家祥所谓“主公”是谁?希望联盟四党平等结盟,没有什么主公可言。有趣的是,魏家祥真的想要民主行动党上阵亚依淡? 魏家祥的如意算盘是这么想的:亚依淡56%马来选民,以过去马来人恐惧行动党的局面,国阵放“一罐酱油”上阵也会赢,更何况他是马华最强领导。 我不否认,希望联盟很难赢下亚依淡,这是马华在全国最安全的选区,但我也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不倒的王国、不垮的城堡。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8年1月19日在居銮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魏家祥应确立柔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独中

亚依淡是国阵堡垒或沙堡?

《透视大马》昨天刊登了一篇报导,题为:“亚依淡国阵根深固柢”,巫统暗讽诚信党“打酱油”。 文中引述了其中一名受访者的话:“你即使用一瓶酱油代表国阵,国阵也都会赢。” 相信至少在2018年1月7日的希望联盟大会之前,国阵对于守住亚依淡一直都是这样信心满满。亚依淡确实是马华全国最安全的选区,比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的文冬还更安全。 1月7日的希望联盟大会做出了两项重大且历史性的决议,也是以前的在野联盟从未有的共识,那就是宣布第7任首相人选和其副揆人选,以及第8任首相人选,同时也在大选的数月前完成半岛的议席分配。 希望联盟的议席分配在柔佛引起了不少热议。突然之间,民主行动党将丹绒比艾交由土著团结党上阵,亚依淡则是由国家诚信党候选人在民主行动党旗帜下出战。这两个马华议席向来被视为国阵安全区,如今也是国阵与希望联盟的重要战线,竞争更加激烈。 亚依淡的选民结构为56%马来选民,38%华裔选民,及4%印裔选民。亚依淡对在野党而言从来就不是一个容易的选区,尤其是柔佛国阵相对于其他州属也较强大。 亚依淡对希望联盟来说,是艰苦的一战,我也是第一位承认此事的人。若希望联盟要赢得联邦政权,挺进布城,就必须赢下半岛每一个像亚依淡那样的半城乡并以马来选民居多的混合选区。 1月7日以后,亚依淡从国阵“白区”变成了“灰区”。国阵当中仍有一些人认为亚依淡还是一个可以派“一瓶酱油”赢下的堡垒区,但也有人开始看到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正坐在一个随时会倒的沙堡中。 上周五(2018年1月12日),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与国家诚信党主席末沙布来到永平出席筹款晚宴。今天,我和柔佛民主行动党副主席张念群、秘书颜碧贞、财政傅恿駺、永平区州议员周碧珠、柔佛国家诚信党宣传局南利哈密,还有亚依淡国家诚信党区部主席查希再尼,也走访了永平早市巴刹。 希望联盟将全力以赴在亚依淡打败国阵,并在布城组成新政府,为马来西亚人民带来新希望。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8年1月17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亚依淡是国阵堡垒或沙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