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December 2013

曼德拉的未完成

曼德拉的南非,有未完成吗?后曼德拉的南非,有什么是我们要借鉴的? 曼德拉的辞世,唤起人们缅怀他的理想主义。曼德拉的斗争经历,对于从事政治与社会改革工作的朋友,是黑暗中的明灯-很少人坐牢坐那么久,更少人能在有生之年,看到理想的实践、亲自实践当时世人都认为不可能的任务-废除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但是, 后曼德拉的南非并不完美。 当巫统在505大选后推出“强化土著经济”的说法时,我直觉“Bumiputra Economic Empowerment”特别是“BEE”的缩写似成相识。后来才想到,南非执政党也是曼德拉代表的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曾学习马来西亚的新经济政策,以“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加强黑人经济)之名,扶持黑人企业家。玩味的是,巫统没有新的说辞,抄袭后学者非洲人国大的用语。 首相纳吉说曼德拉的斗争与巫统类似,大概就从误把非国大后来的政策方向,完全等同于曼德拉的斗争。 曼德拉很早就走出同代黑人领袖“黑人为黑人斗争”的窠臼。他在1964年第二次被捕、下判前陈词,让他晋级伟人的话是这样说的: “我一生都奉獻給非洲人的鬥爭。我曾經為了反抗白人的宰制而戰鬥,我也曾經為反抗黑人的宰制而戰鬥。我懷抱的理想是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其中所有的人和諧地相處,所有人都有相等的機會。我希望為這個理想而活,也希望能成就這個理想。可是,如果有需要,我也準備為這個理想而死。” (During my lifetime I have dedicated myself to this struggle of the African people. I have fought against white domination, and I have fought against black domination. I have cherished the ideal of a democratic and free society…

Read More曼德拉的未完成

国会议员该做什么?

对每一位希望国会可以充分反映民意、对政策的制定过程有正向影响的马来西亚人,我们的议会是让人失落的。 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本年度的会议于12月5日结束,休会至2014年3月。国会一年开会三期,分别于3月、6月及年杪(提呈预算案)召开。一般每年开会70天,2010年辩论第十大马计划而一共开会80天,今年因为会期全都落在下半年,只开了50天(英国和澳洲国会每年开会150天,很多民主国会除了寒暑长假近乎常年议事)。 12月4日早上,关丹区国会议员傅兹亚提出要求,希望能够在无需24小时前书面通知的情况下,紧急动议辩论关丹大水灾的赈灾需要。议长班迪卡算是客气,允许傅兹亚在会上读出她的要求。在更多情况下,紧急动议在议长办公室就被拒绝,不准在议会里宣读。 京那巴登岸区议员蓬莫达多次大喊傅兹亚不应该在国会出现,选区发生大水灾,应该人在选区,与民同在,仿佛傅兹亚此时人在国会是件羞耻的事情。与此同时,议长班迪卡在回应马来西亚国会没有委员会制度时,指马来西亚国情不同,选民都要议员回选区(turun padang),因此国会很难再设立委员会,也很难增加开会日。 班迪卡和蓬莫达的谈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就是议员的工作无他,不外乎与选区的选民同在,至于国会是否开会,国会讨论什么,似乎都无关痛痒。 问题出在哪里?选民希望常常见到议员本尊,国会议员也觉得要赢得选举,就得无时无刻会见选民,就算做市议员与州议员的工作也不打紧,只要选民看到就好。 问题的关键在于,执政党与官僚体系都不要让国会议员参与政策制定,对他们而言,国会只是为执政党与官僚体系的决定背书的橡皮图章。 换个方式想,如果我们的国会有电视直播;国会也设有部门委员会,部门委员会的重要听证会议也透过电视报道和广播;而国会的辩论、朝野在各个委员会的协商结果,可以改变政策、可以迫使失职官僚丢官、可以确保部门不超支,选民在电视和新闻里“看到”议员在议会里的任务和角色,是否又有另一番要求? 就拿傅兹亚的例子,如果国会允许紧急动议辩论,相关部长在全国瞩目的压力下,以全国灾难看待关丹水灾,为关丹提供最大的援助,就比议员个人回选区赈灾来得更为重要。 为什么国会委员会如此重要?世界各国议会的会议大厅,议员在演讲交锋的过程当中,多少都有表演的成分。在有议会以前,武力是解决政治事务的主要形式。议会允许代表各个不同的利益团体的领袖,通过唇枪舌战,把各自的立场陈述清楚,也从中做观点而非武力的交锋。 但是,现代国家事务繁多、国家机关庞大,也不只是通过唇枪舌战就能一一解决。因此,各国国会都发展出委员会制度,让议会可以通过委员会制度参与法律和政策的制定,也通过委员会监督官僚体系的行政与财政运作。 这是我第二届当选议员,也是第六次参与联邦预算案的辩论。就以本次预算案为例,财政部长于10月25日提呈预算案,国会从10月28日至11月7日(6个会议日)进行“政策阶段”的辩论,即可以针对整个预算案的大方向及各类议题综论,11月11日至11月13日(三个会议日)由各部门部长针对议员的辩论作出回答。 11月14日起至12月3日(11个会议日)则是所谓的“委员会阶段”针对部门的预算条目进行辩论。往年这个阶段一般都有18个会议日左右。今年因为缩减会议日,所以近乎每天都开会至晚上10点半。 很多朋友问我,国会不是有委员会吗?你们不是正在进行“委员会阶段”的辩论吗?我们的国会委员会阶段的意思是,国会不升起权杖,议长改称“委员会主席”,大家继续在议会大堂议论一番。往往为数数十亿令吉的部门预算案,就只能允许朝野各数名议员辩论各10分钟,再由部长回答,然后表决了事。 试想,如果每一个真正的国会委员会针对两个部门作长期的监督和质询,我们有24个部门,可以有12个国会委员会,如果预算案“委员会阶段”一共18个会议日,意味着每个部门都有至少9日的“委员会阶段”的监督,肯定不同光景。 好的委员会制度,可以培养执政党的后座议员为当部长做好准备,也可以让在野党议员吸取执政所需要的知识,朝野也可以针对细致政策与行政措施有更多的共识(相对减少政党轮替时的制度风险),而官僚体系也将受到更全面的监督,财政预算与开支受到控制。 议长班迪卡在6月重新就任议长后,说国会也要“ubah”。然而,今年的会期结束了,我很遗憾,改革还是缺席。但愿明年有进步。

Read More国会议员该做什么?

电费飙涨 –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连串的新税务和涨价,如电费起价,让我质疑纳吉政府有否对策应付马来西亚正面对的宏观经济风险。 对比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和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将会减量,我国国内需求是维持马来西亚经济成长的关键。然而,一连串的新税务和涨价,将产生负面效果:国内需求将进一步缩减。 电费涨价会否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即国内和全球因素的综合效应导致马来西亚经济将崩溃? 根据当局的宣布,明年起马来亚半岛的电费涨价14.89%,沙巴和纳闽涨价17%。 平均而言,马来亚半岛电费每千瓦时将涨价4.99仙或14.89%,从目前平均每千瓦时33.54仙涨至每千瓦时38.53仙。 至于沙巴和纳闽,平均电费每千瓦时涨价5仙或16.9%,从目前平均每千瓦时的29.52仙涨至34.52仙。 当今的马来西亚已被各种潜在危机纠缠着,原因如下: 首先,即将在2015年4月落实的消费税侵蚀了可支配收入,因而抑制国内需求,导致当年将出现通胀。 其次,量化宽松(QE)将进入尾声。利率在2015年将上涨,高利率将进一步抑制国内需求。当美元升值时,进口将变成昂贵。 此外,即使令吉贬值,出口也不会增强,因为美国和欧洲的就业率成长缓慢,导致欧美对我国的产品需求软弱。同时,一些美国制造商正把投资引回美国本土,意味着马来西亚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将面对更多限制。 其三,我认为粽油价格将在2015年进一步下滑,主要原因是供过于求和明年可能会出现大豆大丰收,即使海燕台风造成短期内出现椰子油短缺。 粽油价格下滑将对马来西亚带来巨大政治效应,因为许多小镇和乡区的业主极度依靠原产品。 其四,会否出现产业泡沫?当电费涨价、落实消费税、高利率(大部分由量化宽松减量引起)和低原产品价格效应综合在一起,将会带来什么后果?当某个人开始违约,经济就可能会崩溃,特别是在国内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非常高比率的情况下。 再者,评估机构对马来西亚的公共财政管理不善进行更大的检查,将导致政府的借贷成本上涨,进而推高影响全民的利率。油气价格素来难以衡量。但是当页岩气大规模投入市场,汽油价格可能会下跌。汽油价格下跌是双面刃。 届时,当局可能付更少的津贴,进而协助降低赤字,但这也会侵蚀国油每年上缴给政府的石油税金,导致赤字扩大,进一步降低政府的信用程度。 政府必须要有宏观的思维,以协调其宏观经济政策和避免经济崩溃。经济硬着陆的结果,将危害我国百万普通家庭。因此,现在有必要采取措施避免此事的发生。 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兼居銮区国会议员任刘镇东于2013年12月6日发出的文告  

Read More电费飙涨 –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Pertanyaan Bertulis Bagi Soalan 285: Penglibatan Pekerja Wanita

DARIPADA:        Y.B. TUAN LIEW CHIN TONG SOALAN: Tuan  Liew  Chin  Tong  [Kluang] minta  MENTERI  SUMBER MANUSIA menyatakan kadar penglibatan pekerja wanita mengikut negeri dan sektor pekerjaan dari tahun 2003 hingga 2013. PR-1313-T57857 JAWAPAN: Tuan Yang Di Pertua, 1.      Menurut    statistik    Jabatan    Perangkaan    Malaysia,    kadar penyertaan  wanita…

Read MorePertanyaan Bertulis Bagi Soalan 285: Penglibatan Pekerja Wanita

Pertanyaan bagi Bukan Lisan Parlimen No.288: Bilangan Permit Teksi Individu

NO. SOALAN: 288 PEMBERITAHUAN PERTANYAAN DEWAN RAKYAT PERTANYAAN              :           SOALAN BUKAN LISAN DARIPADA                   :           TUAN LIEW CHIN TONG [ KLUANG] TUAN LIEW CHIN TONG [ KLUANG ] minta PERDANA MENTERI menyatakan bilangan permit teksi individu yang dikeluarkan dari tahun 2003 hingga 2013…

Read MorePertanyaan bagi Bukan Lisan Parlimen No.288: Bilangan Permit Teksi Individu

Pertanyaan Bagi Bukan Lisan Parlimen No.284: Ratio anggota polis kepada populasi

NO. SOALAN: 284 PEMBERITAHUAN PERTANYAAN BAGI BUKAN JAWAB LISAN DEWAN RAKYAT PERTANYAAN          :           BUKAN JAWAB LISAN DARIPADA                :           TUAN LIEW CHIN TONG (KLUANG) RUJUKAN                  :           6315 SOALAN: Tuan Liew Chin Tong [Kluang] minta MENTERI DALAM NEGERI menyatakan ratio anggota polis kepada populasi, bilangan anggota…

Read MorePertanyaan Bagi Bukan Lisan Parlimen No.284: Ratio anggota polis kepada popula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