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17

Solidariti untuk rakyat Palestin

Kenyataan Pengarah Biro Pendidikan Politik Kebangsaan DAP dan Ahli Parlimen Kluang Liew Chin Tong berhubung demonstrasi di luar kedutaan AS di Kuala Lumpur pada 15 Disember 2017. Bagi pihak DAP, kami hadir di sini untuk menyatakan solidariti kepada rakyat Palestin dan membantah pengiktirafan Jerusalem sebagai…

Read MoreSolidariti untuk rakyat Palestin

Najib, Maharaja tanpa baju

*Baju Baru Maharaja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adalah kisah dongeng yang ditulis penulis Denmark berkenaan seorang maharaja yang membayar upah yang mahal untuk mendapatkan sebuah baju baru ajaib yang kononnya hanya boleh dilihat oleh orang yang bijak. Pakaian itu sebenarnya tidak wujud, namun maharaja itu…

Read MoreNajib, Maharaja tanpa baju

国王的新衣:巫统的三大死穴

来届大选,如果国阵的首相人选依然是纳吉,那么国阵时代的终结就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或许有些人认为这个说法只是在野党夸大其词,而我也确实很期待看到国阵与巫统败选。然而,之所以会这样说,主要是根据我这一段时间在中间、无党派选民里观察到的政治动态。 巫统有三个根本的死穴。除非未来几个月有戏剧性的政治变化,否则巫统会带着这些包袱迎战大选:纳吉本身、非马来选民的唾弃,以及小市民对经济现况的不满。 纳吉因素 2013年大选,纳吉还是国阵巫统的资产,其个人形象比国阵巫统更具号召力和吸引力,尤其是在马来选民之间。2015年可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纳吉在这之前的支持率大多维持在60%以上,直到一马公司丑闻和捐款门爆发后,纳吉的支持率已锐减到40%以下,再也回不了以前的水平。 一名资深媒体人就最近的巫统大会写道,巫统内部民调显示纳吉的支持率维持近40%,并且在没有其他挑战者的情况下,继续扮演巫统党内的王者。该名媒体人和她的消息来源,可能认为这样的支持率已经算是值得庆幸了。 有人会说一马公司丑闻对选情没有任何影响,而我倒不这么认为。单凭一马公司丑闻也许未必会让选票转向我们,但选民起码在走入投票站时知道首相把政府资金转入个人户口的事件,这是选战其中一个要素。若非如此,纳吉的支持率应该会回到2015年以前的60%水平,而不是停滞在30%,连40%也不到,成为国阵巫统的致命伤。 纳吉与罗斯玛夫妇在选民眼中,更是不讨喜的人物。社交媒体有不少政治闲聊群组,各族小市民都经常拿他们两夫妇来恶搞一番,这些都不经任何在野党推动,而是小市民自发、自制的内容。 纳吉已经是党内和整个执政联盟的负资产,任何与挺纳吉的领袖都会遭到群众的厌恶。巫统能做的就是撤换纳吉,以新的一批领袖取而代之。 非马来选民因素 自从2005年希山慕丁亮剑,巫统右转以来,非马来选民就再也不会支持国阵。 最近,一名在外国媒体任职的媒体人告诉我,他向马华高层追问有关马华指国阵有35%华裔选民支持的消息来源。该名马华领袖先是三缄其口,最后终于承认这是“刘镇东说的!”。 我在6月接受《The Edge》的采访时指出,按照江沙与大港双补选的投票结果,在野党有65%非马来选民的稳定支持。马华也因此认为国阵有35%的支持。 双补选中,新成立的国家诚信党上阵半城乡选区,依然可获得65%非马来选民的支持。(城市选区的非马来选民大部分投给在野党,而半城乡选区的非马来选民则大部分投给国阵,一直到2013年大选才转向了在野党。) 双补选的65%非马来选民支持与2013年全国大选的85%非马来选民支持,两个数字之间有一定的差距和各种因素,并不表示国阵理所当然有35%的非马来选民支持。或许他们着急之下,想要以这样的说法自我安慰。 因此,国阵领袖暗中推动所谓的投废票运动,他们深知要求华裔选民投国阵远比要求华裔选民投废票来得更困难。 我也承认,非马来中间选民目前对于改朝换代还没有十足的信心,这是希望联盟必须努力说服他们的地方。 民怨因素 大部分的马来西亚小市民都在经济困境下挣扎求存。更糟的是,纳吉政府视若无睹,否认经济处在危机中。 我国爵士乐天后茜拉玛吉的推特,揭开了巫统国王的新衣。茜拉于巫统大会之前,透过推特点出了我国物价高涨、令吉疲弱、生活开销庞大和工作机会匮乏的经济问题。 在排场浩大、人声喧闹的巫统大会中,纳吉对于小市民的困苦只字不提,反而选择性地透过一些数据显示我国经济良好。在他口中的马来西亚,是全球经济表现最良好的国家之一。 纳吉甚至扬言国阵会继续执政1000年。 茜拉的推特说出了每一个马来西亚小市民的心声。部长们纷纷出来回应,有的说艺人不应该评论政治,有的则说物价高涨是上苍旨意。甚至还有部长挑战茜拉举出证据证明我国的经济不好。 这些部长的回应,在大家眼中看起来只是为了要讨好纳吉,并不代表大部分马来选民的想法。部长们的言论,恐怕会激起选民更强烈的反建制情绪。 也许诸位巫统领袖不知道,艺人的社交媒体上有许多马来小市民在诉苦,表达在当下经济逆境下的挣扎。 简单来说,纳吉自2015年以来已经越来越不得民心,马来选民也对巫统政治菁英和经济状况非常不满,加上2005年以后就不投国阵的非马来选民,国阵巫统的下野指日可待。

Read More国王的新衣:巫统的三大死穴

卡立诺丁沦为“柔佛一号官员”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声援被警方扣留的部落客“Milosuam”尤索夫阿西迪(Yusof Al-Siddique Suratman)。反贪会外泄文件指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收取1200万令吉贿金,尤索夫因涉嫌散布有关文件,而于2017年12月8日遭警方逮捕并延扣三天。 警方援引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与刑事法典第203A条文调查尤索夫。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禁止任何人“利用网络设施或服务散播冒犯或触怒他人的内容”。刑事法典第203A条文则禁止任何人“泄漏在其任职期间或行使权力时所取得的资讯”。 尤索夫在部落格milosuam.net发表的文章附上了一页反贪会的供词文件。该文件显示为早前被控洗黑钱和贿赂的房屋仲介阿米尔沙里夫丁(Amir Shariffuddin Abd Raub),以及柔佛州前行政议员阿都拉迪夫(Abdul Latif Bandi)的供词。 反贪会较后也证实,该文件确实遭到外泄。 卡立否认收取贿金,还反过来指责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利用州议会泄漏政府官方机密。黄书琪是于2017年11月27日在州议会要求卡立解释1200万令吉贿金一事。 黄书琪也在2017年12月8日被警方传召问话,助查反贪会文件外泄案件。 近日一篇关于巫统大会的报导指出,卡立再次“警告”黄书琪。 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严厉谴责卡立的行为,也质问反贪会为何自2017年2月事件爆发至今,都没有对卡立展开任何调查。黄书琪于2017年11月27日在州议会提出此事后,反贪会也似乎没有调查卡立的打算。 相反的,被逮捕的是尤索夫,被问话的是黄书琪。身为州议员,在州议会里的言论不应该受到警方盘问,警方已经严重侵犯了州议会的权利。 卡立是否快沦为柔佛一号官员,就像大马一号官员那样,无法无天免受调查,甚至在没受到任何调查的情况下“被证明清白”? 打压尤索夫和黄书琪,只不过是要掩盖柔佛巫统内部真正的危机。熟悉马来西亚政治的都知道,这样的揭秘,是巫统内部的人才能做到。 我在2017年6月30日的文章《纳吉眼高手低的策略布局》写道: “卡立诺丁在2013年就任柔佛大臣,并不是因为他隶属纳吉的阵营,而是因为得到了柔佛苏丹的祝福。2015年7月,纳吉的一马丑闻正值火热,时任副揆的慕尤丁被开除,而卡立此后一直试图与纳吉切割。《星报》指出,卡立曾与柔佛国阵议员探讨闪选的可能性,内部也支持柔佛州选分开进行。我的巫统朋友认为,反贪污委员会最近在柔佛和马六甲展开的行动,是纳吉的布局之一,旨在把卡立和依德利斯调到联邦,换上自己的亲信取而代之。” 我劝告卡立在巫统内部多加小心,当中一股暗流汹涌要将他斗倒。卡立应该要站出来面对调查和指控,以便自证清白,保住可能仅有的一点公信力。若巫统对卡立开刀,至少他还能赢得人民的尊重。 然而,卡立正走向与大马一号官员同样的不归路,躲在警方、反贪会和其他国家机器背后,拒绝面对人民。卡立已经沦为了可悲的柔佛一号官员。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7年12月10日发表文告。)

Read More卡立诺丁沦为“柔佛一号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