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16

Jemputan kepada Timbalan Menteri Sumber Asli dan Alam Sekitar agar Turun Padang ke Kilang-Kilang Penyebab Pencemaran Udara

Saya telah membangkitkan isu pencemaran udara oleh kilang getah di Buloh Kasap dan kilang sawit di Jementah/Kebun Bahru dalam persidangan kamar khas Parlimen pada 14hb November 2016. Kementerian Sumber Asli dan Alam Sekitar (NRE) diminta mengambil tindakan yang tegas demi kepentingan penduduk. Dengan ini saya…

Read MoreJemputan kepada Timbalan Menteri Sumber Asli dan Alam Sekitar agar Turun Padang ke Kilang-Kilang Penyebab Pencemaran Udara

Peruntukan Melampau di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JPM) akan menerima sejumlah RM15.94 bilion peruntukan dari bajet 2017 dimana perbelanjaan pengurusan dan pembangunan masing-masing RM4.92 bilion dan RM11.01 bilion. Saya sifatkan jumlah ini adalah terlampau besar lebih-lebih lagi apabila peruntukan untuk kementerian-kementerian lain seperti kesihatan, pendidikan, kebajikan dan kepolisian dipotong.…

Read MorePeruntukan Melampau di Jabatan Perdana Menteri

制止首相署的不必要开销

首相署将于2017年获分配约159亿4179万7300令吉的预算,其中49亿2246万9000令吉为行政开销,110亿1932万8300令吉则是发展开销。与此同时,政府其他部门的预算不增反减,尤其是在卫生、教育、福利及治安相关方面的预算更被大幅削减。相较起来,首相署这笔预算实在没必要那么庞大。 昨天,我收到了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的国会书面答复,回应我对首相署巨额预算的质疑。她指出,逾110亿的发展开销将被拨到首相署辖下31个涉及第十一大马计划(第二滚动计划)的单位,首相署经济策划组(EPU)也已核准此事。 据阿莎丽娜所述,首相署下辖共有92个单位,包括57个署局、10个联邦法定机构、13间公司、5个走廊发展机构、5个基金会,以及2个国际组织。 不过,这92个单位并不足以合理化首相署的巨大开销,原因在于首相署本来就不应该管辖太多单位,其中有好些单位还吞噬了内阁其他部门的权力。最显著的例子就是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陆路公交事务理应是交通部所管辖的范围,而非首相署。 再者,首相署也编列了不少巧立名目、用途不明的预算,可任由首相酌情使用和对外分配,我称之为纳吉独创的“收买基金”。我将在另一篇文章深谈这个问题,但无疑这笔“收买基金”就是让首相笼络人心的工具。 虽说首相署2017年的159亿预算已较低于2016年的200亿预算,但它仍有更低的空间。 回看2008年,首相署预算只占了总预算的3.4%,这个百分比来到2017年已是6.1%。 2017财政预算案编列的发展开销只有480亿令吉,占总发展开销的18%,这绝对不利于国家未来的发展,诸如道路、医院、港口的提升工作将被推迟。然而在这么有限的发展开销当中,首相署竟可坐享23%的总发展开销,相较于2008年的8.1%已是判若云泥。 由此可见,首相署近年逐步从别的部门夺取了不少可贵资源,也大大削减了本应优先的公共开支,典当了许多马来西亚小市民的权益。 早在本次国会开议前,我已提出了一个动议,沉没在今日议程的第27项: 27. PR-1343-U77348 刘镇东【居銮】提议:“本院同意减少首相署的预算,将之重新分配予教育、公共交通、卫生,以及社会福利的相关事务。首相署的预算在2008年得以限制在69亿令吉,其中34亿令吉为行政开销,35亿为发展开销。然而在2016年,首相署的预算已大大超出2008年的金额,行政开销和发展开销分别高达59亿与140亿令吉,首相署的预算总共是200亿。”【财政部】 我不认为政府会放行,让这个动议有机会在国会殿堂被辩论,但我坚信制止首相署的庞大开销是何其重要,这将有助于把预算转用在公共利益,让人民享有更好的医疗、交通、治安和教育。

Read More制止首相署的不必要开销

我国工业范式转移的契机

川普意外当选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除了让全球感到震惊之余,也为马来西亚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有一个范式的转移(paradigm shift),以面对世界经济的新格局。 首先,我们透过川普的竞选主张,了解到美国新政府将以美国人的工作饭碗优先,为美国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这意味着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A)已随着川普的当选宣告胎死腹中。马来西亚目前仅仅靠着出口导向工业化发展的经济策略,我们不得不找一个新范式,以便超越现在的困局。当前的关键在于,我们有必要为国家的经济框架做一个长远的思考。 自1970年以来,马来西亚一直依赖着出口导向工业化经济,但这套模式在今时今日已经行不通了,我们不能再靠廉价非技术移工生产的低端产品搞出口拼经济。 跨太平洋伙伴协议告吹后,国阵议员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就是把出口目标转向中国,事实上这也行不通。中国还得花上几年时间取代美国成为最终出口地,因为中国目前依旧是出口美国的主要国家之一。 再者,随着欧洲的经济增长,以及中国的经济放缓,美国将减少从亚洲进口,全球贸易预料会在2017年倒退。短期而言,马来西亚也需要一个清晰的应对策略。 我促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带领国家自省,思考一个超越上述出口导向工业化困局的新经济模式。 贸工部的任务,不只是贸易,而是还有工业。重塑一个为中产阶级提供更高收入,并以技能与技术为基础的新一代马来西亚工业,贸工部责无旁贷。 与其把焦点放在下一个贸易 ,贸工部和联邦政府不如重新检讨马来西亚的工业,把它带往更高的层次。 范式转移,我国已经延误许久了。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11月14日,在国会参与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辩论(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发言。)

Read More我国工业范式转移的契机

川普当选的反建制海啸

全球此刻大概陷入如何看待川普当选背后的成因:川普为什么当选?是民粹主义、还是反建制?讨论的结果,肯定影响未来的政治行动与经济纲领。 川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可说是选民对美国现有体制(政治精英、华尔街、媒体)的政治革命和反叛。川普的当选,对美国政治、国际关系和全球经济,都将有着深远的影响。 当然,美国总统的权力不是绝对的,美国各个层级的民主制与分权制,将制约川普过去夸张的政治行为。上一个政治革命发生在2008年,奥巴马突破重围,在史诗般的浪潮中当选,但却在施政中受到牵制,也在意识形态上接纳现有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经济格局,只是修修补补无大作为,形成2016年大选巨大的反建制海啸。 奥巴马2008年当选,是选民在全球经济风暴后的反叛,惟奥巴马政府仍然抱住华尔街,没有大破大立重写经济规则,以致银行得救,小市民却失去房子和产业、经济停滞;上一个政治革命的主角奥巴马成了要被反叛的建制,而希拉里更被视为华尔街的代表人物。 时势造英雄 这样说吧,如果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是桑德斯而不是希拉里,胜选的不一定是川普。又或者说,希拉里的副手人选若是华伦的话,也许结局并不一样。 桑德斯与川普都获得白人无大学教育背景男性选民的支持。如果桑德斯与川普在大选中竞争,这组选民不会一面倒向川普,而桑德斯还可能可以结合民主党的少数族裔联盟、女性选民和千禧世代选民的社会联盟。 川普的当选,时势是比较大的因素。从过去数年欧洲各国极左和极右政党上台、到英国脱欧,乃至川普当选,除了反对美国现有的建制,还反叛什么呢?简单说,是反叛过去三十余年的经济模式: 第一、从1979年撒契尔夫人当选、1981年里根上台起盛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理念,替富人减税、政府缩编、私营化、砍社会福利、压抑工人权利等,使美国大企业富者愈富、小市民贫者愈贫、中产阶级消失; 第二、自1989年柏林围墙倒下、“苏东波”剧变、苏联主导的共产主义体制垮台后,资本主义不再有“敌人”、不必在担心共产主义在工薪阶层和农户间发酵,资本疯狂追求利润,社会贫富差距扩大; 第三、当年以贸易为主轴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有个悖论:全球掀起穷人向富国移民,而富国的工厂却撤离原址移往发展中国家。在这二十余年的大移民潮中,波兰籍工人大量涌入英国,德国有很多土耳其工人,美国有很多墨西哥工人。亚洲版则是这样的:缅甸工人到泰国当外劳;泰国工人到台湾、沙地阿拉伯当外劳; 印尼人到马来西亚当外劳;马来西亚人到新加坡当“马劳”。同一个时候,整个东欧成了西欧的工厂;印度于1991年开放经济;中国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尤其是2001年加入世贸后,成为世界的工厂。一方面更多外国劳工来原本的富有国家工作,与最低层的工薪阶级抢滩;另一方面,富有国家的工业职业都移到发展中国家。 理解2016年美国选举的反建制海啸,对于未来的政治行动,就得从这里开始,而不只是从川普的文化排他言论出发。 川普的当选,意味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经济模式的结束。从1970年代初起就以出口为导向经济模式的马来西亚,必须认真思考出路。 值得注意的是,川普的议程当中,与桑德斯、希拉里乃至共和党党内其他派系不一样的是,他强调基础建设的投资和从中带来的就业机会。共和党茶党和其他派系大多以减税和缩编政府预算和服务为主。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是川普的核心论述,他的墨西哥围墙、穆斯林排外论述等,都建立在全球化没有为小市民带来就业机会,为许多已经长时间没有看到美国经济成长的中下阶层带来希望。 川普当选,肯定会导致全球趋向保守、民粹。但是,我们必须回到川普当选背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受害者的反叛,以及就业作为政治最核心议题上思考未来的政治行动与经济纲领。 另一点值得马来西亚人注意的是,任何一场选举,都需要社会联盟的形成,不能只是政治联盟而已。川普的胜选,是共和党茶党的势力和白人非大学教育男性选民(全球化的受害者)的结合,后者从罗斯福时代以来,一直是民主党的“铁票支持群”。马来西亚若要替换巫统/国阵政权,我们就需要思考如何把2008年起支持在野党的非马来人选民与马来人中下层选民形成一个可以打败巫统建制的社会联盟。

Read More川普当选的反建制海啸

政府研拟修法赋予法官死刑裁量权

怡保西区、蒲种区、居銮区及峇都交湾区国会议员在过去几天的财政预算案辩论中,皆提及废除强制死刑的课题,也要求政府先暂缓执行死刑,研议废死的可能性。 根据首相署部长暨边佳兰区国会议员阿莎丽娜的答复,政府正对死刑展开全面研究,并且会考量赋予法官死刑裁量权,以及修法前暂缓对所有死囚执行死刑的建议。 政府的研究范围不仅仅限于废除强制死刑,还包括死刑或终生监禁择一的选择性死刑。2016年8月17日,内阁接获一个有关废死研究进度的备忘录,决定交由总检察署对此课题进行更详细的的研究。研究报告出炉后,将呈上内阁会议再行定夺。 经过人民代议士、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大众多年的施压,政府总算在废死课题和日后的修法上给予多一点关注,这可说是一个正面的进展。 在等待总检察署完成研究的当儿,我们促请联邦政府先暂缓执行死刑,况且现行法律没有明定判决到执行之间的期限。这对于年轻死囚,或在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下被判处死刑的毒骡,都是相当重要的决定。 根据首相署部长的说法,她将尽速把暂缓执行死刑的建议,带到内阁会议讨论。这是兼顾人道关怀和法治精神的一大步,一个主权国家在等待修法的期间,本来就不应该继续执行死刑。 马来西亚即将于2016年底卸下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接下来有意竞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席位。 此时此刻,马来西亚更应该加速修法废死,恢复及拥抱基本人权,以表诚意和决心。 迟至今天,政府终于开始展现担当的一面,着手研拟修法赋予法官死刑裁量权,同时考虑暂缓执行死刑。 古拉(怡保西区国会议员) 哥宾星(蒲种区国会议员) 刘镇东(居銮区国会议员) 蓝卡巴星(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 卡斯杜丽(峇都交湾区国会议员) 哈尼巴(雪邦区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国会议员于2016年11月3日在吉隆坡国会大厦发表的文告。) ———————————————– 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2016年11月2日的答复: 居銮区国会议员提及了废除强制死刑的课题,并且建议赋予法官死刑裁量权。他也建议在有关废除死刑的研究完成前,暂缓执行死刑。怡保西区和峇都交湾区国会议员也谈了同样的课题,询问政府何时把废除强制死刑的法案呈上国会辩论。 谨此知会议员,政府正对死刑展开全面研究,并且会考量赋予法官死刑裁量权的建议。 研究也涵盖国内所有关于死刑的条款,和其执行。我们将研究国内所有法律条款,同时与其他国家的法律条款进行比较研究。 研究范围不仅仅限于废除强制死刑,还包括死刑或终生监禁择一的选择性死刑。 政府将以研究结果为参考,进一步定夺我国死刑的存废。 此外,内阁在2016年8月17日接获一个有关废死研究进度的备忘录,决定交由总检察署对此课题进行更详细的的研究。研究报告出炉后,将呈上内阁会议再行定夺 我也在2016年9月5日主持了一场讨论马来西亚死刑的委员会会议,与会者包括学者、律师公会代表、人权委员会代表、国际特赦组织等非政府组织代表、在野党代表、总检察署及其他相关的政府机构。非常感谢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出席了该场会议,让大家获益不浅。自前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掌管司法事务,推动废死议程的时候,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已开始提供他的宝贵意见。这就是我们所要的,无论是废死或任何关乎人民的议题,希望各方之间都能如此共同合作。 首相本身也非常关心此事,特别是我们还有许多年轻死囚,或在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下被判处死刑的毒骡。

Read More政府研拟修法赋予法官死刑裁量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