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3

纳吉新黑暗时代的开始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居銮区国会 议员刘镇东于2013年5月23日发出的文告: 纳吉新黑暗时代的开始 对于大马人民的基本自由,今天是令人不安的一天。国阵通过逮捕政治运动活跃分子及取缔媒体刊物,打击其政敌。 内政部今日援引1984年出版及印刷法令展开执法行动,扣查1408份《公正之声》、1062份《哈拉卡》和70份《火箭报》。 这是继公正党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伊斯兰党Tamrin Ghafar和“只要不是巫统”(ABU)主席Haris Ibrahim的逮捕,以及学生运动活跃分子亚当阿里今日在煽动法令下被提控后展开的新一轮执法行动。 今天,行动党永久顾问曾敏兴医生、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美律区州议员邹宇晖及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也因在刚结束的大选期间所做出的种种言论而被传召问话。 我强烈抨击这一系列的取缔行动,这包括扣查《公正之声》、《哈拉卡》和《火箭报》。内政部这些根本没必要的行动,其实只不过为了要在所有有想法的马来西亚人心中制造恐惧以及要求人民服从国阵不折手段得来的政权。 这不禁令人心寒地想起1987年的茅草行动,新任内政部长Ahmad Zahid Hamidi 的真面目已经揭露出来。纳吉大选后的把戏——“全民和解”,已被证实只是针对政敌进行报复的恐怖行为。 恐惧和威胁的政治手法,一向是国阵和历届首相经营政权的重要标志,这当中的佼佼者要属马哈迪。他使用三重手段,即内政部,警方及恶法,以维护其政权。 微差输掉选举后,纳吉向大众释放出好听的口号,但首相其实已把“不干净的工作”差遣给本质是维持国内安全及确保人民和谐的内政部。而内政部到底是在保护哪些“人民”? 通过他们的所作所为,内政部已非常清楚地显示,它只是在服务它的政治主人,而不是为了人民最大的福祉。

Read More纳吉新黑暗时代的开始

警察不该“搞政治”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于2013年5月23日发表文告 警察不该“搞政治”,防治罪案是全警队的正职 马来西亚警察部队最大的问题是投入“搞政治”的资源,远远大于防治罪案的。而防治罪案一直被当作警察部队的副职,而非最重要的共同任务。 新任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宣布在各级警署成立“防治罪案单位”,是治标不治本的措施,对于防治罪案没有多大帮助。 警察部队在过去一周“新内政部长、新总警长”治下的表现令人失望、遗憾和愤怒。警察部队不应该当国阵政府打压异见的打手,而应该以防治罪案为全警队共同的任务、甚至全部的任务。 过去一周发生了: 1.     公正党州议员聂纳兹米在集会法下被控 2.     阿当阿里在煽动法令之下被捕及被控; 3.     昨晚声源阿当的民众被捕; 4.     蔡添强、哈里斯等人在煽动法令下被捕; 5.     民主行动党永久顾问曾敏兴医生因私人邮件遭到调查 与此同时,31岁青年达门登(N Dharmendran)遭到拷问在扣留下死亡;副首相慕希丁和总警长卡立本身的亲属都成为最新的罪案受害人。 警察部队的主力都在“搞政治”,真正需要人员投入的防治罪案,成为最不重要的副职。 2005年5月16日公布的敦再丁皇家调查委员会报告书,清楚阐明,警察部队三项最关键的改革是,一、把防治罪案当作警队的最重要任务,通过重新调配人员来达到减少罪案的目标;二、反贪反腐;三、与人权价值和标准接轨。 同时,皇家委员会也建议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失检委员会(IPCMC),关注警察失责的问题。 内政部长查希和总警长卡立立即应该滥用警察部队“搞政治”,而应全面按照2005年的皇家委员会的建议,全面重新调配警队的人员编制。目前,警队里只有14%是涉及防范罪案的部门,其他部门不是涉及物流管理就是文员太多。 在11万名警员当中,只有9千余人在刑事调查组,至于管理组则由5万余人,而政治部则由6千余人。 因此,增设一个“罪案防治单位”,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案,真正需要的是警队的以防治罪案为全体上下共同目标的全面改革,通过重新调排警员来应付社会的新需求。 刘镇东

Read More警察不该“搞政治”

消费税:国阵继续执政的大礼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于2013年5月18日发表文告: 消费税:国阵继续执政的大礼 首相署部长伊德里斯日前表示政府推行消费税可以增加270亿令吉收入,在国阵以少数票数胜选之后不到两周就送给人民的大礼。 民联一直警告,国阵继续执政,肯定会推行消费税来平衡财政赤字。民联主张消灭贪污、浪费和朋党主义,而非增税。 伊德里斯昨日告诉一项论坛,如果政府把消费税制定在7%,每年将从马来西亚的小市民手中征收270亿令吉的新税金。 看来推行消费税是纳吉政府的最重要事项。有巫统的消息告诉我,纳吉委任巫统宣传主任阿末马兹兰为副财政部长,目的就是为了通过各种管道为消费税护航。 其实,国阵从2005年就打算推行消费税。当时的首相阿都拉在提呈2006年财政预算案时就设下日程表。纳吉去年在提呈2013年预算案时,也在演讲多处暗示消费税即将来临,但没有明讲,因为明白选民反对新税的情绪。 去年10月,由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伊斯兰党研究主任朱基菲和我代表民联发言,根据以下理由,反对实行消费税: 1.     在没有消灭贪污腐败之前,任何政府没有道德威望实行新税或增税 2.     政府不应该为难中产阶级和贫穷人士,实行消费税只会导致贫者愈贫。政府的责任是要确保中下层有更多收入和可支配收入,由他们的消费支撑马来西西亚的内需。如果他们的收入都被新税征走,将会导致内需滑落,最终拖垮经济。 3.     国阵一马援助金,就是承认国内6成人口家庭收入不超过3千令吉。结果一手给援助金,另一手则通过消费税重新征回来,从政策而言,是自相矛盾,也有大选骗选票之嫌。 刘镇东

Read More消费税:国阵继续执政的大礼

新内阁扩大“首相独裁权力”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3年5月16日发出的文告: 新内阁扩大“首相独裁权力” 随着纳吉的“首相独裁权力”扩大,新内阁将日渐与国家脱节。当首相署膨胀到如此地步和纳吉再次兼任财政部长职位,新内阁的存在与否已经无关痛痒。 西敏斯特政治制度在传统上认为首相在内阁的角色是“同等中的首位”。内阁理应以同等集体模式运作,而内阁成员应扮演互相监督和制衡的角色,包括针对首相的权力。 在30名内阁部长中,其中三分之一来自首相署,例如首相、副首相和8位正部长。比较起上届内阁的阵容,首相署部长增加了3位。 马来西亚首相署的权力日益集中化的现象,肯定会让许多其他共和联邦成员国的首相相当羡慕。当今马来西亚首相署的职责几乎囊括太阳底下的所有领域,内阁似乎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首相署现在负责反贪污委员会、总稽查司办公室、选举委员会、人权委员会、公共投诉局和公共服务委员会,而这些部门理应置于国会的监督之下。 再者,为了贯彻监督和制衡的原则,国会事务不应该在首相署的管辖之下,反而应交由联合/跨党派的国会委员会管理。 此外,我认为海事执法机构应该由内政部管理,而公共交通应由交通部管理。针对财政和经济领域,首相纳吉现在掌握了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力。 因为马哈迪相继与其财政部长东姑拉查里、敦再因和拿督斯里安华交恶,导致马哈迪首开首相兼任财政部长职位的先例,并持续至今日。 在共和联邦传统中,从未听闻首相兼任财政部长至如此长的时间。西敏寺特民主制度的财政部长角色是成为内阁的第二当家,并透过预算检查和财政稽查方式,肩负起监督和稽查其他部长的责任。这个角色完全无法在马来西亚内阁中看到。 与此同时,由首相领导的经济理事会(2008年大选后成立)经常绕过内阁,甚至代替内阁针对经济领域做出各种决定,这进一步腐蚀了内阁硕果仅存的监督与制衡职责。 “首相独裁权力”进一步巩固了首相纳吉的权力,但这是建立在典当国家利益的基础上。 刘镇东

Read More新内阁扩大“首相独裁权力”

刘镇东:让交通部管公交委员会,不是首相署

(吉隆坡15日讯)联邦政府最近批准其他德士可以进入吉隆坡国际机场载客,将导致原有的机场德士(Limousines)面对更艰巨的竞争,其生计也大受影响。 无论如何,刘镇东欢迎允许其他德士进入机场载客的政策,因为这可以减少能源浪费,但先决条件是必须减低德士业者的营运成本。 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指出,一般上城市德士和机场德士每日缴付50令吉和153令吉的德士租赁费;机场德士获得1600cc的普滕Persona汽车,但司机在5年内必须缴付27万令吉,因此在新政策下机场德士可能会面对更多竞争,导致生计蒙受打击。 他说,这也是他与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今日联合会见公共交通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赛哈密的原因,即要求赛哈密关注此事,以及采取措施降低德士租赁费,特别是在斋戒月期间,因为乘客数量会减少。 “目前,公交委员会只把视之为私人商业之间的安排,该委员会无权干涉和插手。” 刘镇东指出,因此,他俩也要求公交委员会履行管理者的角色,因为目前没有任何机构在管理机场德士的作业,当今的作业模式是基于德士业者与私人公司签署的合约。 他披露,赛哈密在会晤上答应会研究此事,且聆听德士司机的投诉,但赛哈密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根据刘镇东与方贵伦获得的德士业者与机场德士(大马)私人有限公司签署的合约,其显示无论德士业者面对亏损或盈利也好,每日必须缴付153令吉予该公司。 每次的机场德士来回载客服务将花用3小时,业者每日最多可以载送4次,以抵消租赁费和汽车维修费的开销,而他们的每日平均净收入仅有20令吉。 表:德士业者的开销福利:5令吉 SPB:19.69令吉 租赁:95令吉 电台:3令吉 HP:20令吉 STBM:10令吉 载客(每趟):6令吉 保险:1令吉 与此同时,他敦促联邦政府把公交委员会置于交通部之下,而不是由首相署管理

Read More刘镇东:让交通部管公交委员会,不是首相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