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16

政治重组、重整希望

希盟三党(公正党、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于12月13日与土著团结党签署合作协议,政治重组进一步成型。在野力量的整合,也捣毁了纳吉的春秋大梦,遏止他在来届大选因为摧毁了在野党势力而不战而胜。 纳吉自2013年大选以来,就布局透过囚禁安华和收编哈迪派系的伊党,企图让在野联盟失去马来巨头,只留下华裔领袖,削弱在野联盟的族群多元性优势。如此一来,纳吉与国阵便能在没有可行的替代选择下,轻易赢得选举继续执政。 纳吉现在不必再妄想这会发生。 让我们回顾505大选以来的政治演变,将有助于我们了解希盟与土团党携手合作的脉络和意义。 2013年第十三届大选,纳吉竭尽所能为国阵收复失地,最终却只获47%的总得票。纳吉享有执政者优势,并在一党独大的情况下,任意操弄选举制度、控制媒体,以及滥用国家机器公然为国阵助选,为保政权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后来也知道,纳吉私下坐拥数十亿现金,供他收买人心换取选票。然而,这么庞大的竞选资源,纳吉都只是惊险过关,选票不过半。 纳吉深知,若政局没有剧变,国阵巫统将在来届大选垮台。 如果纳吉无法赢得选举,巫统不一定会继续支持他。马哈迪与阿都拉分别在2003和2009年卸下首相兼巫统主席职,原因在于巫统把他们视作拖累选举的包袱,纳吉并不想自己落得同样的下场,被巫统中途换帅。 除了阿旦杜亚命案以外,纳吉如今也因为一马公司丑闻恶名全球。纳吉知道自己一旦离开权力中心,这些丑事足以让他在监狱度过晚年。毫无退路的纳吉,将不惜一切以任何手段保住权力。 永久掌权的唯一方法,就是借由打压与收编,摧毁原先的在野联盟——民联。 纳吉在2013年大选不久后,透过印尼副总统尤素夫卡拉当说客,向安华提出“大和解”并拉拢他和公正党加入政府。安华毅然拒绝了该献议,最终的代价是自己身陷囹圄。纳吉505选后最初喊出的口号“全民大和解”,就是试图复制他父亲拉萨收编在野党的事迹。当然,两父子处在完全不同的时代。 在野党从民联到希盟,虽然被打击却仍然延续,很大程度要感谢安华不被收编、无惧牺牲的勇气。 对于不能被收编的行动党,纳吉也不屑一试。纳吉的策略是,把行动党打成妖魔鬼怪,被用于煽动种族情绪。我们也看到林冠英被选择性指控,以及行动党面临撤销注册的风险。 纳吉在与安华的“全民大和解”告吹后,找上了伊党。早在2008年大选,伊党内部已经有一股声音,提倡伊党与巫统在州乃至联邦组成“联合政府”,而非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结盟。所幸已故聂阿兹坚决反对靠拢巫统,并在2008至2013年之间多次挡下巫伊合作的献议。 自1998年9月安华被革去副首相一职后,伊党内部出现了两个主要派系:一派主张伊党专注深耕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和玻璃市四个马来州属的基本盘;另一派是由已故法兹诺所领导,主张伊党进一步接触城市穆斯林,甚至是非穆斯林。前者认为有必要时,并不避忌与巫统合作;后者志在替代巫统,与其他在野党联手击败国阵。前者是基本教义派;后者强调与现实情境的结合。 我2004年在澳洲国立大学撰写学术论文,就提出保守派与尝试走向中间、主流化的开明派两派之争。伊党当时的主席法兹诺倡导伊党的走向全国,成为一个全民接受的全国性主流政党,投入在野联盟取代巫统、国阵执政联邦,而非安于在丹州和登州当地方政党。 2013年1月,大选跫音将近,哈迪阿旺拒绝推举安华为民联的替代首相人选,反而推举立场摇摆不定的东姑拉沙里。东姑拉沙里则提出大选后在视选举成绩决定是否成为民联首相人选。 2014年1月,公正党透过加影行动让安华出任雪州大臣,遭到哈迪阿旺的反对。同年7、8月,哈迪阿旺也反对旺阿兹莎担任雪州大臣。 2014年3月,纳吉启动收编和分化策略。首相署部长加米尔代表纳吉政府,向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保守派伸出橄榄枝。加米尔建议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私人议员法案,以便修法让丹州落实伊刑法。355修正法案,已明示了巫伊两党的非正式结盟。 纳吉此举可说是一石三鸟,导致伊党内部的保守派与开明派分裂、激化民联三党之间的矛盾,以及把社会撕裂成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对立。 伊党保守派与开明派的两派经历了1998年至2015年17年的角力,到2015年6月的伊党大会后,捍卫开明和进步价值的开明派宣告退党。伊党大会也决议与行动党断交,民联正式瓦解。 从2013年起的政治演变,我们很多时候看到哈迪阿旺倾向纳吉多于安华,与巫统合作的意愿还高于其他在野党。至今,还有人依然寄望与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合力打到巫统,他们应该好好认清事实。 退出伊党的多位开明派领袖,无疑是真英雄,在纳吉极力收编马来在野领袖的当儿,他们的立场依旧坚定不移。他们在2015年9月16日创立了诚信党,随后在9月22日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希盟。 纳吉势必让在野联盟的马来巨头倒下,却意想不到巫统后院起火,打乱了纳吉的如意算盘。 自一马公司和26亿令吉丑闻爆发以来,部分巫统领袖开始施压纳吉。为了排除异己,纳吉在2015年7月28日大刀阔斧撤去了慕尤丁的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职,以及沙菲益的部长兼巫统副主席职。慕克里也在2016年2月被撤走吉打州大臣职。 马哈迪在2016年2月29日再度退出巫统,并与林吉祥等多位前政敌在3月4日同台推动《公民宣言》救国运动,如此破天荒的举动震惊不少人。 多个月后,土团党在8月成立,并于9月取得注册。安华与马哈迪9月在法庭的历史性握手,以及旺阿兹莎与茜蒂哈斯玛11月的流泪相拥,是我们这个时代极具意义的一刻,昔日宿敌在大是大非前放下恩怨,寻求大和解共同对抗纳吉暴政。 2016年11月12日,马哈迪与慕尤丁出席希盟首届大会,是政治重组的一大里程碑,尤其是马哈迪在演讲时,表明了土团党加入希盟的意愿。 马哈迪11月19日现身Bersih 5集会演讲,也分别在12月4、10日分别出席行动党与诚信党大会,进一步奠定政治重组的格局。 在野党一路走来几经波折,克服种种考验才成功整合力量,遏止纳吉在来届大选因为收监安华、收编伊党而不战而胜。政治重组的过程中,我们不能忘记安华、林冠英,还有忍痛告别伊党的诚信党领袖。 政治重组后,在野党再次整合为一个多元族群,且拥有马来巨头领袖的在野大联盟,准备挑战巫伊两党的非正式结盟。 2016年12月13日,这日期之于马来西亚政治非常重要,希盟三党和土团党在这天掀开了政治重组的新一页。

Read More政治重组、重整希望

政治重组之后伊斯兰党与马华公会已是盟友

2016年12月4日,可以说是马来西亚政治的重组日:巫统与伊斯兰党同台演出,俨然已经是政治盟友;而在野党方面,在民主行动党的全国大会上,代表土著团结党的前首相马哈迪与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等同时出席,形成扩大的希望联盟的雏形。 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发表了异常好笑、近乎让人喷饭的回应。 魏家祥说,林冠英提出“民主行动党没有要华人当首相”的言论,“没有事先问过他的父亲林吉祥,因为林吉祥曾发表非马来人当首相并非不可能。8年之后,他的儿子林冠英却在大会上抢先自我矮化。由此证明,行动党的政治原则就是没有原则。” 只能说,魏的言论,是在无聊到不可思议。民主行动党于2008年8月在吉隆坡召开的党大会就已经推举安华担任首相人选,至今仍然坚持同样的看法。 魏家祥也说,“行动党最厉害时为了政治利益不断变换原则和立场,闯了大祸后就要马华收拾残局。马华设法阻止伊党在国会以私人法案提呈修改355法令时,行动党就一直叫马华辞职,要马华退出国阵。” 魏家祥的言论,就算是马青地方领袖说说,也嫌有点胡扯,堂堂署理总会长如此儿戏,实在令人震惊。 第一,分裂后的伊党只有14个国会议席,如果没有巫统和国阵政府允准,谈何提呈; 第二,国会过去都不曾允准私人法案的辩论,今年5月和11月两次让哈迪宣读但不辩论,是个前所未有的特例; 第三,纳吉不已经在巫统大会说了,政府将接手355法案,马华在内阁内有受到咨询吗? 更重要的是, 伊党与巫统的合作已经成型,马华公会在新的政治格局下,已经成为了伊党的间接盟友。 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在接受媒体访问的说法比较接近现实。蔡氏说,巫统与伊党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高,也可能会分享议席,或者在一些地区故意制造三角战。 简单来说,政治重组之后,一边是有纳吉丑闻缠身的巫统与伊斯兰党新联盟以及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等附庸政党,另一边厢则是所有反对纳吉、要巫统倒台的新在野党联盟。这样的政治重组,逐步厘清马来西亚的政局,让来届大选的壁垒分明一点,让马来西亚人可以选择纳吉的既有贪腐政权或者可能的新政府。 我奉劝魏家祥最好还是少闹笑话,成为民众的笑柄。 (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2月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政治重组之后伊斯兰党与马华公会已是盟友

GARIS PERLAWANAN MENUJU PRU-14: Antara ketakutan vs harapan, politik perkauman vs kebangkitan 99%

Pilihan Raya Umum yang akan datang bakal menyaksikan pertarungan sengit antara UMNO dan pembangkang: UMNO yang akan menggunakan senjata perkauman bagi mewujudkan ketakutan dikalangan pengundi manakala pembangkang dengan tema ‘harapan baru’ untuk masa hadapan negara, mewakili aspirasi 99% rakyat terbayak di Malaysia. Mencermati intipati ucapan…

Read MoreGARIS PERLAWANAN MENUJU PRU-14: Antara ketakutan vs harapan, politik perkauman vs kebangkitan 99%

卡立诺丁沦为贩卖恐惧的大臣

柔州大臣卡立诺丁昨天在州议会为州财政预算案总结时,借机污蔑民主行动党无视巫印裔的政治诉求,只为华裔争取权益。卡立诺丁的言论,可说是把巫统当下的焦虑赤裸裸地曝露了出来,就连平时相对谨慎的卡立诺丁也沦落到打种族牌的地步,不惜一切攻击行动党。 卡立诺丁所说的,完全是毫无根据的恶意指控。柔州议会反对党领袖颜碧贞与其他行动党州议员在议会驳斥了卡立诺丁,也已为此召开记者会向新闻媒体和社会大众说明。 究竟卡立诺丁的意图何在? 卡立诺丁把行动党描绘成一文不值,故“不应该存在于柔佛”的妖魔鬼怪,过程中也想释出一个信息:任何与行动党合作的政党都不值得选民支持。 透过卡立诺丁针对行动党的不实指控和种族言论,可见他正在尝试各种方法,阻止柔州在野大联盟成形,尤其是希望联盟三党与土著团结党的整合和政治重组。 上星期,卡立诺丁在为柔州巫统元老常年大会开幕时,才这样告诉过巫统党员: “来临的大选会是我们最艰难的一战,关乎巫统的生死存亡,因此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党,况且我们现在也正面对接二连三的挑战。” “今天的巫统遭受批评和嘲笑,攻击我们的已不再是传统政敌,而是那些曾经与我们同在、曾是我们一份子、曾经领导我们,且知道我们如何行动、运作、思考的人。” 卡立诺丁说的没错,柔州巫统在来届大选确实面临着丢失政权的危机。可悲的是,卡立诺丁领导的柔州巫统在州政策方面,已没有能力向柔州人民提出具体和崭新的内容。无异于其他地方的巫统领袖,卡立诺丁现在只想依靠贩卖恐惧保住政权,借由妖魔化行动党来促使选民不要支持在野党。 如此低级且极其幼稚的技俩,怎么样也抵挡不了人民一心求变,替换巫统的强烈反风。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1月29日在居銮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卡立诺丁沦为贩卖恐惧的大臣

Politik ‘Ugut’: Lekeh Sangatkah Rakyat di Mata Khaled untuk Digertak-gertak?

Menteri Besar, Khaled Nordin dalam ucapan penggulungan Sidang DUN Johor semalam akhirnya memperlihatkan wajah beliau yang tidak lebih hanya mampu berterusan mengambil jalur perkauman sempit untuk berhadapan parti lawan. Dengan lantang Ketua Perhubungan UMNO Johor ini membuat serangan menerusi tuduhan kononnya DAP hanya berjuang untuk…

Read MorePolitik ‘Ugut’: Lekeh Sangatkah Rakyat di Mata Khaled untuk Digertak-gertak?

昔加末2工厂臭气熏天;诚邀哈敏会勘,感受人民所受

位于巫罗加什的橡胶厂,以及利民达/居本巴鲁的油棕厂,因防污不当导致空气污染,使到工厂周围一带臭气熏天。我日前(11月14日)把此事带到国会特别议事厅,要求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关注当地居民的健康,正视并遏止工厂空污的问题。 我谨此诚邀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兼同样来自柔佛州的礼让区国会议员哈敏沙慕里,与我一起前往这两个昔加末县内的工厂实地勘察。 建利粒状胶厂私人有限公司(Kian Lee SMR Factory Sdn Bhd)设于巫罗加什的橡胶厂,四周皆为住宅区,工厂距离最近的住家也只有70公尺。出自工厂的臭气令人难闻,也影响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与健康。我已多次在国会提及这个问题,无奈迟至今天都还没解决。 哈敏在国会特别议事厅回应时也证实,该部接获不少民众投诉这家橡胶厂的空污问题,目前已加紧监督。环境局(JAS)已指示该厂额外安装空污监控系统,并且确保储藏室处于封闭避免臭味外泄。 Milik Mestika私人有限公司位于利民达/居本巴鲁的油棕厂,也同样带来扰民的空污问题。 因该厂设在住宅区附近,自2014建厂以来,就已频频受到当地居民的投诉,担心健康受到空污影响。 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告知,该厂在未获东甲县议会和柔佛州环境局的批准下兴建,厂主甚至在2015年3月被援引《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非法建厂的条文控上地方法庭。然而,厂主已向天然资源与环境部上诉。 居民和厂方于2016年8月21日进行了一场对话会,麻坡环境局的官员在会中指出,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已经有条件批准了该厂的上诉。 对此,哈敏在国会特别议事厅说明,该部辖下的环境局已发函表示“不阻止”(tiada halangan)该厂兴建,条件是该厂必须备有污染监控措施,如安装防污科技。 环境局辩称,该厂有至少500公尺的缓冲区,符合相关指南的标准,加上污染监控科技也见效,因此准予该厂继续营运。若该厂有违原先的条件与承诺,环境局将撤销该厂的执照。 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副部长能随我一起到工厂勘察,也到工厂附近一带的住宅区聆听民意。哈敏必须知道,直接面对空污危害、承担健康风险和压力的,一直都是当地的居民,唯有亲身感受人民所受,天然资源与卫生部各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暨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于2016年11月16日发表的文告。)

Read More昔加末2工厂臭气熏天;诚邀哈敏会勘,感受人民所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