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6

2016年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州常年代表大会提案

提案人: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州委员会 柔佛州当下的政治氛围,充满着各种变数和可能性。生活在这个变幻莫测的时代,人民更需要我们提供具体的努力和承诺,以确保最终的胜利归于人民这一方。由此,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也必须做好万全准备,与希望联盟的友党一起引领改变。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致力于打造一个公平、廉洁的州治理制度,并促进人民之间的团结互助情谊。故此,柔佛州民主行动党提呈的政策纲领必须与民同在,并以人民的前途为优先考量。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不只是反对国阵的施政,更必须向人民提出一揽子改善柔佛和百姓生活的政策良方。 我们眼前的九大挑战包括了: 议程(一)还水予民——民主行动党将从水源、法令、监管和输送各方面着手,全面改革水务管理制度。 议程(二)公共交通——拟定更周全、更高效率的基础设施发展规划,提升人民畅通柔佛北中南部,以及往返新加坡的便捷性。 议程(三)房屋住宅——州议会有必要设置一个遴选委员会层级的机制,应对州内的房屋问题,比如监督房地产投资活动,还有审查房屋发展与在地经济活动的关系。 议程(四)县与地方政府发展——朝地方分权的方向,研议联邦、州以及地方政府权力的重新分配,包括探讨恢复地方选举。 议程(五)社会问题——针对马机肆虐的问题,成立一支特工队严打非法赌博。 议程(六)社会福利——成立一支特工队,重新探讨政府对贫穷户、孤儿、单身母亲、障友,以及其他少数边缘群体的扶助机制。 议程(七)社区安全——透过有效规划,执行和扩大社区警察的社会角色。 议程(八)文化——连同希望联盟的友党,拟定一套修复和保存柔佛民族文化特色的政策。 议程(九)教育——鼓励年轻人加强掌握国语能力,同时间学习多种语言。 如何实践上述九大议程,是我们的挑战。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州委员会谨此提议: 提案(一)从即日起到第14届大选,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各国会选区联委会和支部必须加强宣传工作,无时无刻确保党的斗争议程能够在每一层级深入民心。 提案(二)各层级的党机器必须接触更广大的民众,招收更多的新党员,成为支撑党务工作和政治斗争的一股力量。 提案(三)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在竞选活动、讲座、宣传品方面,都必须巩固与国家诚信党和人民公正党的合作,向人民推广希望联盟的共同品牌。 提案(四)在选民登记方面,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在全州各层级都必须加倍努力,尤其是招揽更多的年轻人登记为新选民。 提案(五)国会选区联委会和支部必须准备好竞选机器,包括在人力、动员和规划各方面做好全盘准备,随时应对来临的第14届大选。 上述五大提案,将由所有支部乃至州委员会全体党员一同执行。 以上。

Read More2016年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州常年代表大会提案

2017年财案:埋首不理严峻经济挑战的鸵鸟式预算

首相兼财长纳吉的2017年财政预算案提呈,可以看出他很急需展现与民同在的形象,也同时看出在朝议员没有对预算案太热情、在野议员很不爽。 形式上,这是纳吉第二次以电子读稿机(teleprompter)“表演”预算案。我理解领导人在大场面借助电子读稿机的需要。但在国会内读稿,就算有电视直播,我仍希望财长的预算案,是向国会议员提呈,而不是向电视提呈。另外,今年第一次模仿美国总统国情咨文把政策影响的具体对象邀请来聆听演讲。形式上未尝不可,只是一次过请了太多人,稍嫌造作。 必须说明,财长的预算案演辞与真正的预算案细节,是两码子的事。财长只是在演讲中让你听他想你知道的。魔鬼在各财案文件的细节当中。 从细节中看到(但没有在演讲中提及的),政府对于2017年的预测是在过于乐观。例如,政府估计2017年的消费税税收为400亿令吉,比今年希望征得的385亿令吉还要多。问题是,今年第二、第三季已经不达标,今年总额应该不达标。明年的经济如果不比今年好、民众消费不比今年多,消费税达到400亿令吉税收的可能性就很低。 政府也预估公司税增加9.5%、石油税收增加24.9%。 以当前经济放缓、国际油价低靡的趋势来看,这样的估算,实在过于乐观。 纳吉的演讲没有对未来提出方向,也没有提出国际经济放缓以后的应对策略。反而可以从以下三个笑话(或者说经济的悖论)看出这份预算案的空洞。 第一,纳吉开篇就谈撙节,说经济情况不太好,叫大家小心消费;笔锋一转,说鼓励马来西亚是美食天堂,大学毕业生如果要成为企业家,可以卖椰浆饭,政府鼓励大家往这方向去。(第17-23段) 纳吉是财长,正在提预算案,却对创造就业机会没有任何计划、策略。大学生没有适当的就业机会,被迫选择卖椰浆饭,意思说这个社会没有足够的正式部门就业,才迫使大专生变成为非正式部门(informal sector)小贩。此外,在经济低靡时期,假如大家都撙节不花钱,内需就会遇上寒冬;遇到经济不景气,大家都卖椰浆饭,就会面对供过于求的问题。 第二,财长没有提出策略提高一马援助协助对象群的收入,纳吉却叫全民当UBER司机增加收入。纳吉说,每周驾驶10-40小时,月入至少1500令吉;如果每周超过40小时可以有4300令吉月入(第176-178段)。 如果全民都当UBER司机,同样会面对供过于求的问题。整个说法经不起严格的经济逻辑的检验。 第三,纳吉很自豪的说一马援助金BR1M为700万名马来西亚人提供了津贴。(第124段)翻过来说,这也意味着有700万名马来西亚人属于广义的贫穷一族,需要政府提供津贴。我们期待财长提出如何减少低收入群体的政策,不是政治宣传。 纳吉从下午4点开始宣读预算案演词,在野党在5点50分纳吉读到255段后忍无可忍退席抗议。纳吉在第255-258段说有领袖(不点名指马哈迪)称2017年预算案是做戏,因为政府没钱。也说有在野党领袖称当前马来西亚经济遇上风暴(我有这样说过,但应该不是指我,不确定纳吉指那一名在野党领袖说的)。纳吉说,到底谁才在做戏、谁出卖国家、哪里有风暴? 在这之前,纳吉已经用了很多的篇幅批评在野党。纳吉如果认真评估经济、提出国家未来的出路,我们都会认真聆听。在议会厅内,对着全国电视羞辱在野党人,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纳吉后来对记者说,在野党退席抗议,让国会蒙羞。我们要说,MO1和一马公司丑闻才让国家蒙羞!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0月21日晚上出席雪兰莪加影民主行动党募款宴会发表的演讲,10月22日向媒体发布。)

Read More2017年财案:埋首不理严峻经济挑战的鸵鸟式预算

刘镇东特别议事厅首讲——敦促严打柔佛非法赌博

柔佛和居銮的非法赌博中心(俗称马机场)野火烧不尽,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日前把在选区实地调查到的情报带到国会特别议事厅辩论,敦促内政部、警方、地方政府等相关单位互相合作,加强打击非法赌博的措施。 “非法赌博问题就如社会与经济的毒瘤,有关单位必须即刻采取更具体和更全面的行动。” 刘镇东指出,他已确认居銮县24个非法赌博中心的所在位置,这些马机场在居銮坊间几乎是公开秘密,这数量相对于当地的面积和人口足以令人担忧。 他也提醒,非法赌博不该被视作单一族群的问题,以居銮为例,马机场的赌客甚至还包括了在军营从军的马来士兵,因此政府必须把非法赌博定义为不分族群、祸害整体社会的犯罪活动。 他说,人们把手上的可支配收入通通耗在马机,导致原本应该用来满足日常生活及生存需要的家庭收入也受到影响,进而从家庭衍生出更多的社会问题。 刘镇东认为,政府应更积极寻求振兴经济的方案之余,同时也应消除那些拖垮经济成长的因素,尤其是越来越猖獗的非法赌博活动。 内政部副部长马西尔在回应刘镇东的动议时表示,非法赌博业者的犯罪手法日新月异、层出不穷,包括以“家庭休闲中心”门面挂羊头卖狗肉、迁移到公寓或偏远郊区,以及利用网路和电子媒体广招新赌客。 他说,警方除了与地方政府联手扫荡马机,也在国家电力公司和州水务局的配合下,切断非法赌博中心的水电供应使其生意瘫痪。警方还透过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封锁含赌博元素的网站。 “我们已建议总检察署重新检讨有关赌博的现行法律,看看是否适用于对付最新的非法赌博犯罪手法。” 马西尔指出,警方2014年对居銮县的非法赌博中心共展开214次突袭,逮捕了504位赌客和业者,并且充公了544台马机和1万7492令吉现金;2015年有277次突袭,384位赌客和业者被捕,充公了1429台马机和12万7349令吉现金;2016年截至9月,警方已进行了239次突袭,逮捕530位赌客和业者归案,充公了1733台马机,还有3万1460令吉现金。 这也是刘镇东在特别议事厅的首讲。国会在今年4月通过修订议会常规,设立了特别议事厅,并在5月的会期正式开议。早从2008年当选时,刘镇东就已多次向议长班迪卡建议在国会设置“第二议事厅”,让议员有更多的空间讨论民生课题,可说是促成特别议事厅的推手之一。 他在特别议事厅提出的第一个动议,即是要求与内政部辩论居銮人民关心的马机问题,借此鞭策内政部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严打非法赌博。   图说:刘镇东与内政部副部长马西尔在会后交流,也针对打击非法赌博的措施互换看法。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办公室于2016年10月20日发布的新闻稿。)

Read More刘镇东特别议事厅首讲——敦促严打柔佛非法赌博

2017年的柔佛政治

2017年可说是马来西亚立国60年来最重要的一年。如果要改朝换代,半岛最重要的战场就在柔佛。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和友党必须竭尽所能,提供柔佛人民清楚的选项,以决定柔佛乃至马来西亚的未来。 价值—— 公正、廉政,以及团结互助,会是柔佛州民主行动党谱写柔佛未来的指导原则。我们的柔佛之梦的核心精神,是拥有廉政治理,且人与人之间具备人溺己溺团结互助精神的公正社会。 柔佛民族—— 柔佛民族的概念日益普及。关键在于如何让这份对柔佛的荣誉感,转换为改善小市民生活的力量? 民主行动党倡议联邦政府分权与放权,赋予州政府更大的权力。交通、警察、教育和卫生,理应列为州的管辖事务。从各州征收到的所得税,也应该有更大的比例,如50%,拨给各州政府,让柔佛州政府可以全面改善柔佛人的生活品质。‎ 核心政策议题—— 我们估计全国大选最早会在2017年马来西亚日以后举行,但我们并不排除柔佛提前州选的可能性。民主行动党需要进一步提出我们在柔佛的议程,而不是只聚焦在全国性议题。 过去三年里,我们把自己定位成兼具理念与理想的政党,柔佛州民主行动党成功促使柔佛州政府在公共交通和水供方面做了好些事。当然,‎州政府在这些领域的表现依然不好,因此公共交通和水供将继续成为我们致力监督的重点政策议题。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来临2017年的政策议程也包括以下: 1)房地产泡沫与房屋危机 柔佛州政府务必应对逼在眉睫的房地产泡沫,解决柔佛小市民的居住需要。 2)城乡差距 城乡之间,如依斯干达特区与柔中、柔南小镇的差距愈来愈明显。柔佛州政府必须缩小彼此的悬殊。 3)就业危机 年轻人与妇女正面临就业危机,尤其是在这经济放缓的年代。民主行动党将确保柔佛州政府责无旁贷,提供一个让人民享有体面工作的就业环境。 4)环境与清洁 柔佛州政府在环境与清洁议题面前显得脆弱。民众现在对于环境与清洁有了更高的期待。我们必须反映人民所要,并督促州政府做得更多。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的主要议程之一,将会是继续确保柔佛州政府在治理上达致能干、问责与透明。 挑战—— 我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面临着两大挑战: 第一,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将与希望联盟的友党,也就是国家诚信党和人民公正党,按以下分野为不同政治势力拟定政治重组的方向: – 继续支持纳吉的一方,以及,反抗纳吉暴政的一方。 – 维系腐败政权的一方,以及,追求零贪腐新马来西亚的一方。 – 玩弄种族与宗教牌撕裂社会的一方,以及,为柔佛人民和马来西亚人民的团结而努力的一方。 政治重组的过程充满各种挑战,但为了国家的未来,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 第二,民主行动党多年来惨遭妖魔化。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接触每一位柔佛人民,让他们相信民主行动党是一个为全柔佛和全马来西亚人民斗争的政党、有理念和有理想的政党,以及为更好的未来拼搏的政党。 (本文也刊载于2016年10月18日《东方日报》的〈名家〉版)

Read More2017年的柔佛政治

刘镇东接待中国华侨大学校长贾益民

  刘镇东10月16日(星期日)在接待中国华侨大学校长贾益民的拜访时说,“民主行动党欢迎更多中国年轻学者研究多元的马来西亚,也了解马来西亚的半民主社会的各个社会力量,同时从马来西亚出发研究东南亚。”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在该党总部社会民主图书馆接待贾益民,以及随团的华侨大学董事会办公室主任暨校友工作办公室主任项士敏、该校国际交流合作处副处长曾珊妮,还有该校马来西亚代表处主任苏耀原。同时受邀出席的有新一代“中国通”北京大学马来西亚校友会会长赖贞瑝。 贾益民校长分享了中国华侨大学对东南亚研究的方向、对青年学者的栽培,以及推动学校国际化的经验。华侨大学也将通过海上丝路研究院,加强对涉及国家的总体研究。 刘镇东说,中国学者过去研究东南亚比较多从华人华侨的角度出发,缺乏对相关国家较为总体的研究。 “民主行动党鼓励有志于研究东南亚和马来西亚的中国年轻学者,以宽广的视界,对马来西亚的各种社会力量做出全面的研究,为未来做出指引。” 刘镇东赞赏贾益民校长与华侨大学访问马来西亚时,拜访朝野党派和各个社会力量,以便更全面地理解马来西亚。 刘镇东于今年6月8日在华侨大学厦门校区以“马来西亚2013年大选以来的政治地震与重组”为题演讲,并拜访贾益民校长和东南亚研究著名教授张禹东和庄国土。华侨大学在是次演讲后,委任刘镇东为客座研究员。 民主行动党也赠送35册2008年至今出版的书籍给华侨大学的华侨华人研究院暨国际关系研究院。   (刘镇东与贾益民校长互赠纪念品。)     (刘镇东与贾益民校长及拜访团合影,左一为苏耀原,右起为项士敏,以及受邀出席交流的赖贞瑝。)   (刘镇东向贾益民校长介绍社会民主图书馆及藏书,右起为项士敏和曾珊妮。)

Read More刘镇东接待中国华侨大学校长贾益民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准备就绪迎战闪选

《星报》在星期日(10月16日)的一篇专文指出,柔佛国阵议员内部认真讨论闪选问题,并支持柔佛州选与国会分开进行,原因在于担心受到纳吉票房毒药的拖累,以及慕尤丁土著团结党的崛起。 早在2016年5月,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就已洞察到柔佛闪电州选的可能性,州委会为此进行改组和成立选举备战委员会,并于8月起在柔州各区进行选举备战培训。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率先备战闪选一事,尽管在这之前遭到对手百般嘲笑,但我们目前可说是全面启动了备选模式,足以随时迎战闪选。 我相信,闪选是柔佛巫统和州务大臣卡立诺丁眼前的一个选项,原因有二: 第一,我们和对手各方可以看到的民调,都显示纳吉是票房毒药,从柔州巫统的角度,能切割就尽量要切割。 我在8月委托独立民调中心(Merdeka Centre)进行的民调显示,65%的受访居銮选民不满首相纳吉的表现,其中50%的马来选民不满纳吉的表现,42%仍然满意纳吉。被视为国阵铁票的政府公务员和官联企业职员,竟有45%不满纳吉的表现,略高于满意的42%。 2013年2月的居銮民调当中,纳吉的满意度为59%。其中马来选民有78%满意纳吉,只有19%不满纳吉。过去三年半居銮马来选民对纳吉的看法,已经是天渊之别。 由此可见,不满纳吉的声音已相当普及,不再限于任何一个族群、性别、职业。柔州巫统完全意识到坊间对纳吉的恶评,也担心会在大选被纳吉拖累 第二、无可否认的,慕尤丁多少有些影响力;特别是成立新党以后,柔佛巫统开始担心土著团结党会在选举中带来威胁。 随着柔勒区州议员沙鲁丁退出巫统加入团结党,导致国阵在柔州议会失去三分二议席优势,这已让不少巫统领袖在心理上感到恐慌,担心引起骨牌效应。柔佛巫统希望在团结党壮大以前,先进行闪选。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已经准备就绪,随时面对州选,相信我们希望联盟的友党——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亦同。我们准备与卡立诺丁在柔州的政策进行交锋,包括公共交通、水务管理、房地产泡沫、房屋危机、伊斯干达特区与柔州中南部的不均发展、环境等等议题。 入主布城,柔佛是关键。我们会尽我们所能,在这最重要的时刻赢取柔佛人民的信任。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0月17日在居銮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准备就绪迎战闪选

废除死刑:敦促阿莎丽娜和阿邦迪动起来

谨此恭贺国际特赦组织马来西亚分会,以及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促成了今年的世界废死日系列活动。 基于行程撞期,恕我无法出席。 10月10日是世界废死日。 还记得在2011年6月,我刚巧路过时任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专责司法事务)在国会的办公室,就在这样的机缘下第一次参与了废除强制死刑的议题。 应纳兹里的邀请,我帮他办了一场国会圆桌会议,该会决议为:促请政府(一)暂停执行死刑,以便对死刑做更周全的检讨;(二)终止强制死刑,并把酌情权回归到法官。 透过与纳兹里的合作,我清楚知道马来西亚当务之急,是先终止强制死刑,并逐步在日后全面废除死刑,相信法律界及广大社会也将支持这样的议程。 对于这种渐进的争取方式,我并无异议。2011年以后的两个立法方向,就是采取渐进/共识的途径达成。第一,在所有罪行当中,废除强制死刑的刑罚,并把酌情权交予法官。第二,因贩毒罪成被判死刑者,占了全体死囚三分之二,因此有必要检讨贩毒罪的死刑,加以区分毒骡与毒枭。 我和纳兹里联办的圆桌会议至今已有五年,政府的不作为令人感到遗憾。据我所知,2013年接替纳兹里掌管司法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南希苏克里,对废除强制死刑也抱持善意,但除了在2016年3月宣布检讨死刑以外,她几乎没有太多的表现。 2016年7月,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正式出掌司法事务的前一天,我在机场与之巧遇。我就废除强制死刑一事,主动伸出了援手。 我热切希望在阿莎丽娜的任内,至少要有一些正面进展。 改革死刑制度,是我在国会的民主行动党同志古拉、卡丝杜莉,以及哥宾星(还有已故卡巴星)一直投入时间和精力推动的倡议。我们由衷希望看到一些改善与正向进展。 从我与纳兹里和南希苏克里的言谈中,得知总检察署对废除死刑毫不让步的态度,也很有可能是一个阻力。总检察长阿邦迪是时候就这个议题,与广大社会展开对话。 废除死刑,或是最起码的废除强制死刑,似乎都不是总检察长与政府所重视的议题。不作为,等同让过去几年的努力前功尽弃;更重要的是,不作为,等同于阻碍我们的国家建立一个更符人道,且人人受到公正对待的司法制度。 最后,我再次恭祝今年的世界废死日系列活动一切顺利,但愿废除死刑的醒觉意识得以在更多马来西亚人民之间广传。 (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2016年10月9日世界废死日系列活动致辞稿。)

Read More废除死刑:敦促阿莎丽娜和阿邦迪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