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13

For the 80% of Malaysians earning less than RM3,000, My First Home Loan Scheme and PR1MA are way off the mark

The impracticability of the Skim Rumah Pertamaku or My First Home Loan Scheme (SPR) demonstrates how out of touch the Barisan Nasional government is with the economic realities faced by average Malaysians living in the no-buy zone. Despite the hot air generated since SRP was…

Read MoreFor the 80% of Malaysians earning less than RM3,000, My First Home Loan Scheme and PR1MA are way off the mark

马哈迪的生日

  初刊登于《东方日报》〈东鳞西爪〉专栏(2005年7月) 后收录在《亮剑》〈第二辑:再见,列宁!〉(103-105页) 自小读书因爱上历史与人物,所以常常可以记得日期与事件,也常引以为豪。不过,有两次误会让我汗颜也虚心了不少:一次是回教党1982年届的议员人数,另一次是马哈迪的生日。 沈观仰曾在《当今大马》的专栏写他于1982年初次进入国会,邻座是“回教党唯一的议员聂阿兹”。心想沈先生既然亲身经历大概不会搞错,然而,看过的资料都指回教党在1986那年届输剩一席,1982年届仍有五席,这样聂阿兹如何会是唯一的国会议员? 直到赶写荣誉学士论文的某个深夜,翻到1982年回教党党内少壮派击败以老党主席阿斯里(Asri Muda)为首的元老派。五名议员当中,三名于1983年1月被暂停党籍,追随阿斯里创立哈民党(Parti Hizbul Muslimin Malaysia, HAMIM)。阿斯里的另一名忠臣——哥打斯打国会议员阿布巴卡奥马,也尾随退党。 马哈迪的生日更是神秘。记得2000年7月国会会季,国阵议员在国会替马哈迪庆生,民主行动党当时的秘书长郭金福在会议中向马哈迪祝贺。很纳闷,无论史书或传记都记载着,马哈迪的生日是在1925年12月20日,何来7月生日?当时我告诉郭素沁国会议员,郭金福可能搞错了,国阵议员庆祝的大概是马哈迪在1981年7月16日上台的纪念日。 之后在澳洲求学期间,从老师方思敦教授(John Funston)1997年在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发表一篇关于马哈迪和安华继承问题的专题演讲论文中,首次读到原来马哈迪的真正生日不在12月。方思敦指出,马哈迪当校长的父亲莫哈默,为了方便安排马哈迪上学的年份,刻意延迟登记马哈迪的生日日期。我至今仍搞不清楚莫哈默的动机,而方思敦的文章也没有交代马哈迪的正确生日日期。 2003年10月杪,马哈迪下台,夫人斯蒂哈斯玛接受《星报》访问,直指马哈迪的真正生日日期是1925年7月10日。她说,就把12月20日当作是马哈迪的“公定生日”(official birthday)吧! “公定生日”一般只适用于女王、元首与苏丹。例如,雪兰莪州现任苏丹出生于12月24日,但官定生日日期则是12月的第三个星期六。 Robin Adshead的“Mahathir of Malaysia”一书中,有个很有趣的说法:即马哈迪年少时的偶像是俄罗斯的彼得大帝和日本的明治天皇。两者皆是打着“进步”的旗号,全面改变他们落后的国家。 研究马哈迪的个性与政策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引人入胜的学术题目。我在潘永强兄编辑的《再见马哈迪》一书中,发表过关于马哈迪对布特拉再也影响的论文,曾引述Adshead的论点,认为马哈迪并不相信民主思想,反而自视为马来西亚的“现代化国王”。斯蒂哈斯玛关于“官定生日”的说法,恰好符合这个视角。 无论如何,谨此恭贺敦马哈迪80岁大寿!(也请准备贺寿的政府单位搞清楚马哈迪的“私人生日日期”,免得再闹出新闻部2004年12月替马哈迪庆生的笑话)。

Read More马哈迪的生日